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里妹子学术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湘里妹子

[随笔] 仿佛就在昨天(一):就这样上了贼船   [复制链接]

管理员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金钱
9343
威望
1187
魅力
2934 点
在线时间
1536 小时
最后登录
2021-4-18
积分
9343
注册时间
2003-7-30
帖子
7864

终身贡献 特殊贡献 劳动模范 热心助人 才华横溢 宣传大使

发表于 2006-6-30 23:04:18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

老夫子,你想想,我会没有《暴风骤雨》么?
不过,你一定要送给我也不嫌多。
喜欢过自己的日子!走在路上......不在男人的路上,在自己的路上。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金钱
2170
威望
8
魅力
54 点
在线时间
258 小时
最后登录
2018-6-17
积分
2170
注册时间
2004-4-26
帖子
1768

终身贡献 特殊贡献 劳动模范 热心助人 才华横溢 宣传大使

发表于 2006-7-1 00:31:05 |显示全部楼层

怎么都喜欢老古董啊!

《暴风骤雨》我怎么觉得一般化呢?印象最深就是分马了。
《山乡巨变》到现在还没有看呢。前几年买到特价书,可惜没有时间阅读。
现代人啊,很难得静下心来看书了!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员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金钱
9343
威望
1187
魅力
2934 点
在线时间
1536 小时
最后登录
2021-4-18
积分
9343
注册时间
2003-7-30
帖子
7864

终身贡献 特殊贡献 劳动模范 热心助人 才华横溢 宣传大使

发表于 2006-7-6 22:35:00 |显示全部楼层
《山乡巨变》估计胡教授读起来会有点儿语言障碍,里面的方言词太多了!不过,如果将我的《 〈山乡巨变〉中益阳方言的词汇特点》与《 〈山乡巨变〉中益阳方言的语法特点》对照起来看,也许能找到一点儿阅读的快乐哦。:devil: 益阳方言还是蛮有味道的。:hug:

我每周都得静下来读一读书,最近刚看完余华的《兄弟》下部,感慨不少。刚看完的时候觉得下部写得有点“商业化”了,似乎失去了余华的“深刻'。后来想象,既然余华要这么写就一定有其理由,再读一遍,感觉好了些。余华的残酷描写让人读完他的小说起码一周之内心情难以平静。

人活着真的很不容易。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不同活法,不同时代有不同时代的活法。李光头、宋钢在下部都活出了时代的特色。

下面引用“余华的BLOG”中他自己对《兄弟》下部的说法:  
http://blog.sina.com.cn/u/467a3227010002kh

李光头:改革开放和文革本来就是两种痛苦,感情,金钱,能力,现实,现代人丑恶的一面完完全全都被撕破了,什么兄弟,不就是想想而已的感情吗?也许故事有点夸张,但正是上部纯厚的亲情和下部夸张的淡漠,甚至伤害才让作品显得伟大。正如封底所写的伦理颠覆,浮躁纵欲,众生万象的时代(转变)


余华:严锋说我的《兄弟》写得非常放肆,我想他可能主要是指下部,我同意他的话。回顾自己过去的写作,我的每一部小说都是“收”回来叙述的,只有这部《兄弟》是“放”出去叙述的,尤其在下部。我想是自己经历的两个时代让我这样写作,我第一次知道正面去写作会带来什么?当时代的某些特征不再是背景,而是现场的时候,叙述就会不由自主地开放了。写作上部的时候,我就努力让自己的叙述放肆,可是被叙述的时代过于压抑,让我的叙述总是喘不过气来。到了下部,进入了今天这个时代,我的叙述终于可以真正放肆。为什么?是因为我们生活在一个放肆的时代里。比起我们现实的荒诞,《兄弟》里的荒诞实在算不了什么,我只是集中起来叙述而已。我非常同意严锋的话,他说:“我们今天最大的现实就是超现实
。”


《兄弟》(下)片段阅读:这是《兄弟》下部第一章。

                                                                                        一

  逝者已去,生者犹在。李兰撒手归西,走上漫漫阴间路,在茫茫幽灵里寻觅宋凡平消失的气息,已经不知道两个儿子在人世间如何漂泊。
  宋钢的爷爷风烛残年,这个老地主卧床不起,几天才吃下几口米饭,喝下几口水,瘦得只剩下一把骨头。老地主知道自己要走了,他拉住宋钢,眼睛看着门外不肯松手。宋钢知道他的眼睛里在说些什么,于是在那些没有风雨的傍晚,宋钢就会背上他,在村子里缓慢地走过一户户人家,老地主告别似的看着一张张熟悉的脸。来到村口后,宋钢站在榆树下,爷爷趴在他的背上,旁边是宋凡平和李兰的坟墓,两个人无声地看着落日西沉晚霞消失。
  宋钢觉得背上的爷爷轻得像是一小捆柴草,每个晚上从村口回家,宋钢将爷爷从背上放下来时,爷爷都像是死去一样没有声息,可是第二天爷爷的眼睛又会跟随着晨曦逐渐睁开,生命之光仍在闪烁。日复一日,老地主仿佛死了,其实活着。宋钢的爷爷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也没有力气微笑,在命定之日来到的那个黄昏里,在村口的榆树下,在宋凡平和李兰的坟墓旁,老地主突然抬起头微笑了一下。宋钢没有看到爷爷在背上的微笑,只是听到爷爷在自己的耳边咝咝地说:
  “苦到尽头了。”
  老地主的头掉落在宋钢的肩膀上,睡着似的一动不动了。宋钢仍然背着爷爷站在那里,看着通往刘镇的小路在降临的夜色里逐渐模糊起来,转身在月光里走进了村子,宋钢觉得肩膀上爷爷的头跟随着他的脚步在晃动。回到家中,宋钢像往常一样小心地将爷爷放在了床上,给他盖好被子。这个晚上老地主两次微微地睁开了眼睛,想看一眼自己的孙子,可是他只能看到无声的黑暗,然后他的眼睛永远闭上了,没有再次跟随着晨曦睁开。
  宋钢早晨起床后,不知道爷爷已经离世而去,整整一天都不知道。老地主躺在床上无声无息,不吃不喝,这样的情景有过很多次了,宋钢没有往心里去。到了傍晚的时候,宋钢依然背起了爷爷,他觉得爷爷的身体似乎僵硬了,在走出屋门时,爷爷的头从他的肩膀上滑落了,宋钢腾出一只手将爷爷的头在他肩膀上放好了,继续在村里一户户人家的门前走过,爷爷的头也继续跟随着他的脚步晃动,爷爷的头在他肩膀上硬梆梆的,像是一块晃动的石头。宋钢走向村口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了什么,爷爷晃动的头几次滑落肩膀,宋钢伸向后面的手摸到了爷爷冰凉的面颊。宋钢站在了榆树下,他的手指举到肩后,贴在了爷爷的鼻孔上,很长时间没有感受到爷爷的气息,他感受到自己的手指凉了下来,这时候他知道爷爷真的死了。
  第二天上午,村里的人看着宋钢弯着腰,左手托着背上死去的爷爷,右胳膊夹着一卷草席,右手上还拿着一把铁锹,挨家挨户地走来,神情凄凉地说:
  “爷爷死了。”
  老地主的几个穷亲戚跟随着宋钢来到了村口,村里其他人也来到了村口,帮助宋钢将草席在地上铺展,宋钢小心地将背上的爷爷放在草席里,就像放在床上一样,几个穷亲戚将草席卷起来,系上三股草绳,这就是老地主的棺材。村里的几个男人帮忙掘好了墓穴,宋钢抱起草席里的爷爷,走到墓穴前双腿依次跪下,将爷爷放入墓穴里,然后站起来擦了擦潮湿的眼睛,开始往墓穴里填土。看着孤苦伶仃的宋钢,村里的几个女人忍不住掉下了眼泪。
  老地主埋葬在宋凡平和李兰的身旁,宋钢为爷爷披麻戴孝十四天,过了头七和二七之后,宋钢开始整理起自己的行装,他把破屋子和几件破家具分送给了几个穷亲戚。刚好村里有人进城,宋钢委托他给李光头捎个口信,让他告诉李光头:宋钢要回来了。
  这一天凌晨四点宋钢就醒来了,他推开屋门看到了满天星光,想到马上就要和李光头见面,他迫不及待地关上屋门,脚步“嚓嚓”地走向了村口。他在村口的月光里站了一会儿,回头看了看他生活了十年的村庄,又低头看了看宋凡平李兰的旧坟和老地主的新坟,然后走上了月光下冷清的小路,走向了沉睡中的刘镇。宋钢告别了相依为命十年的爷爷,走向了相依为命的李光头。
  宋钢手里提着一个旅行袋,黎明时从南门走进了我们刘镇,风尘仆仆地回到了从前的家。就是这个旅行袋,李兰曾经提着它去上海治病,当她提着它从上海回来时得到了宋凡平的死讯,她跪在车站前的地上,将染上宋凡平鲜血的泥土捧进了这个旅行袋,当宋钢去乡下和爷爷一起生活时,李兰将宋钢的衣服和那袋大白兔奶糖放进了这个旅行袋。现在宋钢又提着它回来了,旅行袋里放着几件破旧衣服,这是宋钢全部的财产。
  昔日的少年,如今已是英俊青年的宋钢回来了。宋钢回来的时候,李光头没有在家。李光头知道宋钢要回来了,他也是凌晨四点就醒来,幸福地等待着宋钢的回来。天刚亮李光头就上了街,要去锁匠那里给宋钢配一把钥匙。李光头没有想到宋钢星光满天时就上路了,天亮时已经站在了家门口。宋钢提着旅行袋在门外站了有两个多小时,那时候李光头站在大街上等待着锁匠铺开门。这时的宋钢已经和他父亲一样高的个子,只是没有宋凡平魁梧,宋钢清瘦白晰,他的衣服太短了都挂在腰的上面,他的两个袖管和两条裤管都接出来了一截,都是不同颜色的布料接上去的。宋钢安静地站在从前的家门口,安静地等待着李光头的回家,他的两只手轮换地提着那个旅行袋,他没有把旅行袋放到地上,他不想弄脏这个旅行袋。
  李光头回家时远远就看见了宋钢,看见这个高个子兄弟提着旅行袋站在门口发呆,李光头飞奔过去,又悄悄地跑到宋钢身后,抬起脚使劲蹬在了宋钢的屁股上,宋钢一个踉跄后听到了李光头的哈哈大笑。接下去兄弟俩在家门口追逐打闹了足足半个小时,弄得家门口尘土飞扬。李光头一会儿踢过去左脚,一会儿扫过去右腿,一会儿是螳螂脚,一会儿是扫荡腿,宋钢抱着旅行袋蹦蹦跳跳左躲右闪,不让李光头碰着他。李光头像矛一样进攻,宋钢像盾一样防守,兄弟俩哈哈笑个不停,笑出了眼泪,又笑出了鼻涕,最后是弯下腰来咳嗽不止。然后李光头喘着气摸出那把新配的钥匙,交到宋钢手里,对宋钢说:
  “开门。”
  李光头和宋钢像野草一样被脚步踩了又踩,被车轮辗了又辗,可是仍然生机勃勃地成长起来了。臭名昭著的李光头,中学毕业后没有一家工厂愿意要他。这时候文化大革命结束了,改革开放开始了。陶青已经是县民政局的副局长,陶青想到宋凡平惨死在车站前,想到李兰跪地给他叩头时叩出了血,陶青接纳了李光头,把他安排到民政局下面的福利厂当工人。福利厂一共十五个人,除了李光头,还有两个瘸子、三个傻子、四个瞎子、五个聋子。宋钢的户口在刘镇,他回来后分配进了刘镇五金厂当工人,也就是刘成功刘作家任职供销科长的五金厂。
  两个人是同一天拿到第一个月的工资,宋钢所在的五金厂离家近,宋钢先回到家中,他站在门口等着李光头下班回来,宋钢的右手插在裤子口袋里,捏着里面的十八元人民币,他的右手捏着第一笔工资时,都捏出汗来了。宋钢看到李光头下班回来时春风满面,右手也插在裤子口袋里,宋钢知道李光头也拿到工资了,也把工资捏出汗来了。李光头走近了,宋钢喜气洋洋地问他:
  “拿到了?”
  李光头点点头,他看到宋钢满脸的喜气,也问道:“你也拿到了?”
  宋钢也是点点头,两个人进了屋子,仿佛担心别人来偷来抢似的关上门,还拉上窗帘,两个人嘿嘿笑个不停,各自把工资拿出来放在床上,总共三十六元,两个人的钱都被手上的汗水弄潮湿了。两个人坐在床上,把三十六元钱数了一遍又一遍,李光头的眼睛闪闪发亮,宋钢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这时的宋钢已经近视了,他双手举起钱看着,快把钱贴到鼻子上了。李光头提议两个人的钱放在一起,由宋钢统一掌管。宋钢觉得自己是哥哥,应该由他来掌管。宋钢把床上的钱一张一张捡起来,叠整齐了让李光头最后数一遍过过瘾,自己也最后数了一遍过过瘾,然后幸福地说: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钱。”
  宋钢说着在床上站了起来,脑袋碰上了屋顶。宋钢低着头解开了他那条接了两截的长裤,露出里面也是几块旧布料缝制的内裤,内裤的里侧有一个小口袋,宋钢小心翼翼地将两个人的工资放进了这个小口袋。李光头说宋钢内裤上的小口袋缝制的很精致,问他是谁缝的?宋钢说是他自己缝制的,说这条内裤也是自己剪裁自己缝制的。李光头哇地一声叫了起来,他说:
  “你是男的,还是女的?”
  宋钢嘿嘿笑着说:“我还会织毛衣呢。”
  两个人拿到第一个月的工资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走进人民饭店,每人吃了一碗热气蒸腾的阳春面。李光头说要吃三鲜面,宋钢没有同意,宋钢说等以后生活更好了再吃三鲜面,李光头觉得宋钢说得有道理,心想这次是吃自己的,不是吃打听林红屁股那些人的,李光头就点头同意吃阳春面。宋钢走到了开票的柜台前,解开了裤子,一边看着柜台里开票的女人,一边在自己的内裤里摸索着,让站在身旁的李光头嘿嘿直笑,柜台里那个四十多岁的女人面无表情地等着宋钢摸出钱来,好像这样的事她见得多了。宋钢从内裤里准确地摸出了一张一元钱,递给柜台里的女人,提着长裤等她找钱回来。两碗阳春面一角八分,找回来八角二分后,宋钢将钱由大到小叠好了,还有两分的硬币,又摸索着放回内裤的口袋,然后才系上外面的长裤,跟着李光头走到了一张空桌前坐下来。
  两个人吃完了阳春面,抹着额头上的汗水一起走出了人民饭店,一起走进了进了红旗布店,他们挑选了深蓝色卡其布。这次柜台里站着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姑娘,宋钢又是当场解开了长裤,手伸到内裤里摸索起来。那个姑娘看着宋钢的这个动作,看着李光头在一旁坏笑,脸一下子就红了,她扭过头去,有一句没一句地找她的同事说话。这次宋钢摸索了很长时间,一边摸着一边还在嘴里数着,当他把钱摸出来时,刚好是布料的价钱,一分不少,一分不多。当那个姑娘面红耳赤地接过去时,李光头惊奇地问宋钢:
  “你什么时候学会这瞎子本领?”
  宋钢眯缝着眼睛,看着那个满脸羞色的姑娘,他的近视眼没有看清楚姑娘脸红了,他笑着系上长裤,笑着对李光头说:
  “把钱从小到大叠整齐了,就知道第几张是什么钱了。”
  然后两个人抱着深蓝色的卡其布,一起走进了张裁缝的铺子,每人订做了一套中山装。宋钢第三次解开长裤,第三次伸手在裤裆里摸索起来。张裁缝把皮尺挂在脖子上,看着宋钢的手在自己的裤裆里摸索,笑着说:
  “很会找地方藏钱……”
  宋钢把钱摸出来递给了张裁缝,张裁缝还举到鼻子前,闻了闻说:“还有屌气味呢……”
  近视眼睛的宋钢觉得张裁缝闻了闻他的钱,他走出裁缝铺子后眯缝着眼睛问李光头:
  “他是不是闻我们的钱了?”
  李光头知道宋钢的眼睛近视已经很严重了,他说要去眼镜店给宋钢配一付近视眼镜,宋钢连连摇头,说等以后生活更好了再配近视眼镜。刚才不吃三鲜面,李光头点头同意,这次不配眼镜,李光头不答应了。李光头站在大街上对着宋钢吼叫起来:
  “等以后生活更好了,你的眼睛也瞎啦!”
  李光头的突然发火把宋钢吓了一跳,他眯缝着眼睛看到街上很多人都站住脚来看他们了,宋钢让李光头说话轻点声。李光头压低声音,狠狠地告诉宋钢,若他今天不去配眼镜,他们就分家。然后李光头大声对宋钢说:
  “走,我们配眼镜去。”
  李光头说着大摇大摆地走向了眼镜店,宋钢犹豫不决地跟了上去。两个人不再像刚才那样并肩而行,而是一前一后走向我们刘镇的眼镜店,两个人的神态像是刚刚打过一架,李光头像是胜利者得意洋洋地走在前面,宋钢像是被打败了,十分窝囊地跟在后面。
  一个月以后,李光头和宋钢穿上了他们深蓝色的卡其布中山装,宋钢还戴上了一付黑边近视眼镜,李光头在眼镜店里买下了最贵的一付镜架,让宋钢眼圈都红了,一方面是心疼花了很多钱,另一方面又深受感动,觉得自己的这个兄弟真是好。宋钢刚刚戴上那付黑边近视眼镜,刚刚走出眼镜店时,不由哇地一声叫了起来,他惊喜万分地对李光头说:
  “好清楚啊!”
  宋钢告诉李光头,戴上近视眼镜以后,整个世界像是刚刚洗过一遍似的清楚。李光头哈哈地笑,他说宋钢现在有四只眼睛了,看到漂亮姑娘赶紧拉一下他的衣服。宋钢点着头嘿嘿地笑着,一本正经地为李光头看起了街上的姑娘。兄弟俩穿着崭新的卡其布中山装,用深蓝的颜色走在我们刘镇的大街上,让几个坐在街边下象棋的老人看见了惊奇不已,他们说昨天这两个人还穿得跟叫花子似的,今天穿得像是两个县里的领导了。他们感慨地说:
  “真是佛靠金装,人靠衣装啊。”
  宋钢身材挺拔,面容英俊,像个学者那样戴着黑边眼镜;李光头身材粗短,虽然穿着中山装,可是满脸的土匪模样。这两个人总是形影不离地走在我们刘镇的大街上,刘镇的老人伸手指着他们说:一个文官,一个武官。刘镇的姑娘就不会这么客气了,她们私下里议论这两个人:一个像唐三藏,一个像猪八戒
喜欢过自己的日子!走在路上......不在男人的路上,在自己的路上。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

金钱
106
威望
0
魅力
10 点
在线时间
3 小时
最后登录
2006-10-3
积分
106
注册时间
2006-7-28
帖子
5
发表于 2006-7-29 02:12:44 |显示全部楼层
一字不漏地读完了徐老师的《仿佛就在昨天(一):就这样上了贼船》

徐老师是我尊敬的老师。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员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金钱
9343
威望
1187
魅力
2934 点
在线时间
1536 小时
最后登录
2021-4-18
积分
9343
注册时间
2003-7-30
帖子
7864

终身贡献 特殊贡献 劳动模范 热心助人 才华横溢 宣传大使

发表于 2006-8-4 22:58:43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rqyy123 还记得徐老师。在广东,像你这种重一点点感情的学生基本属于“稀有”呢,呵呵。

近日可好?还在做音乐吗?有什么新作问世吗?可以挂到我论坛来让朋友们分享阿。

你的网站还在做吗?

有空我们好好聊聊 。
喜欢过自己的日子!走在路上......不在男人的路上,在自己的路上。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金钱
242
威望
0
魅力
10 点
在线时间
8 小时
最后登录
2007-7-8
积分
242
注册时间
2006-12-15
帖子
46
发表于 2007-2-11 20:19:48 |显示全部楼层

我同意孙兰荃的说法。

写得情真意切。
忘记一个人的滋味就像欣赏一种残酷的美,再用很小很小的声音告诉自己要坚强面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员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金钱
9343
威望
1187
魅力
2934 点
在线时间
1536 小时
最后登录
2021-4-18
积分
9343
注册时间
2003-7-30
帖子
7864

终身贡献 特殊贡献 劳动模范 热心助人 才华横溢 宣传大使

发表于 2007-7-28 21:23:51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6 小加加 的帖子

呵呵,谢谢小加加同意大教授的看法哦。
喜欢过自己的日子!走在路上......不在男人的路上,在自己的路上。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员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金钱
9343
威望
1187
魅力
2934 点
在线时间
1536 小时
最后登录
2021-4-18
积分
9343
注册时间
2003-7-30
帖子
7864

终身贡献 特殊贡献 劳动模范 热心助人 才华横溢 宣传大使

发表于 2007-7-28 21:27:23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6 Artvine 的帖子

我怎么早没想到呢,下次 Artvine 斑竹再打烦人的电话来没完没了的,我就准备拿益阳话来对付。

还有比不能“通话”更痛苦的事情么?c00|
喜欢过自己的日子!走在路上......不在男人的路上,在自己的路上。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员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金钱
9343
威望
1187
魅力
2934 点
在线时间
1536 小时
最后登录
2021-4-18
积分
9343
注册时间
2003-7-30
帖子
7864

终身贡献 特殊贡献 劳动模范 热心助人 才华横溢 宣传大使

发表于 2007-7-28 21:30:06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魏袖鼎 于 2006-6-30 21:23 发表
我可以送你一本《暴风骤雨》。这是我比较喜欢的小说。.


怎么一直没见 魏袖鼎 斑竹送给我呢?:-P
喜欢过自己的日子!走在路上......不在男人的路上,在自己的路上。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

金钱
104
威望
0
魅力
10 点
在线时间
2 小时
最后登录
2007-11-18
积分
104
注册时间
2007-11-7
帖子
4
发表于 2007-11-9 21:33:53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有点受益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湘里妹子学术网 ( 粤ICP备13074557号 )

GMT++8, 2021-6-23 12:50 , Processed in 0.043294 second(s), 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