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里妹子学术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833|回复: 0

粤语动词持续体貌词尾分类 [复制链接]

管理员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金钱
9343
威望
1196
魅力
2934 点
在线时间
1538 小时
最后登录
2022-4-25
积分
9343
注册时间
2003-7-30
帖子
7865

终身贡献 特殊贡献 劳动模范 热心助人 才华横溢 宣传大使

发表于 2004-10-17 18:44:05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侍建国   (香港教育学院 jshi@ied.edu.hk)       
来源:http://www.colips.org/conference/icicsie2002/papers/ShiJianguo.doc
                                                    

零、       

提 要
本文从两个方面对粤语的“紧、开、落、住1/住2”四个词尾所表示的体貌范畴重新分类。这两方面为:一、把词尾本身的体貌范畴与句法结构的表义特征区别开来;二、把词尾表达的时间范畴与动作实际的开始时间区别开来。以体貌所表达的动作过程有无开始来看,“住1/住2”和“紧”为一类,它们不理会动作过程的开始;“开”和“落”为另一类,它们的动作过程有开始。以动作开始的相对时间先后,“开”的动作开始点距离说话时刻较远,“落”的开始点距离说话时刻较近。但是,两者体貌上的主要差别不在于此。“开”所表示的动作持续,不必与其它动作相配合,独自随时间而延续;而“落”所附的动词必须参照其它动词,表义上与另一动作相关。

壹、        什么是体貌

        动词体貌(aspect)属于语法范畴。 不同语言有不同的概念,什么样的语法概念必须表示,什么样的语法概念毋需表示,各个语言并不一致。雅可布逊举例说,“俄语里‘Ja napisal prijatelju’ (我给朋友写信),宾语的有定性毋需表示(英语则用the或a),而‘写信’的完成则必须由动词的体态表示,‘朋友’的性别必须由名词阳性表示。因为在俄语里,这些概念属于必须表达的语法范畴,不能省略。而对英语的‘I wrote a letter’,如果要问信是否写完,给男朋友还是给女朋友写信,紧跟着的回答是‘不关你的事。’”(Jakobson 1990年,页326-328)
各语言所表示的语法概念不同,甲语言的语法范畴不能用来对应乙语言的语法范畴。所谓动词的体貌,在印欧语言里,表示对事件或动作过程的量化。 一个动作过程,通常分开始、持续、终止三种状态,但是各语言所表示的体貌范畴却不尽相同。例如,粤语仅在动作持续方面就有所谓始续、保持、进行三种体貌(李新魁等1995),而普通话一共才有完成态、持续态、经验态(吕叔湘1984年),似乎没有一个表示动作开始的。
再说体貌所采用的形式。印欧语的体貌表现为动词的词形变化,汉语缺乏丰富的形态变化,靠虚词表示体貌的概念。例如,在粤语“睇落幾好”(看起来不错)这样的结构里,“落”是动词词尾,跟在动词后面,没有词汇意义,只有语法意义。而在“落街”、“落车”结构里,“落”是实词,其词汇意义表趋向。
用词汇来表示体貌的意思,算不算体貌手段?例如,普通话的趋向动词“起来、上去”,在动词后可以表示动作的开始,如“笑起来”。吕叔湘没有把这类表达式列为动词的体貌,只说它们“有时候也表示类似于‘态’的意思。”笔者认为它们的词汇意义比较实,“起来”具有开始义,是它自身词义的引申,不是跟在动词后面才有的,所以“起来”不是表体貌的词尾。同理,粤语的“起上嚟”、“起嚟”、“起身”、“起”等趋向动词虽然也表示动作开始,但它们也不是表体貌的词尾,如“痛起嚟真系攞命。”(痛起来真是要命。)粤语的“落去”是趋向动词,跟在其它动词后面,虽可表示动作过程的继续,但它不是词尾,与普通话的“下去”一样,具有词汇意义。本文只讨论表体貌的动词词尾,不讨论表体貌意义的其它词汇或语法手段,这样有助厘清语言事实。
       
贰、粤语动词的始续范畴:“开”、“落”

2.1.始成态词尾“落”
粤语动词词尾有所谓始续、保持、进行三种体貌,都跟动作持续有关,它们是始续态的“开”、保持态的“住”、 进行态的“紧” (李新魁等1995年,页419-423)。笔者提出粤语里还有一个“始成态”的动词词尾“落”,它的表义特征是前一动作的实现,引发后一状况(侍建国2001年)。如:       
(1)        摸落幾舒服。                        〔普〕摸上去很舒服/摸起来很舒服。
        (2)        听落唔错。                                〔普〕听起来不错。
        (3)        嗒落有味。                                〔普〕咂起来挺有味。
        (4)        啲嘢做落就知喇。                〔普〕这些事做起来就知道啦。
        (5)        谂落又係。                                〔普〕想起来倒也是。
始成态词尾“落”的语法概念是表动作始发,由这一动作的始发而引起后一动作或状态。前一动作的开始点在说话前不久或说话时刻。看例(6)。
(6) 等我煮落饭先同你讲。        〔普〕让我做起饭来,然后才跟你说话。
此句煮饭动作过程的开始在说话时刻前不久,“煮落饭”不是煮完饭,而是开始了煮饭过程,如淘了米,放入锅,点上火,但菜啊什么的还都没做。
李新魁等(1995年)分析的粤语“开始体貌”, 未列词尾“落”,倒是在“始续体貌”里分析的词尾“开”与动作开始有关。例如:
(7) 食开饭就唔好睇电视喇。        〔普〕吃饭了就不要看电视了。
(8)        佢做开房产代理,唔想转行。 〔普〕他做起房产代理就不想改行了。
例(7)的意思是从吃饭动作开始,就不能看电视了。比较例(7)和例(6),例(7)的“食开饭”意思是从说话前的吃饭动作开始直至目前的持续;而例(6)的“煮落饭”表示煮饭过程的开始与后一动词短语“同你讲”的触发关系。比较“V开”与“V落”,两者的共同点是它们的过程都涉及动作的开始,差别在于“V开”侧重动作开始以后的持续,“V落”侧重一动作过程的开始与另一动作(或状态)的触发关系。本文把“落”称“始成态”词尾,以区别于“始续体貌”的“开”。
郑定欧(2001年)认为“落”既是表动作完成的“体标记”,又是表动作量的“貌标记”。  他把“落”的体、貌的不同功能,界定为词义引申的近和远:“落”作趋向补语时为第一层引申,作“体标记”时为第二层引申,作“貌标记”时为第三层引申。 第二、第三层引申分别见例(9)、例(10)。
        (9)        张三早几年起落间屋。         〔普〕张三早几年盖了一间屋。
        (10)        查落证据。                        〔普〕查无证据。
郑文说例(9)的“落”具有词汇的制约,笔者揣测,这个“落”大概跟趋向动词相去不远,整个“起落间屋”是个述宾结构,“起落”是动补结构,“落”的词义是始, 是成。 例(10)的“落”则纯粹是个体貌标记。

2.2.“开~落”:有无参照他动作
如果接受动词词尾“落”表始成态,粤语动词词尾跟动作持续有关的就有四个:始续态的“开”、始成态的“落”、保持态的“住”、进行态的“紧”。先看“开”和“落”。“V开”表示动作在说话前早已开始,已有较长时间的持续,且这个动作目前或正持续。它不在乎跟其它动作有什么关系。所以,带“开”词尾的动词可以出现于一个独立的动词短语,不需要别的动词做参照。例如:
(11) 佢揸开宝马格。                        〔普〕他一直是开宝马车的。
(12)         我不溜喺度做开格。                〔普〕我一向在这儿工作的呀。
例(11)的意思是从会开车到现在,他一直是开宝马车的。例(1)至(6)的“V落”强调一个动作的开始触发另一动作(或状态),所以,“V落”后面一定跟另一个动词短语。
“V开”的表义特征是无他动作参照,“V落”的表义特征是有他动作参照。有无他动作(状态)参照,在粤语的体貌范畴上有重要意义。其它南方方言也有类似现象。例如福州话的完成态有两个不同的词缀,有参照动作的完成,动词后接词缀“嚟”;无参照动作的完成,动词后接词缀“咯”(陈泽平1996年)。例如:
(13)        a. 伊药食郑咯。                        〔普〕他吃错了药。
        b. *伊食郑咯药
(14)        a. 我买嚟两瓶酒陶送丈人。        〔普〕我买了两瓶酒送给丈人。
        b. *我买嚟两瓶酒
(13a)的“咯”用于无其它动作参照的完成,它甚至排斥后接宾语或补语,如(13b)。(14a)的“嚟”用于有其它动作参照的完成,如果没有其它动作为参照,不能独立成句,如(14b)。
语法范畴,就是用于表达各语言成分之间的关系。换言之,相关的语言成分之间的关系,是通过相关的语法形式表现的。既然粤语里“V落”和“V开”所表示的语法范畴相关(一种与过程的开始有关的动作或状态的持续),又有不同(是否参照他动作),本文把这两个既相关又有差异的表动作持续的词尾归为一组:“开/落”组。这一组与保持态的“住”和进行态的“紧”的差别在于:“开/落”表示的持续都与过程开始有关,并且它们动作开始的时间点在说话时刻之前。
“开/落”组内部的差异是“开”所附的动词不须参照其它动词,所以“开”所表示的动作持续,不必与其它动作相配合,独自随时间而延续,时空上呈一维线性。而“落”所附的动词必须参照其它动词,表义上始终与另一动作相匹配,所以“落”的时空特征是二维平面。在这个意义上,郑文提出粤语在体貌范畴中所表现出来的“线”(动作的时间性铺展)和“面”(动作的立体存在)的概念(郑定欧2001),跟本文分析“开/落”组所得出的一维线性和二维平面概念相近。

叁、粤语动词的存续范畴:“住”

3.1.        “住1”和“住2”
一般认为,粤语有两个“住”:动词词尾的“住”和体貌助词的“住”(李新魁等1995年,张洪年1972年)。为了分析方便,本文暂把充当所谓词尾的标作“住1”,把充当所谓助词的标作“住2”。
(15) 落住1雨,唔好走喇。         〔普〕下雨了,别走了。
(16) 你食住1饭先。                        〔普〕你先吃吧。
(17) 咪行住2先。                        〔普〕先别走。
(18) 咪斟茶俾佢住2先。                〔普〕先别倒茶给他。
(19) 讲唔讲得俾佢听住2 ?        〔普〕现在能不能说给他听?
“住1”紧跟在动词后,表示动作或状态的保持或存续,是词尾;“住2”也表示动作或状态的存续,有“暂且”义,但它出现在动词短语后面,不是紧跟在动词后,不能算词尾,只能算助词(李新魁等 1995年,张洪年1972年),或者后置副词(袁家骅等 2001年)。此外,“住2”只在否定句或反复问句中出现,如例(17)至(19)。

3.2.        “住2”的归属:体貌词尾还是表体貌的助词
先讨论词尾和助词的不同。
普通话里没有体貌词尾,但有体貌助词“了、着、过”。其中“了”可以在动词后,也可以在动补短语后,如“拔干净了草再上肥。”“着”和“过”只能出现在动词后,不能出现在动词短语后。所以,普通话三个体貌助词与动词的黏着性并不一致,“着”和“过”比较强,“了”比较弱。或强或弱,因为它们是由半独立的词来表示动词的体貌(吕叔湘 1984年)。
粤语有为数不少的体貌词尾,它们与动词的黏着性怎样?请看表一。

表一:粤语体貌词尾与动词的黏着性

体貌词尾                        出现在动词后                                出现在动词短语后
                        (如果动词带宾语或补语)        (如果动词带宾语或补语)
落                                        +                                                        -
开                                        +                                                        -
住1                                        +                                                        -
紧                                        +                                                        -
咗                                        +                                                        +
过                                        +                                                        +


从上表看出,粤语的体貌词尾与动词的黏着性都很强,六个体貌词尾一般情况下都紧跟在动词后面。其中四个“落”、“开”、“ 住1”、“紧”只能出现在动词后,不能出现在动词短语后面。但也有两个词尾,完成体貌的“咗”和经历体貌的“过”,它们与动词的黏着性弱一点,可以出现在动补短语后面。 例如:
        (20) 家姐打烂咗两只杯。                〔普〕姐姐打碎了两只杯子。
        (21) 整污糟咗我条裙。                〔普〕弄脏了我一条裙子。
        (22)        做完咗啲嘢喇!                        〔普〕这些事做完了。
        (23) 佢身娇肉贵,都未曾饿坏过。〔普〕他娇生惯养,还没饿坏过肚子。
以上例句中“咗”的位置,是它唯一可出现的地方。如果出现在动词和补语之间,就不合语法。看来,这两个词尾在动词后还是在动补短语后,不是随意的。可以从两方面说明这现象:一、因为动补短语结构比较紧密,所以容不得词尾插入;二、这两个词尾较特殊,碰到动补短语,必须在短语的后面,不能紧跟动词后面。如果目前还无法论证为什么动补短语结构比较紧密,本文只能接受第二方面说明,即词尾“咗”和“过”可以出现在动补短语后面。
汉语的词缺乏形态变化,词尾的黏着性不强,以出现位置在动词后还是动词短语后,不能用来判断它们是词尾还是助词的唯一标准。“住2”在动词短语后出现,并不是粤语词尾独一无二的现象,词尾“咗”和“过”也可以出现在动补短语后。不同的是“住2”只能出现在这个位置,以此将“住2”排除出词尾之列,算作唯一的表体貌的助词, 理由不充分。
        再分析“住2”与动词短语的关系。例(18)和(19)的结构关系分别为(24)、(25)。(24)的“咪斟茶俾佢”是一个带否定的连动结构,(25)的“讲唔讲得俾佢听”是一个带反复问的连动结构。(24)的否定词“咪”与“斟茶俾佢”有直接的结构关系,否定词“咪”与“住2”没有直接关系。(25)的前一动词“讲”的肯定/否定式(再加上可能式“得”)“讲唔讲得”与“斟茶俾佢”发生直接的结构关系,而反复问式与“住2”不发生直接关系。这两句的“住2”与否定式的动词短语或反复问式的动词短语发生直接结构关系,它是出现在这两种动词短语后的“语尾”。
(24)         咪                斟茶俾佢        住2
                       


(25)         讲唔讲得        俾佢听                住2


        看来,“住1”和“住2”的主要不同在于它们出现的位置,前者在动词后,后者在动词短语后。另一个不同在于“住2”只与动词的否定式和反复问式同现, 而“住1”既可以出现在肯定式动词后,也可以出现在动词的否定式,如(26)。但如果否定式的动词不带宾语或补语,就分不清“住1”还是“住2”,如(27)。
(26) 咪嘈住1我。                        〔普〕别来吵我。
(27) 咪去住1/2 。                        〔普〕先别去。
在(27)这样的句型里,“住”可以是“住1”,也可以是“住2”,结构上无法区分。语音上则可,“住2”又音[tsi22], 而“住1”没有又音。所以,如果(27)的“住”读又音,判断为“住2”;如果读本音,则无法判断为哪个“住”。
总之,“住1”、“住2”形式相同,表义相同,只是出现位置不同,应该都属于表示同一范畴的体貌词尾。只要对否定句和反复问句中动词短语后的“住2”略加说明,就能省却“住”分属词尾和助词的麻烦。

3.3.“住1”和“住2”:所处结构不同,无体貌差别
两个“住”都表示动作的存续态,但由于所处的结构不一样,两者表义上看起来好像有差别。“住1”所附动词的动作存续不在乎过程的开始,或者它是否有开始;而“住2”所附的动词短语要求动作过程必须在说话时刻开始,“住2”。比较例(28)、(29)。
        (28) 你食住1饭先。                        〔普〕你先吃吧。
        (29) 你咪斟茶俾佢住2 。                〔普〕你先别倒茶给他。
(28)句的吃饭动作要开始但还未开始。此句的“食住1”表示一旦吃起来,就保持下去,不要停顿。这说明即使动作过程还没开始,也可以用存续态词尾“住1”表示将开始后的动作持续下去。所以,“住1”表示动作状态不在乎过程是否开始,只注重状态的保持。
(29)句的动作“斟茶俾佢”可能已经开始了,也可能未开始。不管开始还是未开始,此句“住2”所附短语“咪斟茶俾佢”的状态,必须从说此话时刻开始。
以上两句表义的区别其实来自“住2”所处的否定结构。“住2”出现在否定式中,含祁使语气,所以要求状态从说话时刻开始。如果“住1”出现在否定式中,也具有同样的表义效果。比较(26)句的“咪嘈住1我”,“住1”要求“咪嘈我”的状态从说话时刻开始,并持续下去。
“住1/住2”所附动词的动作实际开始时间或者在说话时刻(如(17)至(19),(26)),或者在说话前(如(15)),或者在说话后(如(28))。但是,在体貌上,“住1/住2”表示的动作(或状态)的存续并不在乎动作过程是否已开始或何时开始,它们是一种无动作过程开始的体貌词尾。“住2”所表示的动作从说话时刻开始,不是“住2”自身体貌特征,而是来自它所处的特殊句式。

肆、粤语动词的进行范畴:“紧”

        粤语词尾“紧”表示动作的目前进行状态,它与“住1”的不同在于:“紧”表示动作的进行;“住1”表示状态的存续,它不能单独表示动作进行。比较下列句子。
        (30) 佢食紧饭。                                〔普〕他正在吃饭。
        (31)        *佢食住1饭。                               
        (32) 佢著住1件黄色嘅衫。                〔普〕他穿着一件黄色的衣服。
(30)的“紧”表示吃饭动作正在进行。(31)不合语法,因为“住1”不能表示动作进行。但后面加副词“先”,“差不多任何的动词都能带‘住’,表示‘先暂时这样做’的意思”(张洪年1972年,页151),如(16)的“你食住1饭先。” 所以,词尾“住1”,没有副词“先”配合,只能出现在状态动词(state verbs)后,如(15)、(32);不能出现在动作动词(action verbs)后,如(31)。

伍、粤语持续范畴的动作开始

        在分析语言体貌范畴时,应注意两个方面:一是区别词尾表达的时间范畴与动作实际的开始时间,两者并不一致;二是在表达手段上,要区别词尾本身的体貌范畴与句法结构的表义特征。根据以上分析,对粤语表持续范畴的四个词尾“紧、开、落、住1/住2”进行分类:以动作过程有无开始划分,“住1/住2”和“紧”为无开始的类,“开”和“落”为有开始的类;再看动作开始的相对时间,“开”在前,“落”在后。比较(32)与下列各句。
        (33) 佢著紧件黄色嘅衫。                〔普〕他正在穿一件黄色的衣服。
        (34) 佢著开件黄色嘅衫。                〔普〕他一直穿一件黄色的衣服。
        (35) 呢件衫著落幾舒服。                〔普〕这件衣服穿起来很舒服。
(32)表示目前他正穿着一件黄色的衣服,不在乎这状态何时开始。(33)的“紧”表示说话时刻穿衣动作正在进行,也完全不理会动作何时开始。(34)的“开”表示一段时间以来他一直穿一件黄色的衣服,穿黄色衣服状态从说话之前较早的时候就开始了,目前可能持续。(35)的“落”表示一穿上这件衣服,身体就觉得舒服,穿的动作开始可能在说话前不久,也可能在说话时刻。从动作过程开始的相对先后看,“开”在前,“落”在后,但据本文2.2节分析,两者体貌上的主要差别在于有无他动作的参照。


主要参考文献

Jakobson, Roman (1990):On Language, edited by Linda R. Waugh and Monique
Monville-Burston, second printing, 1995, Massachusetts: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陈泽平 (1996):〈福州方言动词的体和貌〉,载《动词的体》(张双庆主编),香港中文大学中国
文化研究所吴多泰中国语文研究中心,页225-253。

张洪年 (1972):《香港粤语语法的研究》,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

李新魁、黄家教、施其生、麦耘、陈定方 (1995):《广州方言研究》,广东人民出版社。
吕叔湘主编 (1984):《现代汉语八百词》,商务印书馆。
侍建国 (2001):〈从“V落”看粤语的始成态——兼谈粤、普语言对应〉,第八届国际粤方言研
讨会论文,广州暨南大学,2001年12月21日-24日。

袁家骅等 (2001):《汉语方言概要》(第二版),语文出版社。
郑定欧 (2001):〈说“貌”——以广州话为例〉,《方言》第1期,页53-59。
喜欢过自己的日子!走在路上......不在男人的路上,在自己的路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湘里妹子学术网 ( 粤ICP备13074557号 )

GMT++8, 2022-5-27 07:55 , Processed in 0.033832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