湘里妹子学术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755|回复: 2

关于取消硕士研究生导师资格的申请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金钱
3185
威望
252
魅力
432 点
在线时间
392 小时
最后登录
2022-6-10
积分
3185
注册时间
2003-9-22
帖子
2337

才华横溢

发表于 2012-5-6 09:59:28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张江南  来源:http://www.lotus-eater.cc/
- N1 v# c6 l' U! z4 O. [$ f* j2 T
. y" {: c1 ?5 ?. B! G海南大学人文传播学院、研究生处:
. z( ]4 r" c# x" o! [0 r( S! h% P( }9 Z  @8 A
我是海南大学人文传播学院教师张江南,2003年博士后出站进入海南大学,当年开始参与海南大学中文系文艺学专业研究生教学工作,担任多门专业课程教学工作,2006年正式获得比较文学硕士研究生导师招生资格,迄今为止共招收研究生6届11人,其中已经毕业7人,在读4人,已毕业的学生中有3位学生获得学校优秀硕士研究生毕业论文奖,一位学生获得海南省优秀硕士研究生毕业论文奖。教学上我先后担任过中文系硕士研究生《西方美学史》、《西方原著精读》、《西方当代文艺思潮研究》等多门专业课的教学,还应邀为艺术学院美术专业硕士研究生开设过《美学概论》、《艺术评论》等专业课程,为外语学院文学专业硕士研究生开设《文化批评》专业课程,这些课程中除了艺术学院的,其他都采用英文原版文献作教材,所有这些课程都受到学生的一致好评,认为我教学严谨,专业过硬,在我的课上能够学到知识,思维也受到了训练。2 a  d8 `2 k% b1 b, o; `2 P
+ A5 _' V! t5 }7 S+ b, c
最近经人提醒,看到海南大学《关于2012年研究生指导教师招生资格确认结果的通报》,发现自己由于申请的研究经费为零等原因(我填报的两篇文章其实是前些年在学生的要求下申请的一个课题,由学生参与完成,我署名,因此发表论文也应该为零),已被停止2012年硕士研究生的招生资格,这一结果并不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这些年来,尽管一直在说什么教育改革,但党政对教育的干涉不是减轻了,反而大大加重,以课题经费为诱饵,以对教师计件工资式的定量考核为罗网,把大学教师在学术和思想上应有的自由和道义担当扼杀殆尽,这一政策在具体实施中更由于各单位具体人事关系的微妙而变本加厉,成为学校政治中排斥、打击异己的手段,不但对学术、对教育毫无益处,甚至是扼杀学术、败坏教育的祸根。对此我深恶痛绝,前些年与几位同道谈及此事,大家扼腕叹息,相约不申请课题、不发表凑数的论文,决不向这个制度妥协,对由此产生的后果,我们很清楚。几年下来,我自己坚守了这一承诺,因此今天的结果,是我自己的选择,我不怨天尤人。但这是否意味着我放弃了学术?没有,恰恰是摆脱了这种被强加的“学术”之后,我才真正以比较宽松的心态投入学术研究,这些年所看的书,所想的问题,所写的东西,让我感觉真得有点进入学术的殿堂了,听我讲课的同学,与我有交流的同事、同道,对此应该也有所感受,对思想和学术我真得很看重,因此我毫不后悔,但我既然已不能招生了,短期内这个制度也不会改变,那么我何必再担个空头的导师资格呢?因此我申请取消硕士研究生导师资格。
+ e  J. j8 |9 w6 h9 r# R" j. ?/ @8 i6 N& `4 D* r' M# [
我现在带的4人中,2010级的2人跟我已久,我也很看重她们,如果她们愿意,我愿意把她们带到毕业;2011级的2位同学还好迷途未远,请学院为她们重新分配导师,相关研究生课程也望另请高明,由此造成的麻烦和不便我深表歉意。感谢这些年来伴我度过不少美好时光的同学,无论是课堂的讨论还是在我家中的座谈,都让我有一种暂时超越于这个嘈杂的世界之上,流连于思想学术胜景之中的乐趣,对此我再次深表感谢。此致
. |* X+ @, x7 s. B
+ m7 p2 v9 L6 e( e. k
2 d4 [9 Q5 f" E& K
# ]! X9 {3 F# G& x  s4 }敬礼!
0 I4 ?+ H# C* V1 I/ [4 o9 Z6 t# |  j. U+ r: c
                                                                    申请人:张江南* N: i. K5 z& o- c5 a
                                                                      2012/4/22

Rank: 8Rank: 8

金钱
3185
威望
252
魅力
432 点
在线时间
392 小时
最后登录
2022-6-10
积分
3185
注册时间
2003-9-22
帖子
2337

才华横溢

发表于 2012-5-6 09:59:4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梦的轻波 于 2012-5-6 10:01 编辑
. W, e. D  d2 H* G: ?: h) r5 q* j; k$ [5 O8 z4 b' z
各位老师、同学:
$ @* x) P; u' s( v' e9 r8 [2 U    看到那么多同学,还有一些老师的留言,其间的真情,令我落泪,令我欣慰,更令我从绝望中看到了希望,对此向各位表示真诚的谢意!" h5 Y% o2 p9 _" m( j
本人公开发表这份申请书此举实出无奈,我远非高调张扬之人,安安靜静教书,读书就是我此生最大的幸福了,可就这点与世与人都不无裨益的愿望,还是无法摆脱权力的窥视。本来寄人篱下就该服从别人的规矩,违反了就走人,本也无可厚非,只是觉得教育原本就不是权力的附庸,让我离开,我报怨一声,表示一下反抗,似乎也是正当之举。2 x6 ~" |4 x! o3 s' P0 P/ A  d
# j# q* ~6 ~9 ]
      我上周一提交了申请,周二通知要我到院里,我没空,周三到院里谈话,批准申请,此后我将专心从事本科教学。+ @! H* C+ l/ C2 Y- T7 s2 a

$ Z6 S( t" o3 Z* }6 X' F4 Z      这些年来以不合格之身顶着硕导的头衔,实在汗颜,尽管我在带学生的过程中确实得到了乐趣,但在这种体制下硕导等等头衔实际上是一种利益分割的等级标志,与学术和教学基本没什么关系,最近几年来这种错位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做出今天的决定,实在不是一时的冲动,而是长期以来自己情绪发生的自然过程必然导致的结果。% u1 ]" P% \) m& z- |
6 q$ D% R- S$ W: j: x# f
      我喜欢学术讨论,书呆子气十足,教学对我也是一种乐趣,因此这几年来借这个头衔开展研究生教学和辅导,其过程一度让我十分投入,也获得了不少的乐趣,但体制根本不需要这个,反复用不同的方式折磨你,在你刚刚找到感觉做一件事情的时候,一下把你弄得趣味萧然,反复如此,实在忍无可忍,干脆一走了之,即逃避了在这份名头之下别人耍弄你的可能,又为后来需要上进的高明让位,何乐而不为?对名和利,我不敢说是全然超脱(不可能做到),但真的不是很在乎,我平生最不可容忍的就是感觉被人控制操纵,类似今天的事情在我这四十年中已经发生过不止一次了,估计也不是最后一次,每一次都导致我更为边缘化,但每一次我都感觉维护了自己的尊严,并不后悔。
  \8 ^8 H, p9 ]8 g) d0 K5 i4 J. }. E* l% N5 T1 {; B- ]
     对学生我确实心怀愧疚,我只能跟他们说:只要有可能,我不会这样做,主要责任不在我,我是一个老师,但首先是一个人。我会一如既往地欢迎他们来与我交流,无论什么问题,私下的交流可能更有趣。
( R6 h3 U+ x7 `  C' M谢谢各位的关心,祝各位健康、快乐!
8 i  ?, c& }  V1 S: n) r2 h# T% Y1 s6 t  d6 }) X9 ]
                                                                                                                                 张江南" q2 _5 m& {$ N4 A
                                                                                                                            2012年5月1日
爱我所爱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金钱
3185
威望
252
魅力
432 点
在线时间
392 小时
最后登录
2022-6-10
积分
3185
注册时间
2003-9-22
帖子
2337

才华横溢

发表于 2012-5-6 10:05:32 |显示全部楼层
[相关评论] % u) v1 M1 H% N7 W: b% I
& M( {+ U) V: Q, Z3 n9 W
- Q1 s* s6 C3 k6 @
发表人:周宗源4 I6 m8 m9 t0 ~( x2 T
发表人邮件:zhouzongyuan2008@163.com
. a" L/ K5 U" Q1 I    感谢老师带我阅读经典和原著。 8 _4 f( T' i( q9 T
6 K- L8 s* @$ Z$ U
--------------------------------------------------------------------------------
  ^6 N- X( t5 `7 X
/ x( Y' G" O0 W$ n0 U5 }# P, J: t- R+ g! E  x7 N
发表人:姚新勇: D' B4 \' \# k: s  g! j
发表人邮件:tyaoxyjnu@sina.com
" E9 v; n' l# A    哈哈,张老师,你的命运我早就在与学生的闲谈中,为你预测过了。那是在你们海大,如果是在我们这里,可不只是能不能带研究生的问题,而是收入将大大缩小且面子大失(因为,什么都没有,意味着没有完成任务,是无能)的问题。我猜想,以你的个性,原本连写这样一份“辞导信”都会难以写,而且也无从写起,因为虽然在实际上没有取消你的导师资格,但在校规上,你已经被从导师之列开出来了。所以很可能在当权者看来,你这一行为,纯属无聊。所以干脆更知彻底点,一声不啃,那样不仅伟大的党的教育事业就真有前途了,而且也不会有破坏安定团结之虞。不知张兄意下如何?' M. A. M+ w; z! p5 a
祝好!多保重! ' L7 `( v: Z" `! e

* z2 Q( h! v; M. }--------------------------------------------------------------------------------
' |+ h0 u3 v+ U% O# \
* _4 W% |# y  Q
6 O4 f) `/ @- |0 d0 u( y& v' s' I发表人:朱茜- f2 p# h# v2 W, |5 D
发表人邮件:aixiaixiaixi0331@sina.com ! m) a" w  u) i
    谢谢老师,虽然名义上我不是您的学生,但是我一直把您当成我真正的导师,我很庆幸自己有机会跟老师学习,谢谢老师。
9 N- Q* V% K! b! ^5 Y
* T) W# _" D8 I- q. m% n* g--------------------------------------------------------------------------------
1 u  W* e7 t+ v! j/ f. m+ S5 N  G: J- q
$ W9 F# d; r3 V$ A8 l
发表人:长门, V& B1 Z5 ]* B. U
发表人邮件:yujiaopeng@163.com
4 d, l# |+ j% o1 Z( }+ _    张老师的遭遇使我在进入这个社会之前就先对它充满了恐惧和绝望。。 & N* k' s# s  K
$ p; @- p. o. P' F
--------------------------------------------------------------------------------( |: L7 F) D" v  {) u

9 N) H$ C6 `6 x2 A6 [5 ^9 U$ s; p( p$ d" W$ _
发表人:邱婧
  ]1 q; d2 Z) Q! S7 X7 N2 `发表人邮件:303747821@qq.com
  ?$ P* j5 L/ W9 \6 u9 c/ i6 u    老师,看到您被停招硕士生导师的通知,作为一个有良知的学生,我认为高校已经到了黑白不分的地步,试想哪位导师能像您一样做到每周一次的沙龙谈话,哪位导师能每周坚持让学生读英文文献,哪位导师能无微不至、时间充分、怡然自得不求任何利益地倾听,关爱学生。
/ z4 z  [) H  H$ d8 j, p& k- _! n$ `* R
$ i' B/ Z- S( Y+ V7 t

8 h8 J# X% Z* z$ S/ H& _# p) Z--------------------------------------------------------------------------------
  e6 @9 B- C( B* ?$ z4 V
  {2 S- E- K9 m! R: x; ]
/ P8 J1 L: F$ s  u5 _; s$ V发表人:慎霞- O# V4 I7 ?3 j' [+ n# m5 q7 p
发表人邮件:773617581@qq.com + O) D" F! C, Z  B0 H8 q3 [7 ^2 s0 H
    老师执着于真正的学术和思想研究,却不得已遇到这样的教育体制,其实我们都看在眼里心里,知道老师的一番良苦。我跟老师的实际交流不多,但是喜欢听老师讲课,听老师说话,我觉得能体会到很多东西,虽然有的时候不能清楚的表达这种感觉,但是我特别的明白这些是我在别的老师那里学不到的。对于老师的选择我打心底里佩服,正义需要伸张,不低头,不委屈求全,要向可笑的制度说不,正如老师所说,终于可以摆脱这种所谓的“学术”,投身于真正的学术研究,这是一种释然,让自己轻装上阵,无所畏惧。老师是我的导师,一直都是,跟着老师学习的这个过程中,我在慢慢的成长。纯粹而美好!!!老师不会介意您的书房里多一个学生,这个资格的有无不妨碍我们的师生关系,老师很喜欢学生,正如我们很喜欢老师您一样。有这样的老师,是学生的荣幸。
: L9 {2 K7 e* v, }$ p, w" \( d* X' d# o  v3 M/ _& ~. t
--------------------------------------------------------------------------------
  s3 R) m$ N0 G6 r- c
) [4 ]& b' A. m$ I/ [
; L" p; n  p2 _: B# M* ^0 f- m发表人:林怡清
. o4 u7 h' k2 |* Y2 n; y1 }$ V发表人邮件:644793275@qq.com ; E& [* m6 z$ m+ C, r& B
    认识张老师是从大二的西方原著导读开始,虽说是选修,但都会一次不落的去听张老师的课,在张老师的课上不仅学到的是知识,更重要的是独立思考探索的学术研究精神,现在在爱丁堡大学学习专业的同时也会和国内的教育制度做比较,暂且不论谁好谁差,就在学术和研究的态度上大学里带给我感动最多的就是张老师您,和蔼,内敛,优秀,这样的精神和品质带给我的感动真切又悠长,相信每一个接触过张老师的人都会有这样的体会,我们会一直敬您爱您支持您! ! H5 V1 X, F2 k: e% Q
' g, @$ u) ?9 u
--------------------------------------------------------------------------------7 p1 V: a  f9 T; {! a

6 f0 I! S0 [: l. L, e" t. z8 N: ^0 B6 h6 Y! v$ y3 F2 {6 R# W2 S. d
发表人:王玲
- l8 i6 y- l8 ^4 ]' C* u发表人邮件:wangling511027@163.com   g1 ?: d, y+ T: s5 L
    老师:刚看到您的申请,心里很难受,除了无力、遗憾还有期待。无力,是因为在当前的官本位教育环境下,真正的知识分子只能无奈地被边缘化。就像杨绛在《走到人生边上》所说的,他和钱钟书都不是技术人才,都是追求精神自由的知识分子,不可能被政党的意识形态所束缚,所以,他们不可能得到国家真正的重用。但是,他们还是选择留在了祖国,因为他们想为中国做出他们应有的贡献。可是,在残酷的现实面前他们是那么无力,今天学生更明白了昨晚您说的那些话;遗憾,是为海大的研究生,作为07级您带的唯一一个研究生,我从您那里学到了对待学术的严谨、为人的正派谦卑和对学术的虔诚,您的高贵的人格、为人的秉正、对学生的高度的责任感以及作为一个知识分子的担当精神,对我的影响将是一生的,而这种影响学生认为,才是读研究生的第一目标,如果您不再给研究生上课,那么,所有文学院的研究生真的失去太多了。当然,没有了您给研究生上的那些精品课程,我也难以想象,海大现在的研究生还能学到多少实质性的知识。期待,是隐隐中感觉到这种官本位的教育制度,总有一天会在民智的觉醒过程中,慢慢被打破,真正的学术自由得以恢复,只是不知道那要等到什么时候。也许,黎明前的黑暗即将结束,也许才刚刚开始。但,只要这个世界还有正义,只要人们还在追求真理,只要人们的自由意识在慢慢苏醒,希望总不太遥远!支持老师!
. F! a# w/ |; ?% [+ [; N) c: Z( ?8 B" h% I
--------------------------------------------------------------------------------
1 Q9 ^3 M7 r. z$ a: u5 I% Z0 D1 U5 S; q4 Z
# N& Y+ V8 v  H, F' e2 n
发表人:刘刚
; G& T& h2 ]: }& E发表人邮件:394358380@qq.com
$ \4 ~" J( d7 S. r    老师辛苦了,在我廿年读书生涯中,看似短短三年的硕士研究生学习阶段,如果没有老师对我的悉心指引和宽仁教诲,我都不知这些年读书的意义在于什么?谢谢老师,让我知道学术自由与思想并非属于高高在上的“泰斗”与“专家”,其实质在于对民族和文化前途的忧虑与使命…… ! A' O3 b5 P, v! k

8 `" w$ R4 q, J3 x- P' H--------------------------------------------------------------------------------
9 V/ ~7 D7 k% G7 h* Q  x
: g  d% I7 r; \! `' R3 E4 z/ a0 V* @
发表人:徐桃
4 ?1 j. @# Y. C: s( o发表人邮件:slbxutao@126.com 7 H) l/ K( U; a: w& r
    老师,在我的学习的生涯中,您是我遇到的最好的老师。研究生三年,老师每周的座谈,对学术的坚持,对气节的坚守,您的存在让我相信很多美好词汇的真实存在。真的很感激您,给我生命带来的启迪。
5 M8 s- }+ f5 \, l
1 X" n8 A& }% g; r" P--------------------------------------------------------------------------------3 |4 l+ V" j* L
9 r! Q) o+ b8 C4 E! B* M3 ~) Z
, J+ U2 _' N8 b
发表人:侯静宏
. \8 t6 b) [2 m7 Y" N9 v; _1 R9 Z发表人邮件:hou_ermao@126.com 0 n8 R9 r5 s: T: T* P- F  P; I
    工作五年才去读研,对一些社会现象略有感触。张老师博学,谦逊,有内涵,尊重学生,热爱自己的事业。在真假不分的环境中能遇到这样一位纯粹的学者,是幸运的,是值得炫耀的!! * Q" |$ l9 `0 i7 ]5 j' h  q, S
面对正确的事情我们睁大双眼,坚持到底. ! }' u7 M9 P* X( C; O

2 `# [& N- J1 T0 n, T% k" r1 m--------------------------------------------------------------------------------* B. B+ L5 a6 b% c8 h, p  R& G
6 y! E- @. k/ f6 y$ w/ P
9 z, T' l3 O' a) E$ S6 e
发表人:寇芙蓉
- G* w  x; B  D1 U: ]/ S6 u1 Y发表人邮件:dearnike_007@163.com
* \0 v6 K4 Z5 }' n1 _3 Z/ n( \    很感激在我的人生中能遇到老师您。知道这个消息后很震惊,心里的难受无法形容。老师,您是我学生生涯中最敬重的人,能作为您的学生我感到骄傲。
& T3 b1 U3 O7 W6 s; B3 ?6 t
& A" {; g* o+ ^& a--------------------------------------------------------------------------------, t1 O" R5 I; h2 L& T6 M
+ Z6 x: K) n8 }6 v/ N) K

/ c6 I/ c% Z1 f& T' Z( A2 ]* |发表人:彭玉姣
% P# i4 d6 f# w/ C0 x发表人邮件:yujiaopeng@163.com ! `1 ~* `* b$ o. Q
    对这个消息,我感到非常震惊.我的震惊不仅仅因为事发突然,之前未曾听张老师提过有此决定(尽管他平素行为低调,从来不参与、不配合);更让我不能接受的是,评价一个硕士研究生导师有无资格的标准居然是冷冰冰的科研经费数字?最有资格评价一个老师教得好不好、有没有资格带研究生的难道不该是他的学生吗?可是事实却是:我们连发出这点声音的渠道和权利都没有。# G. l1 a6 W: p% @
我记得张老师跟我说过他选择文学研究这条路仅仅是因为他兴趣使然,真心喜欢。张老师研究学问心无旁骛,教学之余卷帙浩繁,读书思想,独自从事英语、德语的翻译工作,笔耕不辍,但从来不参加与真正做学问无关的任何会议和活动;张老师知识渊博,在我眼中是真正的导师,无论是在本科生、研究生的课堂上还是在学校公选课上,从来不照本宣科、强加灌输,而是旁征博引、启发学生形成健全独立的思维方式;张老师为人极为低调谦逊有耐心,用近乎虔诚的态度对待知识和学生,从来不轻易否定学生的想法,无论是授课还是平时言谈,从不摆高姿态;张老师对待学生认真负责,汪*学长认为张老师是“最像硕导的硕导”,熊*学长说“没有比张老师更负责任地带研究生的导师了”,他们都不是张老师带的学生,但是他们给了张老师最高的认可,而我作为张老师的学生,更清楚地知道没有人比他更有导师的资格了。每周六的晚上只要我们学生愿意都可以去张老师家,讨论专业知识问题,推荐好书,请教难题,甚至聊聊电影或者自己的心情,而张老师把送给我们的这样一个莫大的权利称为“交流”;张老师在上完本科生的课之后马不停蹄地帮我们研究生看毕业论文的开题报告,然后顶着烈日接着如约去给本科生指导毕业论文;去年教师节我们做学生的都没能给老师过节,可是张老师却不以为意只是淡淡地说:你们知道的,我不喜欢这些……
7 F* p8 i% h$ `6 D" `我自2006年进入海南大学学习至今也有近六年时间了,当初选择继续留在本校读研的惟一理由就是希望能跟随张老师学习知识,因此当2010年下半年选择导师的通知下来之后,我记得跟张老师开完笑地说:“老师,假如不能选您做导师,我就不念了。”当时张老师哑然一笑,可能不知道我其实是真的这么决定的。能够成为张老师的学生,是我的幸运。他不仅教授给我知识,和思考的方式,也教会了我怎样才是一个真正的人,教会了我头顶三尺有神灵,教会了我要有直面的勇气穿越人生这片荆棘林,他教会了我太多太多。- o2 Y% E( Q7 Z& e3 h& t; {& Z
发生此事,我深深地感到作为一个普通的学生,面对自己最尊重的导师遭遇不公正,却什么也做不了的无力。我承认自己力量太小,内心不够强大,当我在昨天晚上22:30看到这份《申请》时,慌乱不已,我不停地问自己:这是为什么?我能做什么?甚至因为想到平时学习不勤而感到惭愧,因为这么迟才知道老师的境况而感到歉疚。
/ o& W3 h4 L5 L我一直在想我能做点什么,除了不解和愧疚之外,所以我拨通了闫广林院长的电话,我很尊敬这位治学严谨,带着威严气场的老师,我还记得他在一次人文学部会议上,很犀利地质问校长关于学校不合理制度的情景,他怎么会允许这种事情的发生。可是他没有接电话,毕竟时间已经很晚了。当放下电话,我也就立刻明白了自己的行为是多么得幼稚,是当下的教育体制如此,我冒失的行为可能会让他陷入尴尬,更何况我也许不需要做这些,因为张老师在发出《申请》之时,必是经过了深思熟虑之后的选择。也许我应该为此感到庆幸。2 f0 }; r' U3 s, Z/ E7 H# c0 ^
相比较我的慌乱,学长和学姐比我淡定,他们懂张老师,也懂这个体制;他们比我有勇气,这份《申请》意味着一种态度,而且不仅仅是一个人的。
0 }4 v3 L* n/ I7 x前两天,我在网上才看到浙江工商大学人文学院院长徐斌的离职演说(http://www.weibo.com/1742566624/yfbc34tK8?type=repost),他痛批高校的科研活动:
( b5 g( ~5 ^/ J8 X( d. U, ]1、研究起点上就渗入功利因素。取经费、应考评、上职称、严重的名利取向破坏了以求道为目的的单纯之心;7 M2 M3 K7 ~+ l$ q8 B8 w
2、找材料盖过读书。读书本是与智者交心,体玄悟道,有了心得自成文章。做课题则重在各取所需地淘资料,立论草率,学养无从积累;
" d) i  G8 ^! m5 Y: ~3、赶时间交任务,忽视质量。要求半年、一年完工,本不合科研章法。但作者只要能对付交差就好,垃圾多多;5 P( y8 L- W5 o: K
4、成果的通过、发表过程中人格受辱。高级别刊物大家都往上挤,于是水平差不多时看谁敢送又会送,做研究还要配上人格;
# i) z3 P1 O6 _/ h% t5、报账作假。文科研究开销有限,找发票报销就成了少不了的节目。”
! k$ Q2 h. e. K+ N1 u6 K1 ?0 C看后尽管愤愤不平,但是还感觉离我很遥远,没想到四天之后便看到张老师的《申请》。体制之败坏已经到了何种地步,能让这些专心学问,且有良知的知识分子待不下去而选择毅然决然地离去。留不住知识分子的国家又怎么留得住民心?' c% U# ^) g$ i4 ]0 b7 w+ \
我无力改变这个体制,张老师的遭遇让我在未真正触碰它之前就已经深深地领略到了它面目全非的残酷,我是如此地得虚弱,只会感到恐惧。6 }& `5 f" ^# ~& q7 b9 P" ]# x
可是我知道它在我的心里面种下了一颗种子。: G# b! Z  S, ^9 M# H
  A% o6 m  G7 k7 Y3 T4 Q
5 S9 }! D+ K6 _# E
--------------------------------------------------------------------------------
, M8 f1 s7 y3 O! {
$ A* S  `! J' K3 B3 s
$ b: c9 E3 `, A* w& |发表人:吴敏
, F- ?' s( R3 S* A+ [$ r. H发表人邮件:wuminpiaoxue@163.com
0 J) L2 [5 a* Y2 t3 w2 r    结束19年的学生时代,开始新的生活和工作,慢慢回味老师说过的话,发现那是对我人生最有力的指引。心里的愧疚和遗憾,督促我凭着那一份指引,开始新的思考,且永不停止!谢谢老师! 3 u9 M5 w2 e$ W$ V) x
3 t" Q6 i/ h9 k* N8 [  t
--------------------------------------------------------------------------------* e0 [& i4 P" T+ {& c4 ?8 w3 N

, V4 u8 ?, P: ]" V) F( g6 ~2 t2 l( ^: M& k
发表人:王瀑
8 b8 Q2 F4 c8 U/ ]( }发表人邮件:xzwp1989@126.com
! f/ Z2 c4 w4 {5 P, G    老师,我们一直都喜欢你的课,你是大学期间对我影响很大的一个老师,在你的课上,我们找到了我们想要的那种大学生活,您授课的方式才是我们感觉大学应该有的样子,我们挺你!这个社会就是这样恶心……
: X, d$ p+ |! i( n0 U) |0 J
: X& e7 T* I& L. K$ D--------------------------------------------------------------------------------8 m/ [' \3 m% C7 n1 O' C+ |; c

8 S: K5 M  v, v  H4 U' A; v- v) V) T6 b
发表人:李堃4 U" y& K3 g8 `/ r: o
发表人邮件:likun.cn.com@qq.com
, V8 ^" z  L. \0 E% C    这是一个不尊重知识、不尊重学术的社会,这是一个颠倒黑白、压制正义的社会,这是一个没有自由思想、扼杀自由意志的社会;在这样的社会这样的体制下,多得是像【发表人:姚新勇发表人邮件:tyaoxyjnu@sina.com】这厮一样的蝇营狗苟的谄媚之徒,为功利而不知廉耻,为钱途而出卖良知,为巴结权贵摇尾乞怜,为攀龙附凤望尘辄拜,自以为是,数典忘祖,斯文扫地还沾沾自喜!每一个心还向真向善的人都为他们的行为所不齿!挺张老师!
* h7 w$ u8 l9 j2 E; V0 Z
5 q3 ~# ^$ ]9 g+ r: [+ B
$ y" f- h  ?" r, l4 q+ Z--------------------------------------------------------------------------------. B. t. h  z: m  h5 t* Q: R

2 a9 C3 P1 s6 V# h1 G
# d; H. x+ x& K% u7 H+ G发表人:胡艳秋
" q# X% q+ ?' ~. G! J发表人邮件:1005764222@qq.com , |, `5 C/ `4 k9 \  ]. |0 _
    我只想说在我的大学生涯中,您是对我影响最大的老师,我很喜欢您的课,您的课开拓了我的视野,甚至对我未来人生的抉择都有很大的影响。
! c4 D- Q( I: P" w" C
9 n, ^3 S% o$ \+ {' Y  b--------------------------------------------------------------------------------
- [1 Y4 l+ w5 |: Y
6 }4 Q! }$ y) B/ P5 k3 C+ r' E" d) _$ b- U3 s3 F& Z
发表人:秀秀
- G5 ~# l1 Z- r. j% K发表人邮件:lxiuxiu951@hotmail.com.tw 3 h8 A( D2 z$ l# l4 \
    《新约·路加福音》主耶稣用一个比喻说,有一个撒种的出去撒种。撒的时候,有落在路旁的,被人践踏,天上的飞鸟又来吃尽了。有落在磐石上的,一出来就干乾了,因为得不着滋润。有落在荆棘里的,荆棘一同生长,把他挤住了。又有落在好土里的,生长起来,结实百倍。张老师替我们开垦出一方知识的纯洁乐土,只是我们是否已预备好心灵的土壤让种子生根发芽了?
! e! M2 D0 R+ U$ L9 I  l4 q" _" G6 E" B: C: Z  `) w) B" u; f
--------------------------------------------------------------------------------9 z4 x/ ]. V4 N" b% X6 h. j

1 `+ y" M" d: I2 P5 T* ]% Z! J3 y, i7 c; }9 a. x; x# t2 C5 _) Z$ F
发表人:高佳
2 ?# E: x1 E% ?) M% u发表人邮件:85617691@qq.com
; z- @3 d2 B( F& P    您的为人、学问都是最值得我敬佩的,支持您。 ; {, Q! F* O6 ~- F
, T7 f" Y+ Z$ X
--------------------------------------------------------------------------------
- H# G6 q" B7 ]8 y( {& T6 p- f( N. k
$ H3 I5 @! y: Q
发表人:包晨露
& M6 V+ e8 T6 I. N: R发表人邮件:812891949@.com 0 a9 q8 A1 z# x0 C2 q# b6 v/ {0 f+ f4 W
    老师,真的非常感谢您从大三以来所带给我的在知识和人生上的另一种启发! 1 X  T9 `2 ?$ r6 N( _1 c) v

( ]: k. Z& Y$ b0 l3 A( y1 u--------------------------------------------------------------------------------
) f/ _8 _( ~, N2 s
. ~4 L  y) q  a1 S" Y3 N; [
8 n! D( y* g$ [5 {6 A发表人:张亚萍- }! m+ Y' Z# y2 ^- A3 ^5 v0 U
发表人邮件:958398387@qq.com * Y6 f, |- U4 s8 t: q, _3 i
    看到这封申请很沉重,回想大学听老师的课,真的觉得获益匪浅。其实一个人的气质、追求决定了自己的抉择,在面临抉择的时候能够做到聆听自己的心灵的决定不为外界所动摇,老师您是做到了。或许在外界看来是一件让人义愤填膺的事情,但是从另一种意义上或许对老师的学术研究是一件好事,虽然这是与现实制度博弈后的结果。不管怎样,真心祝福老师,期待老师的大作。 ! G) w& v( o  R/ u

/ w( k  B; r: n/ a8 D; D% v$ y--------------------------------------------------------------------------------
& p5 @: Y, M& W7 Q8 r& Z) t# G+ r6 R. T2 r. G8 {: Z
8 s' k$ q+ U8 {$ x0 c
发表人:王蒙1 X* t8 K7 Q9 e: P' V. b
发表人邮件:sjwangmeng@yahoo.com.cn - A; t0 l' Q" N& i8 P; F6 m
    我微含着眼泪看完文章。张老师您是我这辈子最佩服的人之一,在您身上我看到了真正的读书人的风骨,知道了一个人怎样才能活的像一个“人”。您在10年上半年冒着酷暑站四个小时为我们传道,让我体会到了您的人格。您浩瀚的学问,是我生平接触的人中所仅见,您书房中的“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我私以为就是对您的学问的绝佳注解。" ^, }' E3 O6 L$ y* T
虽然亲炙教诲日少,但您的只言片语言传身教对我来说都是有着重塑世界观般的效用。我离校半年多来,读书每有感悟,总习惯将问题总结一遍,想着:面对张老师,我怎样陈述这个问题?但出于懒惰,往往没有付诸通讯。参加工作以来,初次接触社会的一些阴暗面,我脑子里经常出现当年在您书房您对我的教诲,我当时对您诉说我关于社会艰险的担忧,您告诉我,越在艰险的环境中越能砥砺出真正的道德。您今天的文章,是又一次教给了学生一堂大课。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 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
- Z+ n+ B9 k5 }& E$ N+ W老师也请您情绪上不要不高兴,孟子曰:“尧舜,性者也;汤武,反之也。动容周旋中礼者,盛德之至也;哭死而哀,非为生者也;经德不回,非以干禄也;言语必信,非以正行也。君子行法,以俟命而已矣。《易》曰,“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老师您专情于学问,外界的营营苟苟不能撼动您方寸分毫
1 \5 E5 W8 ]4 D( M6 ^4 \我如果今后还能回到到海南,一定会拜望您,再面聆您的教诲。
( }2 I- G" Y! I/ X学生王蒙顿首 ! b2 r- ~8 {; o$ {9 w
" T2 C8 L) K$ t  D. L
--------------------------------------------------------------------------------: q3 I3 G$ z9 y* A; M1 C

5 l/ }% K! G$ D0 s8 P$ f; N) j7 Y
发表人:俞晓龙5 M; F4 h9 l" P, k% c) D
发表人邮件:838854708@qq.com 3 e( I$ W! a7 T+ r6 n, U' ^
    又一个好老师远离讲坛,大学不幸,师者不幸,学生不幸,那得幸的是谁?又应当是谁? 3 c, F. a2 i5 @
0 |& q/ ~- B5 R3 x! r4 _" i$ j/ ^: S
--------------------------------------------------------------------------------5 O+ T2 f3 z% d, Y# E. V
/ l+ i; U; M- e7 H! g6 C- h

' E. a) Z) ]# }8 e  X* h3 p9 S发表人:summer
2 B4 ~& ?1 b% C8 {1 |: R发表人邮件:unsummer@163.com
6 R  R# N& a4 P+ b# ^1 f! R" F( r) V    希望老师不会因为此事影响自己的心情。 - Q& H! L9 {6 ^" C* {2 F

. V- b0 ^% b4 e--------------------------------------------------------------------------------
9 i2 ~. T) I2 E1 @' Y5 d
& m4 B: P# x7 Z, ^
2 x2 F% b" t, J  Z& ~' T9 K发表人:谭振华5 |& j) W6 ^) k. A6 @
发表人邮件:bestboy0898@sina.com
3 g# d8 {, f2 O8 ^: K    张老师,我是你的学生,也许你教过上千学生未记得我,但我一直都敬佩你的为人。虽然你不是硕导了,但依然是老师,不离三尺讲台。活得开心,够了。 ( K4 O# k: D3 K, _( ~
% i5 d  D( @0 Z1 W' d
--------------------------------------------------------------------------------& ]' W: D) n( S& l5 g( M  C

+ s, [% |, N5 o; {  N: p% T" u* E  ~5 U' O
发表人:赵耀2 r9 U* g4 O- w1 o8 z
发表人邮件:zhaoyao909@126.com
. C% _" T$ B, c6 ^2 o, F& c: A* u$ M    老师,我刚收到这消息。只是无法想象他们竟无耻到如此境地,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了制度,把所有的良心都喂给了狗。制度,好一个制度,最懂得变通之术的中国人还真是热衷制度。请容许我爆一句粗口,去TM制度,去TM的ZG!!!!!! ; d8 B5 U2 G( O% G7 ]4 k6 ?* f

2 N$ S3 G% z+ }* T% y9 Z$ ]--------------------------------------------------------------------------------9 a0 M% d- {. x: m; \$ ]3 v
" C1 Q$ M' j8 N3 a; W

  ]/ n" F" W2 y) c+ P% |发表人:曹雪莉
+ F3 E. `+ l5 ^  g. H: V1 z8 k/ I! F发表人邮件:727821712@qq.com ) l: }, z/ ^! n$ D4 s3 B, l+ O& S8 G
    听了张老师的课后,知道这个消息,诚心地痛惜!
$ p* Q6 Q" S( ~
: `& h$ U* v: Z--------------------------------------------------------------------------------1 C8 Z6 T6 e! u

9 `% _: {7 _5 A& l7 ~; z8 l2 p* d
发表人:赵飞云4 i' ]2 v# O8 H8 P' e
发表人邮件:277642755@qq.com
! e* X; p( u- ]( f& a* F    我是2010届的中文系本科毕业生,现在已工作两年。两年的工作中,当年学习的专业知识是一点都没用到。倒是张老师当年在课堂上引导我们学习的看待和解决问题的方式在这两年中帮我渡过了不少难关。今天听同学谈起老师现在的境遇,心情不禁沉重。您是一位拥有中国文人风骨的学者,是一位拥有独立思想的智者。我们永远支持您。 : s- c7 L7 @( X/ ]

, H" h: l! D2 v  o! a--------------------------------------------------------------------------------
8 J- W+ @5 Y% g  i
4 p  n) i. I  l
- x# s0 s  s! D, G/ i0 s" q1 Y发表人:王保军
% G; j; T3 f- I" Z9 u发表人邮件:iskys@126.com
' x; ]3 H  r" n3 h: i& h    黑暗的制度导致黑暗的社会,支持张老师的决定。痛惜的同时,也为我在海大渡过的三年感到痛心。
- n' `% l  K, T5 M
  U) W7 I- J. H! ?--------------------------------------------------------------------------------7 o( ^6 Y7 p! P

/ U+ y( t: s3 d/ `; V; W. s. X# I; y: I7 ^
发表人:年吾与
  z6 F* o9 @3 h: F发表人邮件:1476006470@qq.com
3 B3 q# O: i) q8 O" L: ]    一直不喜欢读书,却一直很敬重多年前为我们上课的张老师。鞠躬! $ s1 C7 `4 F: X  ^! D

; U: i4 @- g) T- X) }- _6 \, N--------------------------------------------------------------------------------
! Y+ ~$ _$ S- D& L! g8 c; P: u+ w
8 m/ b7 U6 n. {$ n) [6 D; |
发表人:严孟春
$ G0 g. o0 L$ M9 B! P- ]* g( k' P1 K* u发表人邮件:kangqiaomeng1998@163.com
  Y! q2 N: ]$ `/ W. d! P. h    作为一个已经工作很多年的学生,我觉得张老师是我认识过的老师中最有才华,最耐心,最有人格力量的老师之一,我为学校这种只注重经费课题而不注重人品学识的行为感到难过。
" L" E  T, G# k" w; K. T" o: D/ S7 x- C
--------------------------------------------------------------------------------
1 G' w1 W3 \0 z+ k1 ^3 X9 Z0 p+ M0 b0 q
6 Q( s; {: r. I; \0 z
发表人:严孟春
  ?# V8 o& z8 x( o发表人邮件:kangqiaomeng1998@163.com % U; x7 F* _* ^5 e' v6 K6 b/ s3 s
    作为一个已经工作很多年的学生,我觉得张老师是我认识过的老师中最有才华,最耐心,最有人格力量的老师之一,我为学校这种只注重经费课题而不注重人品学识的行为感到难过。 6 X( V/ {" p1 Q- O! f9 f" a" p/ Z

) h& r/ W# U0 A- n1 j--------------------------------------------------------------------------------! `$ G9 b! A! U! {; K) }; O) g

1 t4 ~, x. d4 j7 U9 @( U3 s. s0 S4 K* Z) h
发表人:严孟春
; s' k% x& l. D9 P+ C3 J4 Y' _发表人邮件:kangqiaomeng1998@163.com - C" p4 P. i0 o' {, _, a  h+ M
    尊敬的张老师,其实就像您所说,有些东西放下了反而能专注于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腾出了一引起时间和心情,这同样也是一种快乐和幸福。所以让我们都专注于自己热爱的,去鄙视那些不相干的虽然能给个人带来名利的东西。您会一直是我喜欢的老师,感谢您对我一直的帮助和关心!!! 8 O% Y/ B0 ~: e& m8 T
- V. E* n$ O0 Z/ j# W
--------------------------------------------------------------------------------% L. q- y" E" Z+ |; J

; I. h6 T& e- A& d- M8 T& l  m- ^6 k  ~4 V
发表人:张文3 A( f9 u* X* D- W+ D$ k/ n: d
发表人邮件:181684520@qq.com
; p# U. ?* N. F+ J* `! d    张老师,是您教会了我用另外一种方式思考和看待这个世界,让我在遇到许许多多事情的时候,不过于偏激,但内心深处始终保有良知和作为一个社会什么角色的责任感,所以嘞,不管发生什么事,以后的人生目标里面呢,是做一个有人性的吊丝。
# H! d2 T* p$ y) n& P
/ X1 O5 G* c8 a* ^/ ~- Q--------------------------------------------------------------------------------- d. Z6 y+ }1 c% C7 R

2 u# X0 _6 {; M1 I! h3 F7 j/ L/ Q$ K
# ~) B  s/ Y8 i7 O% m; }发表人:余亨
7 ~, |1 a; I9 y发表人邮件:525658675@qq.com : u; R# ?8 z6 Y& w4 D
    张老师守得住底线,支持您
6 H4 d  e& X0 _$ u) U% \6 [2 G; K. P; L- H; D9 S: U# y( t
--------------------------------------------------------------------------------! q# c' d% G, R% Y# ]$ P( E4 _
! o# p9 W% I' A

6 m9 p& x3 a9 ^  s( B发表人:随彧而安
4 `% F: f5 }9 G/ _- @/ A3 i+ _发表人邮件:451344464@qq.com % C3 T& D$ y: x
    张老师,我是偶然间看到这个消息的,心里说不出来的滋味。很高兴上过您的课,做过您的学生,我相信,这是您自己的选择,有自己的理由,我们都会默默的支持您! 7 K, a) M  q1 F8 o8 Z
7 q% f5 x$ a! d, w* V/ B9 p4 C
--------------------------------------------------------------------------------
8 E: a3 o- X( c3 U% P) B
( |( s' U% l5 m. T! B4 E7 y, v2 ]- K2 T$ R) m& k3 p8 z
发表人:707君; F  [$ d8 Z; g  x% h$ H) W
发表人邮件:daydream707@163.com 6 ^- X" k# k6 p+ d5 x( k$ P
    如入火聚,得清凉门
; `9 S& T: g# C! B, U  ~& f/ P3 m! H& H! F" @& N' ]
--------------------------------------------------------------------------------1 A. T# g4 e. G  t$ B0 q0 \
! `/ l: O1 A; s1 U
0 A* m/ ]. a2 P" g
发表人:阮晶晶
2 {# O5 b' a% A9 ~+ w# t6 N发表人邮件:bnurjj@gmail.com
& i. t- S* e- I5 o6 k# c    张老师,我们私下都称您江南哥,您待人真诚,为人低调,是我们最敬重的老师了!现在都碰不到您这么称职的硕导了,您的治学修养和学术能力岂是异化的国内教育体制所能衡量的,这个万恶的学术粪坑。如果我是一所大学的校长,最先聘用的就是您这样的真正搞学问的,真正关爱学生成长的,真正无愧于心的好老师!我为那些学弟学妹们可惜,以前您还能给我们多上几门课的,哎,学校为什么不尊重学生的选择呢?……祝愿恩师和家人一切都好,支持您。
. C0 t! ^- R. a% M8 M" }! H- f7 J( \$ T4 n: d
--------------------------------------------------------------------------------
/ |4 w1 T6 `6 T. V: D+ U
) p+ F6 R  _* M; c4 Z3 z7 [9 y% q2 o7 x+ ^  t! I1 h! N8 q9 X
发表人:卡列宁
! P( r3 p, R( z6 v9 H4 s发表人邮件:263699990@qq.com 7 ~  H8 k) a; c3 X) M3 S
    独守小楼成一统,管他春夏与秋冬。 & M- V/ Z/ M+ ?9 y7 C$ p# g
+ |, Y1 l" |7 w/ h$ x( K
--------------------------------------------------------------------------------
/ |8 N8 K3 _6 ~/ B% o! d( i' u
" b! r2 l# W& m: C% l8 C0 t6 H  E) }# N  ]6 X
发表人:陶鲸屹. i* b' D0 K9 A7 B. {- @0 v. r
发表人邮件:taojingyi@gmail.com 9 y4 {& D: r* ^" H8 }) t5 L
    老师既已早就料到当初决定的后果,就无需在乎“资格”,也不必写这封申请了。
( o( a8 M/ T/ C+ a" w, [# a. h3 [' L痛心的是自此以后那许多弟子拜师无门,求知无师。8 U. X( w( N( ^5 i1 q$ V0 ^  J: M" L
珍重!真正的导师! ; F% U% A1 Z4 ^% c
- k7 d& d* U  Q$ s  d6 k6 O
--------------------------------------------------------------------------------
9 O$ K5 L) A9 z$ g+ C3 Q8 `4 R6 X' r1 }$ u# D8 Z
  C, a, [+ ?" W' I
发表人:解心生
# z/ F- D: ]' O) E- }+ C% H6 N% s发表人邮件:fgasdfa@163.com
5 S: Z+ m0 m  v, ~2 ~  C' N    天地闭 贤人隐 天地变化 草木蕃 % b- R" d! ~# g! H' p+ Y6 q; o
0 R# e: w! j* N5 v2 a
--------------------------------------------------------------------------------
: q2 e$ D  E. s( v, v( e: L  z0 z/ _$ @8 D9 m* O  l3 P3 Q6 w

' Y$ ]8 |5 S/ S. _; d发表人:邓书贤6 B6 [7 X& U; [3 G9 f# K
发表人邮件:979300575@qq.com 2 |4 r: Z& a3 f' _( A
    张老师,大学四年,您是我最佩服的老师了,听您的课给我的思想带来了很大的变化,我也真正理解该怎样去学习。您对学生的尊重和孜孜不倦的教诲,总是让我们很感激。老师,我们都支持你,你是个难得的好老师。 ' k& z2 P) A' K# J+ T

  o. n: T0 n/ m--------------------------------------------------------------------------------
& ^2 M5 c' s4 B3 a/ P6 n
6 }$ W& u& Z* d/ i- z  H- ?5 t& @7 }9 a& X# V9 c* U6 Z) b
发表人:过客2 i* K6 ~. B7 E$ @7 w" _
发表人邮件:askmyself@126.com
2 M9 F9 [( R& f6 K( v    水至清则无鱼。撰写论文申请项目是为了生存,为独立之思想,自由之精神筹备物质基础。窃以为着眼现实和追求理想并不抵触,要筑好壕堑,善于斗争。博主过激了,使得硕导队伍少了一位优秀成员,岂不使亲者痛、仇者快? . D% r# H6 d. m* I! }, }) e
4 _0 x$ J5 C0 ^2 j" A' x
--------------------------------------------------------------------------------+ z9 \5 q: `3 C0 w

; Y9 {0 M" p5 V" f
/ F( |& o; ^0 s( `发表人:记音人在天涯
' k+ o+ N1 W) g5 P& K发表人邮件:297129231@qq.com ) a: C$ D- L9 W5 K$ H% x
    今天才看到张江南老师4月22日写的东西。
1 E" B) ]* F, _" C* ^+ k% }& s, g2 t$ Q我们国家现在的学术评价体系,掌握在不学无术之人的手里,按这种评价机制,当年的陈寅恪、王国维、黄侃、赵元任、钱钟书不仅当不了教授,且会被扫地出门。+ x+ w9 L3 G+ F$ O. d0 L2 Q
这种评价机制急功近利,只追求短期效益,不鼓励长线研究,因此,那些为长远目标献身奋斗、默默坚守的学者必受其害。$ A" P# [4 G* @5 P/ L
一些坐不住的人只好着急出成果,评职称、评奖、评各类专家,拿出来的多是垃圾,为了利益甚至抄袭造假。实际上,真正有价值的研究成果是潜心多年得来的,不是按指标抢时间赶制出来的。
' L3 s; c- @; C) H7 D" ]& F为什么现在出不了大师?一是没有学术自由,一切由官方控制;官方操控学术从来没有好下场。二是评价机制有问题,不学无术的评价有学问的;这些人一心为自己谋,不会为国家、民族的未来考虑,巴不得将真正的学者统统挤兑出去。
* c  G5 V5 [% n' i* Z- l在当前体制下,学界也成了江湖。硕导、博导、重点带头人之类,大多转变为利益化的符号,并非真正的学术推动者。因此,硕导不当就不当了,专心写作,用纯净的文字滋养学生和读者,岂不是更好! 0 }5 c8 d  z- E# d2 F/ ~

2 g; a9 }& ^7 u7 N$ \$ k3 K% z--------------------------------------------------------------------------------
" P5 a- D8 r7 j% b* ]2 q8 ?+ I, Q5 S, I) O. M; N

; Y+ \7 ]6 `% \发表人:王璐/ Y! ?/ ]1 e. t3 Q0 Q7 \
发表人邮件:kaniwang@126.com
* K% [9 L. u" S- Y  f  _; ?    无论是不是硕导,您的才学,您的能力都是不可否定的。张老师,我也是受您影响很大的一位学生,大学四年,我最要感谢的老师就是您了,不管那些人如何看待,在我心中,您就是一位好老师,加油。 " e; U' j0 \6 H& \3 G! f
( ]. X  q( j' X7 m& A
--------------------------------------------------------------------------------& ]; y5 V" [; u  {7 J5 P
1 N6 z1 l8 i, }& n

" t8 H1 J. }, H/ R0 h( Y发表人:张立国: Y3 i6 i* Z, A+ H! c& _5 G
发表人邮件:1205983025@qq.com
' w$ k1 ^  ^- h5 X: ~0 q) K    真的很为你高兴,还有这么多喜欢你的课的同学
; w. `  d9 `) B! R; m/ J*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就像文天祥之于他的王朝,老师应该之于自己的学术. d& _5 l, k# @' ^
刚得到消息时,还为你可惜,不过现在我放下了.因为你摆脱了现有体制的束缚,至少在心里,不是吗?# L! y6 S* D9 |" @# [# i# Q8 j; N- k* e
老师,你昨天问我们下学期有没有必要再开这样的课.我说过有必要.因为只有像你这样的老师才能教出有思想的学生.我们的民族才可能有机会摆脱现在的困境.) k% J7 n3 m2 y* E( G: H$ C
老师,辛苦了.
) A; I$ L% g1 x; A老师,我们还有担当. ' P# U9 R$ c7 Z! U# H' C

9 U6 R$ B: \1 V--------------------------------------------------------------------------------$ x  t4 S7 v1 H1 |3 @  i, o) k2 b
1 }  d, O$ t8 w
0 u! Q- z, o* R+ R' G5 t3 X. _
发表人:6862009 \; O: V, u" G) h4 v
发表人邮件:686200@163.com
4 F1 _: v$ o# W& b6 K% v' a- K    从张老师的学生毕业已多年,虽然不懂学习,但敬佩张老师的为人,可以说是海大仅存的极少数“教师”之一,望老师能早日摆脱如此困境。   a% |7 U, x- W& p- \/ z0 j. |

; g- ~* a( f2 Z3 \# u--------------------------------------------------------------------------------3 x8 E! k6 D; R) S5 S/ m+ G
1 W* v! C3 V! E& e
/ e2 S" S! x! B- q6 H" K0 b' h
发表人:何以解忧
/ q3 I7 [% M3 x发表人邮件:12345678@123.cn % F/ j+ G$ i: K8 D
    世人有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我当如何处之?只要忍他、避他、由他、耐他、不要理他,再过几年,你且看他。
& _; u, g: i& w% z: X! D
/ Y( l4 V( I" X- ?1 O" o7 B--------------------------------------------------------------------------------
% `0 a+ q- q* v; x( o7 X
/ ^+ [* f, H" p6 ~6 \# }
/ K7 E+ a% w) }* a5 ?发表人:wes5 _+ T- p+ [- z" L3 X
发表人邮件:eer
0 Z$ `9 {' H9 E8 I: \' q& `& C/ s    关于不再申报和参与各级社科基金课题的声明 7 D" z% W4 m$ ^/ U3 a

8 c5 @" G$ c* W李开盛,湖南望城人,1976年生。法学博士(国际关系专业),湘潭大学哲学与历史文化学院副教授。
$ S2 c# N: W6 N  b4 T/ s! P
3 \, G4 v4 ]5 L3 m5 Z5 b$ b, V. e( g中国高校的教师都知道一个事物,也离不开一个事物,那就是课题,或称之为“项目”(其实项目是更为正式的说法,如“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但课题一词在实际运用中更为流行,故采用之)。众所周知,课题已成为当代中国教师群体、学术研究和大学建设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如果你要评职称,最硬的条件之一就是有课题,特别是国家级课题。一个学科向上级汇报自己的建设进展,最硬的条件之一仍然是课题,特别是国家级课题。一个大学每年要抓的重点工作之一也是课题,特别是国家级课题。能够拿到多少项重点项目、一般项目,已成为上至校级领导、下至处长院长们孜孜以求的政绩目标。可以说,如果没有课题,你就理解不了当代大学教师的生活,就理解不了当代大学的运作。3 F3 V: Y( z2 c: F, ]0 n, I
& O  {# _% G  X9 P" \8 J1 @7 i
0 r* S8 h- V2 N1 ?
6 V: u( [, @+ D( m0 r7 V
课题并不是坏事。如果仅从理论上看,课题实际上是资助学者进行研究的一种方式,是一件有益于学术研究的大好事。学术研究不但清苦,而且在市场化的社会环境下,即使成果做出来,还往往面临着发表难、出版难的问题,而课题的存在,本可以通过提供资金支持的方式,为这些成果的产生和出版提供一个途径,是促进学术研究的重要动力。' p$ r& G; l/ o
% Q  u6 R6 b! ?; ?3 Y
: r. [) C7 B. ~( s6 G$ T' ~5 w

5 M  Z4 L7 J% k" t5 d( q/ o但是,中国的课题制早已变味了,它已经由本来的学术创新推进剂变成了一个拦路石。而这种局面的造成,实源于一些中国特定做法的恶果。如课题来源单一,虽然各级教育部门和国家各级社科基金投入的资金越来越多,但都是政府主导型的。特别是在社会科学领域,很少像自然科学领域那样,有来自于企业和社会的横向研究课题。政府的资金必然用之于为政府服务的领域,在学校和学人普遍缺乏替代课题资源的情况下,科研自主性必然被大大压缩。另外,课题的性质也大大异化了,由服务于研究的手段变成了研究为之服务的目的。当课题的级别、数量而不是其涉及研究的内容成为一个教师和学校的评价指标时,这就意味着我们的研究已被课题所统治,而不是让学术研究的本来规律那样,让课题服务于我们所研究。在这种情况下,课题已经变成了一种政绩工具,一种资源分配的手段,而丧失其原有的在学术研究、培养人才方面的积极意义,反而成为一种无形的制约与重担。! |, v. v, k# Y$ ^( L4 [3 Y  B
" d% L5 K  y4 r  ^; g9 l

( S) c! `  m; V! s* r" Z0 f( h6 \4 C( g" y- R7 R6 i
我以前也申报过课题,为了申报成功,也曾经琢磨过那些课题才能得到评委的垂青,在申报书的字里行间措词谨慎,哪里还有自由研究、自由思想的空间与勇气。也曾经了解到课题要申报成功,还取决于你在幕后的运作如何,虽然自己还不到那种四处求人与打点的地步。但我确实深深地感受到,当一个教师或研究人员被置于课题这个指挥棒之下时,他其实生活得多么的沉重和压抑,他的研究其实已变成多么的枯燥和无聊。他很可能再也无法静下心来去读他所想读的书,也无法不受外部干扰地“十年磨一剑”,思想的火花慢慢地缺氧,最终被窒息,
" l7 ?# J' J& f/ Y' e* a
+ N2 ~7 U" ~/ y6 @* e; I
, y4 _  @/ I: I. }7 `
. W8 w: l) v* M# U  r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当前课题体制的积极作用等于零,更不等于在这种体制下完全做不出成果。我知道一些人,他们凭着自己的努力获得了相关的课题,并在课题的资助下做出了很多且不乏优秀的成果。但我们也知道,与其说他们是依靠课题的资助不如说他们依靠自己的努力做出了这些成果。而且,从整体影响来看,当前中国的课题制虽然不能摧毁所有人的学术追求与研究能力,但确实已经从整体上恶化了学术气氛与研究环境。中国的学术要进步,中国人就要培养出自己的独立而自由的精神,当前的课题制就要非改不可。% D! B4 g- u2 r" m) Q- A* F

7 C  q, b1 x0 a. j/ K
2 h8 u1 V9 y- _. X* q, R. d; }  x7 ^2 l0 q2 {8 V5 U, F) K
4 ~2 y5 H" d& ?8 i3 h7 V# N5 {

. _$ t2 F+ j1 U' }: t! X/ A# c3 j基于此一目的,我决定自即日起,不再申报和参与由各级社科规划办(国家、省、市三级)和教育部门(教育部、教育厅)主管下的社科课题,亦不参加他们举办的各种奖项的评选。这两个系统的社科课题对高校影响最大,官僚化、行政化、对学术自主的干预也最为严重,是最应该坚决抵制的对象。
1 `5 P4 `, J' X8 _, a
5 m7 `$ `- k2 D* `" V4 `3 i. Y8 u2 k: O; U; J6 g) b+ ]

2 J# S  n( O3 w7 ?* w, n+ O本决定非一时冲动的结果,事实上一直在自己的考虑之中。我知道这一事情对有关方面或许无所谓,对自己,一个高校老师,却至关重要。你如果没有课题,你就很可能无法再申报职称,而我目前还只是一个副教授。你如果没有课题,你就很可能仍然无法在这个学术体制中获得必要的地位,而我还必须得继续在这个体制中混饭吃。我不是圣人,虽然尽量淡薄名利,但不可能没有一点七情六欲。面对自己的家庭,特别是未成年的孩子,还有自己的责任与承担。然而,经过长期的思考后,我还是决定发出这个声明。不是因为这个声明有多重要,而是因为它涉及到的问题确实太重大。作为高校教师,自己至少是这一问题的见证者。而作为一个探索心灵与学术自由的人,作为一个希望社会有所进步的公民,无法对此保持永远的缄默。$ i& \: }  }* v) d9 A+ x7 n
# k) P/ E& }/ [. j0 J# ]
5 X9 |2 l0 [6 E

/ v0 p* i4 P# M我不期待这个声明会有多大的改变作用,但我确实希望通过这个声明使这个体制知道:不是所有人都愿意在你的奴役下沉默无声,不是所有人都愿意为了一些物质、地位上的利益而向你无原则地靠拢!作为一个公民,我们可能无法、无力去做出一些积极的改变,但至少可以对那些消极的现象说一声“不”。中国人其实最缺的不是反思,不是批判,而是与自己反思与批判的那些问题保持距离,或是在反思与批判的精神下进行切实的行动。我们愿意进步,但希望进步最好在不触动自己的利益下实现。我们愿意改革,但总希望改革最好由别人来动手完成。多数中国人很难理解圣雄甘地那种“去把监狱坐满”的精神,更难去实践曼德拉那种坐牢27年的勇气与坚持。
% }7 t1 Z) X6 i9 r- r3 f- C& O# \# b+ f0 r" k1 G
# S; u$ O3 c4 d1 C  s( U+ F/ x
. l/ K' v1 h: z& {1 V
包括我自己,其实也处在一直以来的懦弱与犬儒中,经过了好几年的思考才敢将自己的思考通过这份声明付诸实践。而背后的目的,其实还是带有一些自私的想法,即想在自己已走过一生的一半之际,想静下心来看几本自己真正想看的书,写几篇自己真正想写的文章,这些东西要比教授职称、比课题带来的收入和其他利益更加重要。而之所以要作公开的声明,也是想给自己一种约束:都公开说了,总不好反悔吧!! y  ~3 M5 C2 F: t& G* Q
4 I3 l8 z  W- r6 P& j
" x2 c2 a3 o' u' O+ X
& J3 t4 D" ]9 T
最后,还要向那些同事、同道们致以最深的歉意。熟悉中国课题体制的人都知道,虽然许多社科研究其实仅一人就已足够,但迫于课题要求不得不拉一些人参加,形成一个所谓“结构合理、团结协作”的研究团队。为了表明一种彻底的态度,也是追求一种彻底的解脱,除了以前申报和参与的之外,我今后既无意于申报、也无意于参与大家申报的各级社会基金课题。由此给大家造成的不便,望能海涵。
' L0 I( v' @4 L5 m- n9 f4 u- n$ r! Q3 z' ^9 Q
. W) }2 V/ q% P. c0 p
0 j0 ^5 w# e$ q9 \0 u3 a) c
今天是2012年的第一天。当新年的钟声敲响之际,有些人或许在戏谑着如何才能买一张船票,有些人或许只是悄悄换上了一副新挂历。当日子就这样在平淡与消磨中过去的时候,我终于下定决心做此声明。有些环境与现象我无法改变,但至少我可以改变我自己,做回我自己!+ o$ j  o. S9 w! {) l$ x) P

# n5 H  e& g5 Q0 j6 Z% `! O# i. |+ W9 K2 a. {0 j
) p4 ~9 P  f' ]; X0 Q% j
祝大家新年快乐! 1 y* d: n" h. Y/ j7 l' h

# u- ^  h& o" M2 Z+ t1 m--------------------------------------------------------------------------------+ ]* _8 y6 V1 ?/ ~

: M6 {) m' M: o4 m
- D0 Y% h( |, e" w* L  ~9 i9 N发表人:寒山竹马9 A1 U8 t3 p. z- `+ e
发表人邮件:hszm147@163.com 3 l, J! O: s0 @: k$ @$ d( r! j. m
    老师,大学来最敬佩的人就是您了,总觉得像您这样有坚守的人才能让人看到希望。 ; ?. [9 x4 [2 S

2 \3 R' x8 n5 F6 Y; q% w! t--------------------------------------------------------------------------------
, h$ o2 K( M+ j3 }* N
+ |) x' _! X3 c1 ?4 v( p3 @& R) Z8 f: a  C( w
发表人:王炎炎; ~' v) w* J' j9 {6 ?8 |
发表人邮件:wyy0308@126.com
$ R8 q8 M7 Q7 ~; p, w, x    在上面看到我现在就读的暨南大学的姚新勇老师的留言还有好多海大的学长学姐的回忆和真挚的祝福,深有感触。: u( g: a; C$ u4 T$ h. e
想起曾经向老师请教网站的制作,海南大学记者团的网页能架构起来,真的是要感谢您的无私帮助啊!想起江南老师和符其武老师对我考研时的指点迷津,不得不在此再次鞠躬感谢啊!' b2 ?; C8 X8 f1 p5 z
江南老师的这份执着和勇气正是我们当今学术界所欠缺的,可是,虽有有这种种的不公和无奈,但是我们之中仍有学生深深地敬仰您的人品和折服于您的学术精神,我知道有个同学今年报考了您的研究生,在本科期间也多次和您交流了,当我看到此作时,我猜想,她可能比我们更伤心。! r6 L8 e3 B  k9 U+ y1 ^
不管如何,人生一世,该为自己活着,名利权势,都是神马浮云,祝安好,静好! ' ~' p4 F* |. G1 {9 a

2 A7 q+ y9 A  w% t( O. @--------------------------------------------------------------------------------; J1 y% t; g! `$ Y
' r' q1 S: L; t5 p5 q  _) n

) N% [2 [- ]7 i0 [. K5 u$ m4 q# V% z发表人:satan! I9 |1 }- g7 M- z' w; T3 v
发表人邮件:satanhexin@163.com
6 \8 e* {9 R+ n& s! X    看到不少认识的同学的留言,回忆起海南的四年,如今非常怀念。想说的上面都说了。
; M( ~# V- s1 {1 v毕业快三年,才明白坚持自己的信念是多么不易。* D' e# _- D" D8 b* D, J; H
一直很佩服张老师的博学,一直在看张老师的这个网站,也关注着张老师的微博。能看到多一些的坚持自己的人,也能给自己的人生增添些力量。
  Z0 N$ ^8 n: ~  `% M, H
# Y. l3 l9 u$ l6 w2 n3 z( p--------------------------------------------------------------------------------5 r' N8 N; {; D. P& P
0 }! `# d- c# z! i& C* _& `

) }. o% B- w' ~- H4 M; a8 q" }* n. w发表人:胡国峰
" R, f4 V/ G6 I5 Z) a- L; Z/ r$ q发表人邮件:390125460@qq.com
) p. B% i- H( K9 }( W$ Z- d    沉默 良久——今夜独坐,忽有一种想要冲出去的冲动——直面这沉沉的死寂,仰天长啸!
+ ~/ B& N+ Q7 K- B6 T无奈,在西朝这片你争我夺、成王败寇、尔虞我诈、臭气熏天的废墟上,说真话、做实事、讲良知的读书人都会被圈定为“弱者”,我们可以保护尊严的选择只能是——“不合作”!
8 [0 M8 d5 v. n; {老师多保重!王玲妹妹的“期待”,或许离我们已经不远。
9 F! r- N1 e5 l: G1 Q2 Q9 F  B& y/ l! z

, A$ s3 l* R- V% B--------------------------------------------------------------------------------# L0 {: ]8 q! ?" R+ U
% r2 W- w9 B: G6 q3 n
2 g' b5 z9 C. E
发表人:贾冬阳. e" Z4 ~: a- X( j+ X# o) c
发表人邮件:jiadongyang1977@gmail.com
, R# l6 G* ^: D2 t% I1 v* _    “通过老师同学的辗转推介,我才看到张江南老师的‘请辞硕士导师资格书’。' {% K( ?6 K- r
我对学校所为早已没有说话的兴趣了。0 f4 K. o# G. M# ?: X$ s$ e
看到张江南老师的“请辞书”也仍然感到无言,8 V  F2 D% [% K6 O$ @# g: Q; e7 k
但又感到实在不能不说几句,完全是因为一个教师的感同身受。
. d+ E. w, }1 o* |& u# L我敬重张江南老师,我敬重他教学生的师道精神。
* g* z. U" }6 j  p' u# K这种师道精神之于海南大学,不是多了,而是太少,太少。
" i5 \: A6 p$ ^/ @张志扬”
/ D0 I- s6 A1 U4 I
/ k' {% Y: t+ d--------------------------------------------------------------------------------
2 }) e+ L! I( l# p! P0 r0 [1 P( U9 z+ b8 n% E
$ ^' d, O3 w$ J7 |' v* h
发表人:丛台夜话. I2 D- t) c5 Q( F( C$ D: u
发表人邮件:564494476@qq.com " \3 s# y9 o# f4 k) [
    一直为吾师之道德文章钦服....
$ s# K2 T4 v- X! V
8 Z5 {% ?# t2 L3 L1 I" m/ W$ B& H--------------------------------------------------------------------------------
( e; z" T% ]  E+ Q6 t2 o6 W8 H% z5 ?

! [% h0 p7 n9 w8 ]9 |发表人:李宁
# u. K5 S; x0 b& @" {: ?  o发表人邮件:lining037@163.com 5 Q9 t3 e% r/ F- C
    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3 y3 {. v$ w2 g" f/ y- G, l  Q

! w6 G6 N* |% g3 @. `0 K" v7 C7 l% n犹记得在校时张老师上课的风采…… 9 K2 _  ?5 P8 P6 I* G
/ n2 V* Q+ G$ ^6 L, e: ~+ z
--------------------------------------------------------------------------------6 e& R7 `. T% b, {5 s1 e- H

) e, A. h/ i' R2 ?3 E
& N, H. i) t# b& ?发表人:史小兵0 h" m: n5 I# C+ u  m) ^. `, C5 r
发表人邮件:shixb@126.com
  @. J5 q& @. U2 M    张老师,辛苦了。我是您的学生,听过您将的《西方美学》和《西方文学》,真的很敬仰和佩服您。中国这样的教育体制真的委屈你了,希望您振作起来,不要被制度压倒,继续战斗不息!
8 v* ?4 }  d) u, B/ k+ K
$ d) |; k8 ]& v8 i2 n, }7 _+ c, p--------------------------------------------------------------------------------
6 ?3 V) _& k( Q% k8 @0 _5 m/ N
6 Z. S6 I( G* ]- O
7 I# X5 J" W2 w5 @5 L# k发表人:mary
7 [+ a- n* q2 G; G/ F发表人邮件:627437512@qq.com
2 P( K; |. A- @% s  V# B& e% _    张老师,我非常尊敬和敬仰您,只是学生愚钝,希望有机会到学校再聆听您的教导。虽然没有听懂您所传授的内容,但是觉得在您的课堂让我收益匪浅,学到很多东西,谢谢您。希望老师过的好,过的开心。
爱我所爱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湘里妹子学术网 ( 粤ICP备2022147245号 )

GMT++8, 2022-12-9 06:23 , Processed in 0.026231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