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里妹子学术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371|回复: 0

2012阅读:有关知识分子 [复制链接]

版主

卧春

Rank: 7Rank: 7Rank: 7

金钱
4211
威望
141
魅力
845 点
在线时间
338 小时
最后登录
2019-8-21
积分
4211
注册时间
2003-9-1
帖子
3260

才华横溢

发表于 2013-1-16 16:09:23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 周泽雄 来源:http://www.eduww.com/thinker/por ... ;aid=321662013-1-12 20:19' S# P* {/ o( ~8 j$ J

' R' T/ r! B( w- c. I% X) k4 t国内知识分子的形象,就像今年的股市,出现了单边下挫。在互联网上,几年前还占尽风光的“公共知识分子”群体,转瞬间成了任由网民嘲讽调侃的对象。这个现象值得观察和深思,尽管,往好里说,知识分子公共形象的发展,历来就与质疑相伴。质疑有可能对单个知识人构成重创(假如他确有经不起质疑之处的话),但对知识分子整体形象有益。实际上,志在批评一切的现代知识分子,其公共形象须臾离不开针对自身的质疑,并且,越是优秀的知识分子,往往越是擅长批判自己从属的这个群体。知识分子不是一个适宜在掌声和讴歌中精心培育的优宠阶层,理性的风暴才是它天然的家园。我在今年阅读中偶或涉及的几本论著,也表明了这一点。. p( \5 e0 T5 C  R, a. t" Z3 ]

6 n( [1 q" r& P  o- [, S( U1 M美国知名学者马克•里拉的《当知识分子遇到政治》一书,意在对波兰诗人切斯瓦夫•米沃什出版于1953年的虚构作品《被禁锢的头脑》作出深切回应。《被禁锢的头脑》“选择细述一些平常的案例而不是极端的事件”,米沃什“截取的是四位颇为成功的作家肖像,细致入微地刻画他们在战前波兰的智识与政治历程”,尤其侧重于描摹“他们对苏联强加的共产主义制度的调适”。作为回应,马克•里拉则聚焦于莱茵河两岸那些其思想至今仍有影响力的哲学家,如海德格尔、施米特等。作者坦承,他曾长期迷恋这些哲人,正是这份迷恋,使马克•里拉产生一种惶急的责任感,并使这部深入检讨知识分子负面影响的著作,同时含有过滤自身思想毒素的冷峻意味。《当知识分子遇到政治》的真正用意,在于重提并放大卡尔•雅斯贝尔斯当年的诚挚呼告:“我多么想恳求他们将其高深的思想奉献给更善好的权力。”3 |1 \  G& s! _" f1 m& j, K

0 Q" r2 w3 r% I: b# M! B以塞亚•伯林《自由及其背叛:人类自由的六个敌人》,更像是《当知识分子遇到政治》的精神先驱,该书考察了法国大革命前后的六位著名思想家,分别是爱尔维修、卢梭、费希特、黑格尔、圣西门和迈斯特。这六位思想家的共同特征是,他们不仅都探讨过人类自由问题,而且除迈斯特之外,还都赞赏过人类自由,其中有些人甚至“激情洋溢地为人类自由申辩”,并且“自认为是他们所谓真正自由的最忠诚的捍卫者”,但到头来——伯林以其惯有的激越式理性,极具感染力地证实——他们才是人类自由的最大敌人。结合美国科幻片《蝙蝠侠》中的著名台词“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我们对那些在思维上具有天纵之才的大哲巨子,显然也得怀有戒心。欲知详情,有请读者自行开卷。: e+ F+ `& ?0 T8 V% L, \
8 S' b. [& Q; V
政治哲学家约翰•罗尔斯的巨著《政治自由主义》,当然不是一本关于知识分子的论著,但其中围绕公共理性的深入探讨,却有益于我辈认清现代知识分子的责任及行为操守。罗尔斯曾将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大法官,比喻成公共理性的最佳代表,恰巧,中国最高法院的80后学者何帆先生的最新译著《法官能为民主做什么》,给我们提供了一个观摩法官如何实践公共理性的绝佳机缘。该书作者斯蒂芬•布雷耶,正是美国现任大法官之一。布雷耶写道:“法官不能只是简单宣布一个法律结论。在判决书中,他们必须向所有人展示自己的推理过程。法官有义务以公众最易接受的形式与格式,为判决结论提供能够在法律上自圆其说的推理,只有这样,才能防止法官回避说理责任。其实,一份优秀的判决意见,应当逻辑明晰、入情入理,显示裁判者有据可依,说理充分。这其中,说理的作用至关重要。”当然,由于法系不同,中国的法官无需这么做,布雷耶的说法显然更值得每一位有志对公共事务进行发言的知识人认真倾听:不要回避说理责任。
6 _# h  q$ I, B! o% G
8 d1 F1 V4 p" m% ~近日,我把《西塞罗全集•修辞学卷》置诸床头,不时读上几页。将青铜般壮美的古罗马人西塞罗与现代知识分子挂钩,似乎有点不伦不类,然而,他那些挥洒着书斋妙思的文学劳作,又的确引人遐想。西塞罗嘲笑过一些希腊作家的伎俩,“他们担心自己在他人眼中显得所知甚少,于是就去寻找那些与这门技艺无关的概念而使这门技艺显得比较难懂”,让人会心一笑之余,又觉得时间正在被穿越。在《论公共演讲的理论》的标题下,西塞罗做了极为精细的归类分析,不厌其详,不惮其烦,不改其志,让人意识到,知识作为一门“技艺”,曾经有过何等煊赫的往昔。在这份辉光面前,我简直无法想象,有些现代知识人竟然会有闲心来展示自己的优越或傲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湘里妹子学术网 ( 粤ICP备2022147245号 )

GMT++8, 2022-12-9 07:21 , Processed in 0.017911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