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里妹子学术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349|回复: 4

小城故事之跳楼秀   [复制链接]

Rank: 7Rank: 7Rank: 7

金钱
369
威望
0
魅力
77 点
在线时间
2 小时
最后登录
2008-9-26
积分
621
注册时间
2003-9-19
帖子
330

才华横溢

发表于 2005-11-20 22:45:26 |显示全部楼层
小城故事之跳楼秀

“谁在楼下闹啊?”我推开伏在我身上的阿秋,竖起耳朵,想捕捉几句在空阔的寒冬流浪的句子,但没有一句听得清楚。

“管他呢?各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阿伏说完,又争分夺秒地运动起来:破旧的房间居然也春色一片。

一年半前,我乔迁新居。新居位于市中心,是新开发的居民小区,总共150个平方米,在我们这个小县城也算得高档。交款、装修,前后忙了大半年,花掉所有积蓄,还借了一屁股的债。搬迁不久,老婆开始挑毛病,感情迅速恶化。看着小孩也七岁多了,我好脾气地忍让着,像一只沉默的蜘蛛,努力地修补风雨中的破网。但我再怎么勤奋,也只能看着有的人,顺手就把这张网一把抹去,然后留下一阵开心的笑声。

婚姻没保住,债务归我,孩子、新居归前妻。好在哥哥出门打工去了,他有一套简陋的单元房,我借过来作为临时的栖身之地。

搬家没多久,通过QQ,我认识了阿秋。那时,她生小孩不久,正和老公冷战,我们很快就好上了。我所住的单位楼,原来是全县很有影响力企业的宿舍区,当年曾是这个城市的一道风景。现在企业衰败,除了少数不得志的工人外,企业的职工没多少人住在里面,因此宿舍区的人大多对面不识,从不打交道。这样,我和阿秋的幽会也安全了许多。

眼看着就到下午二点二十分了,阿秋才意犹未尽地、慌忙穿上衣服,准备上班。我打开窗户往下一看,大声嚷嚷的那个男人还没有走,他上身穿着一件皮夹客,下身是条宝蓝色的牛仔裤,年龄在40岁左右,挺普通的一个人。楼下的人也多起来,大家看一眼这位演讲者,又迅速散去——这会儿,大家都得上班呢!

等上班的人都走了,我给单位的领导打了个电话,请了个事假,然后才起床。我不得不承认,阿秋的床上功夫太强了,经过一中午的激战,兼之没吃中饭,我双眼昏花,双脚发软。

在外面小餐馆随便吃了顿饭回来,天空下雨,雨虽然不大,但气温似乎徒降。“他*的,比下雪天还冷!”我嘀咕着,抱怨着早来的寒冬。
那个中年人已经跑到楼顶上去了。他坐在栏杆看,双手挥舞:电视台的人还不来,我就跳楼了。

我看看周围,只有几个老年人在对面楼梯里的巷道里下象棋。没有理会中年男人的恐吓。

应该马上回去拿相机!我想。自从三年前参加了市报社的通讯员培训班后,我对摄影上了瘾,“记录”成为我对突发事件的第一反应。虽然我相信,这个男人肯定是喝高了,他绝不会真的跳楼——那么,拍下来也没多大用处。

我的念头还没转完。那个中年男人已经慢慢半站立起来。
“糟了,他如果喝高了,一不小心可能就摔下来了!”正想着,那个中年人已经像一个郭晶晶一样,一个猛扎子就飞了下来。
“砰”的一声,那人在我五米前的水泥上着地。下来之后,就一动不动了。

老实说,可能是香港动作片和美国大片看多了,这个人摔得一点也不壮观,甚至很不真实,丝毫不能令人感到恐惧。如果是我导演,我会让这个镜头NG,让他重来一次。但不可否认的是,他确实跳了:一股鲜血正从他脑袋内侧流了出来,染红了地面。

我这才想起要报警,掏出手机给110打电话,居然占线。连续打了三次,电话才通,随即传出不耐烦的声音:我们已经知道了。

是谁先打的报警电话呢?我向周围看看:细雨中,只有那一个看下象棋的老头走过来,其他的三个老头仍埋首于楚河汉界,执着于一兵一卒的得失。对面宿舍楼每个窗户都紧闭着——难道有双眼睛一直藏在窗帘后面,观察着对面的动静?

一会儿功夫,警车呼啸而来。两个年轻的警察下车来看看,说:可能没救了,看医院的来了怎么说。我主动上去,给他们讲了我的目击过程,但他们似乎并无心思听。

几分钟过后,一个救护车也到了。一位白大褂上前去,很快着出判断:死了,脉搏已经停止跳动。

不知从哪里,冒出一大帮看热闹的,有的还穿着洗浴中心的工作服。大家七嘴七舌地议论着,却没有一个人知道死者是谁。

我想证实我的猜想,问医生:死者喝酒没有?医生白了我一眼,打着呵欠说:你自己闻闻不就知道了?

现场没有酒味。如果喝多了,这么高摔下来,估计得摔吐了。我想。随即我回到自己的房间,继续睡觉:中午折腾得太厉害了,我得补一补睡眠。

下午四点钟,我探身看楼下,那人仍然摆在那儿。公安的、医院的已经走了,只有些闲人继续围观,个个眼睛虽然挂着热切的想知道内幕的目光,但张张脸是那么冷漠和陌生——好像是在猴戏表演。我穿好衣裳到楼下打听,仍然没人知道死者的身份,也没人知道他为什么要在这儿来跳楼。有的说他是神经有问题,有的说他喝多了,有的说他的情人在这幢楼,还有的说他是个被拖欠工资的农民工,引起一阵轰笑:这儿又不是县政府,要跳也要到县政府大楼去跳啊!我告诉他们,死者跳楼前说电视台的人再不来,他就要跳了。围观者也将信将疑:电视台的人怎么会到这儿来?

晚上九点钟,阿秋又来了,她告诉我:她老公出差了,小孩送到爷爷家中去了。她风情万钟地挑逗道:总想和你睡个整夜,今夜你要珍惜啊!
“你上来没看到一个死尸啊?”我有点惊讶。
“想吓我,没门。”她拥着我走向床铺。

我挣开她的手,借着楼梯间昏暗的灯光,到窗户前一瞅:咦,尸体没有了——估计是他家人把他抬走了吧。

于是,我一边上床,一边把下午的奇遇讲给阿秋听。引得她兴趣大发,责怪我慢了一步,没有拍下照片来,《楚天都市报》一定会刊用!你还是没有新闻眼光啊,她说,然后兴奋地坐着我的肚子上背起一首诗:

有关大雁塔
我们又能知道些什么
有很多人从远方赶来
为了爬上去
做一次英雄
也有的还来做第二次
或者更多
那些不得意的人们
那些发福的人们
统统爬上去
做一做英雄
然后下来
走进这条大街
转眼不见了
也有有种的往下跳
在台阶上开一朵红花
那就真的成了英雄
当代英雄

阿秋是不愧是老师出身,朗诵诗歌是她的强项,曾经在市里得过奖。她把“开一朵红花”读得抑扬顿挫,特别煽情。但我全身冰冷,对她的爱抚失去相应的反应。男人啊,怎么这在会儿雄风尽失?阿秋在恼怒中猛地转过身去,用脊背给我留下一个冰冻的长夜。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Rank: 8Rank: 8

金钱
3185
威望
228
魅力
432 点
在线时间
390 小时
最后登录
2020-4-21
积分
3185
注册时间
2003-9-22
帖子
2336

才华横溢

发表于 2005-11-24 22:58:29 |显示全部楼层
认真拜读了好几遍,有点读不懂巴蛮斑竹的创作意图呢。阿秋这一对“偷情”男女与跳楼的中年男子有什么关系呢?
于是,我一边上床,一边把下午的奇遇讲给阿秋听。引得她兴趣大发,责怪我慢了一步,没有拍下照片来,《楚天都市报》一定会刊用!你还是没有新闻眼光啊,她说,然后兴奋地坐着我的肚子上背起一首诗:

阿秋是个道德沦丧、冷漠无情、漠视生命的女人?
爱我所爱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金钱
2704
威望
58
魅力
119 点
在线时间
360 小时
最后登录
2019-3-19
积分
2704
注册时间
2005-2-27
帖子
2093
发表于 2005-11-25 20:59:56 |显示全部楼层

嗯,有同感,很模糊滴说

巴蛮版主您究竟想说明个什么问题或表现一种什么情绪呢?
女人的彻底堕落,男人“雄风尽失“的悲哀?
爱恨无常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金钱
369
威望
0
魅力
77 点
在线时间
2 小时
最后登录
2008-9-26
积分
621
注册时间
2003-9-19
帖子
330

才华横溢

发表于 2005-11-28 12:41:02 |显示全部楼层
只是习作,
只是想尝试一下,看能不能用这种方式表现人的冷漠。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金钱
2275
威望
35
魅力
0 点
在线时间
246 小时
最后登录
2020-8-7
积分
2275
注册时间
2005-3-30
帖子
1641
发表于 2005-11-28 13:32:20 |显示全部楼层
看来梦的轻波版主对巴蛮版主创错意图的揣度还挺准确的啰,呵呵。

如今这世道,像阿秋这种冷血母狼恐怕不少哦,男人们得加固“羊圈”啦。
世风日下,存在的就是合理的,合理的就不稀罕了。特殊变成普遍,谎言演变得比真理还真理真理了。道德沦丧, 人情淡薄,自私纵欲,女人疯狂,男人不阳痿才怪!
一头黑黑的奶牛吃了绿绿的草,如何就挤出了白白的牛奶和黄黄的黄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湘里妹子学术网 ( 粤ICP备13074557号 )

GMT++8, 2021-6-15 20:38 , Processed in 0.031845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