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里妹子学术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210|回复: 2

江西方言——赣语   [复制链接]

Rank: 9Rank: 9Rank: 9

金钱
6573
威望
6672
魅力
404 点
在线时间
3502 小时
最后登录
2021-5-6
积分
6573
注册时间
2004-1-11
帖子
7743

终身贡献 特殊贡献 劳动模范 热心助人 才华横溢 宣传大使

发表于 2006-8-18 01:04:05 |显示全部楼层
来源:http://www.jxyywz.com/jxfy/jxfy_005.htm
                    

  赣语的共同点是:古代的全浊声母今读塞音、塞擦音时,为送气的清音,无论平仄,如“陪伴、停电、存在、沉重、强健”这几个词,赣语统统都是送气的清声母,而普通话却是前一字送气,后一字不送气,吴语(如上海话和上饶话)则都是[d b dz d ]一类的浊声母。

   古代的遇摄三等鱼韵字、流摄一等字、臻摄开口一等字、曾摄一等字和梗摄开口二等文读字,许多地方主要元音是[ε](或相近的[e、]),如南昌市:锯 kiεl狗kiεul根kiεnl灯tεnl耕kiεn 。

   梗摄字一般都有文白两读。这里说的文白两种读法,是从一批字的系统上来看的,而不着眼于某一个字有几种不同的读音。来历相同的一批字,在书面语或新词语中,有一套读音形成相同的语音特点,而在日常口语中,在那些天天使用的最基本的词语中,这些字又有另一套读音,形成另外一种相同的语音特点。前者我们叫“文读”,后者我们叫“白读”。文白异读是就一批字来说的。其中的某一个字,可能是既有文读音,又有白读音;也可能是只有文读音,没有白读音;或者反过来,只有白读音,没有文读音。如南昌的梗摄字:

   省     青     影    生    平
文读 sεn省市 t‘in青年 in电影 sεn学生 p‘in和平
白读 saη节省 t‘iaη青菜 iaη影子 saη生熟 p‘iaη平地

   影母字开口呼多读[η]声母,不读零声母,如南昌市:安ηon袄ηau爱ηai鸦ηa“大小”的“大”读[ai]韵母,来自蟹摄徒盖切。普通话读[a]韵母,来自果摄唐佐切。南昌方言把母亲的姐姐叫“[t‘o]娘”,抚州方言把板栗叫“[ho]栗”,这里的[t‘o]和[ho]才是来自唐佐切的“大”字,也就是普通话的[ta]。

  “菜梗”的“梗”字绝大多数地方有[u]介音,而普通话读[kη],没有[u]介音,如:
  南昌kuaη 萍乡ku? 彭泽kuan

   “搬班”两字韵母不同,“官关”两字大部分地方韵母也不相同。这两对字在古代韵母不同,普通话变得相同了,而赣语中还保留着不同的特点,如:

   南昌  吉安市  抚州  宜春
搬 pon   pon    pon   pon
班  pan   pan   pan   pan
官  kuon  kuon   kuon   kuon
关  kuan  kuan   kuan   kuan

   除吉安、萍乡一带无入声之外,全省其他地方的赣语及其他方言基本上都有入声。古代的入声字在吉安、萍乡一带的基本情况是:古清声母字今读阴平,古全浊声母字今读去声,次浊声母字有的读阴平,有的读去声。

   词汇方面

        太阳叫“日头”或“热头”(有的地方“日热”读音不分)。下雨说“落雨”。站立大部分地方说“徛”(读如“技”,有的地方读如“欺”)。坐着喝茶,说“坐到吃茶”。交合说“戳”。第三人称代词说“渠”。我的说“我个”。

   江西省内的赣语区可分为昌靖片、宜浏片、吉茶片、抚广片和鹰弋片。
  昌靖片:包括南昌市、南昌、新建、安义、永修、修水、德安、星子、都昌、湖口、高安市、奉新、靖安、武宁等市县。湖南省平江也属此片。

   昌靖片有三个主要特点:

  第一,入声分阴阳,阴入调值高,阳入调值低。(三个县例外:修水入声不分阴阳。星子入声限于古入声清声母字和次浊声母字,古全浊声母字今归阳去。湖口无入声,古入声字今归去声)。如南昌市:
   百  白  绿   六
  阴入  阳入  阴入  阳入

  第二,去声分阴阳,如南昌市,阴去45调,阳去11调:
旦蛋冻洞半伴

  第三,声母送气影响调类分化。高安市、奉新、靖安、武宁这四地例外。声母送气影响调类分化,这一现象在全国的汉语方言中并不多见,如:普通话,铜、农,两字一个送气,一个不送气,两字声调仍然相同。再、菜,两个字一个不送气,一个送气,两字声调仍然相同,但在南昌话中,铜,农,由于铜字送气,农字不送气,两字声调不同;再,菜,再字不送气,菜字送气,两字声调不同,菜字变成上声,与“彩”字相同。

   声母送气影响调类分化,各地具体情况不尽相同,这里不作详述。

  武宁保留较完整的浊塞音塞擦音声母,在赣语中属于个别例外,与吴语和湘语的一些地方类似。

   星子、都昌、湖口、武宁靠近九江官话区,受官话影响,说“喝茶”不说“吃茶”。湖口说“站”不说“徛”。修水靠近铜鼓客家话区,说“热头”不说“日头”。其他地方都说“吃茶”、“徛”和“日头”。

   宜浏片:包括宜春市、宜丰、上高、清江、新淦、新余市、丰城市、万载等市县。湖南省浏阳、醴陵市也属此片。
  宜浏片的特点是有入声,但不分阴阳,“百白绿六”等字声调相同。去声也不分阴阳。丰城和万载入声分阴阳,阴入低,阴入高,属例外情况。
  宜浏片除新余之外,声母送气都不影响调类分化。
  宜丰、上高、新淦、万载四县声调有变音现象,变音为高升调,表示小称、爱称,鄙称等感情色彩。
  刮风多说“发风”,而昌靖片多说“起风”。

   吉茶片:包括吉安市、吉安、吉水、峡江、泰和、永丰、安福、莲花、永新、宁冈、井冈山市、万安、遂川、萍乡市、分宜等市县。湖南省的茶陵、攸县、酃县也属此片。
  吉茶片的主要特点是没有入声,而全省其他地方一般都有入声。吉茶片大多数地方都是阴平、阳平、上声、去声四个声调。注意普通话虽然也是这四个声调,但内涵并不一样。吉茶片古入声清声母字今归阴平,全浊声母字今归去声,次浊声母字有的归阴平,有的归去声。例外情况有:峡江古入声字统归阴平。宁冈古入声的清声母字归平声,浊声母归去声。永丰北部有入声,不分阴阳;南部有入声,分阴阳,阴入低,阳入高。万安和遂川有入声,来自古清声母字,古入声全浊声母字和部分次浊声母字今归去声。

   宁冈和井冈山市的赣语只有三个声调,是全省声调最少的地方,连读变调比较丰富。所谓连读变调,简单地说,就是一个字单独念是一个声调,而在连贯的语流中,加在别的字前后,又变成了另一个声调。连读变调是比较复杂的语音现象,有多种原因可能造成连读变调。
  吉茶片“八、发”等字韵母多读[?]或[ε]等前元音。“产”字除峡江读[s]声母之外,都读[ts‘]声母,与赣南客家话相同,(全省其他地方一般都读[s]声母。)刮风说“发风”。插秧说“莳田”(全省其他地方一般说“栽禾”)。把东西藏起来说“摒”。衣服被钉子钩破说“烂了”,不说“破了”。这些都与赣语其他片的大多数地方不相同。
  “关”字在赣语吉茶片和赣南客家话中一般都有两个读音,姓关的关读[k]声母,关门的关读[k‘]声母。

   抚广片:包括抚州市、临川、崇仁、宜黄、乐安、南城、黎川、资溪、金溪、东乡、进贤、南丰、广昌等市县。福建省的建宁,泰宁也属此片。
  说到抚广片的特点,首先就会想到古透定母字今开口呼的读法。透定母字今逢开口呼读[h]声母(文读[t‘]声母),如:
   汤 桃 贪 头 托 踏
抚州
黎川
  有的地方,如黎川和广昌,透定母字不仅今开口呼声母读[h],齐齿呼、合口呼、摄口呼都可读[h]声母,如黎川:
地土突
  古来母字今齐齿呼时声母读[t],是抚广片的另一个突出的特点,如:
   犁 刘 镰 龙 粟 两
抚州
黎川
  有的地方撮口呼字也读细音,如黎川:
  旅滤
  南城话比较特殊,流撮一等来母字也读细音,但声母并不读[t],而读[l],韵母也与三等字有差异,一等是[iou],三等是[],如:
  楼刘篓柳漏溜
咸深摄字许多地方保留[m/p]韵尾,如:
   三 腊 阴 揖 甜 甲
抚州
黎川
  全省其他地方很少有阴去(或去声)读降调的,而抚广片的阴去调(包括乐安的去声)则多为降调,这有时似乎给听的人一种学普通话而学得不太像的感觉,其实是误会,如:
   菜 靠 变 壮 肺 半
抚州
黎川
  抚广片的入声分阴阳,调值大都是阴入低,阳入高,而其他地方的赣语要么是阴入高,阳入低,要么是入声不分阴阳,要么没有入声,这也是抚广片的方言听起来与众不同的原因之一,如:
   百 白 绿 六
南昌
宜春
抚州

   以上这些特点,在全省其他地方也有零星的表现,却不像抚广片这样比较集中和一致。

  词汇方面,把东西藏起来都说“囥”(读如“抗”,集韵宕韵口浪切)。赣东北一带的吴语、徽语和赣语鹰弋片也这样说,此外就只有昌靖片的修水、武宁和都昌说“囥”了。去街上顽儿的“顽”一律说“猥”(广韵贿韵乌贿切),如:抚州,黎川,广昌,进贤。除与抚广片相邻的丰城、余江也说“猥”之外,江西全省其他地方都不这么说。

  在抚广片中,南丰和广昌这两个县较为特别,兼有赣语和客家话的一些特点,可以看作赣语和客家话之间的过渡地带。南丰和广昌都说“食饭、食茶”,不说“吃饭、吃茶”,影母开口呼字基本上不拼[]声母,而拼零声母,来母齐齿呼字不读[t]声母,这些特点像客家话。但是,这一小片毕竟有更多的赣语特点。如说“我个”,不说“ 介”,透定母开口呼字读[h]声母。另外,广昌阴入高,阳入低。南丰的入声依古韵母分成两类,咸深山臻摄的字无论古声母清浊,今入声调值都低,宕江曾梗通摄的字今入声调值都高,这个现象是全省唯一的。

  鹰弋片:包括鹰潭市、贵溪、余江、万年、乐平、景德镇市、余干、波阳、彭泽、横峰、弋阳、铅山等市县。

  鹰弋片与其他片相区别的主要特点是第三人称代词“渠”读送气清音[k‘]或[](例外:余干读[h],弋阳读零声母,铅山读[k]),而赣语其他地方和客家话区读不送气音。其他特点有:太阳一律叫“日头”,不叫“热头”,下雨都说“落雨”,喝茶说“吃茶”(靠近九江官话区的彭泽和波阳北部说“喝茶”,交合说“戳”,我的说“我个”,把东西藏起来的“藏”基本上说“囥”(与抚广片同,与其他片异),影母开口呼字都读[]声母,不读零声母。

  在鹰弋片中,横峰、弋阳、铅山三县有比较多的相似之处,可以看作一小片。它们的特点是:“我”字都读[a]平调。“官关、三桑、搬帮”三对字三县都分别同音,而“搬班”二字三县都不同音。“头”字都读[]。梗摄字没有文白两读,如“病”字读[p‘in],不读[]。

  波阳“班=帮三=桑胆=党镰=粮盐=洋”等字同音,是该县方言的一个特点。

  余干的入声很特别。无论阴入还是阳入,单字调可以说都是一个同样的短促低调,但事实上入声字总不会这样单说,后面总是要紧跟着一个鼻音[n]或[η]。咸深山臻摄的字是[n]尾,宕江曾梗通摄的字是[η]尾。这个[n]或[η]在阴入后面读得高,在阳入后面读得低,阴入阳入就靠这个后缀的鼻音的高低来区别。事实上,在正常说话时,入声字和鼻音后缀连成一个音节,如:八拔百白叔熟。只有在单独强调地说一个字时,才听得出是由两个部分组成。

  赣语还分布在邻省的一些地区,这里不作介绍。
就在桃花源里歇歇脚

Rank: 9Rank: 9Rank: 9

金钱
6573
威望
6672
魅力
404 点
在线时间
3502 小时
最后登录
2021-5-6
积分
6573
注册时间
2004-1-11
帖子
7743

终身贡献 特殊贡献 劳动模范 热心助人 才华横溢 宣传大使

发表于 2006-8-20 20:51:44 |显示全部楼层
就在桃花源里歇歇脚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金钱
6573
威望
6672
魅力
404 点
在线时间
3502 小时
最后登录
2021-5-6
积分
6573
注册时间
2004-1-11
帖子
7743

终身贡献 特殊贡献 劳动模范 热心助人 才华横溢 宣传大使

发表于 2006-8-20 20:52:33 |显示全部楼层
就在桃花源里歇歇脚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湘里妹子学术网 ( 粤ICP备13074557号 )

GMT++8, 2021-5-6 17:03 , Processed in 0.032496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