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里妹子学术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3509|回复: 0

批斗会、77高考与我的头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1-18 10:57: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源:http://www.cfdc.org.cn/article/gaokao/bbs/dispbbs.asp?boardID=3&ID=163&page=1

1977年秋,我在一个山区工厂当工人,自己在履历表里填的是初中文化程度,其实只是在1968年读了几个月的初中,而且学的内容不过是写几篇大批判文章,然后就下乡当知青去啦。后来在工厂上了夜校,学点数学等课程。

我和一个哥儿们走过厂教育科,顺便问了恢复高考的事。那个办事员是个70级的大学生,见我来问,就说,我出一道题,你能做,我就准你报名。我说好。那天脑子特别灵,一道三元一次方程的题,我没用一分钟,只觉得眼前一亮,脱口喊了一声“出来了!”就给解开了。那时真觉得自己是个天才。管报名的老兄说,可以啊,想考什么专业?我说我哪懂有什么专业可考呢?他就说,考数学。
离高考只有四十天啦,我也只是把解一道三元一次方程题看作天才的水平。想什么啊!冲啊!

小兵张嘎说上树是绝劲儿,我有点儿信他说的,要在四十天里显示出一点绝劲儿。拼啦!每天背公式,做练习。呵呵几何题原来我根本没见过啊,硬是啃了二十道经典题,最后教几何的老师都感动了,说你行。物理也得到辅导老师的表扬。临近报志愿了,那时是真正的瞎报,根本不知道能考多少分,怎么报啊。辅导老师是我的哥儿们,他说,你是咱这个班的第一,要报清华。现在我知道啦,他是在给我鼓劲儿啊。那时却真觉得自己可能就是个天才。

考完了,感觉不好。碰到一道题,明明会做,可就是没做出来。泄气。那一题十四分。

考得不算好,但后来居然也来了录取通知,是某师范大专班。我想了想,算了,当一个老师?想想文革中我们哥儿们他母亲被批斗的样子就心寒。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教师呀,就为她喜欢穿旗袍,被反剪着批斗,而我当时就坐在第一排。老太太好样儿的,我只见她的泪滴湿了脚下的地,却没听她哼一声。

你明白我为何放弃这次机会了吧。

但这次机会给了我一笔更大的财富。那就是自学的信心。

我那时真的相信自己有传奇般的实力,就做了计划,自学高等数学,英语。英语仿佛和我有缘,跟着陈琳教授的讲座,没有人矫正发音,但居然也读得流利。而且不久,传奇的魔力又显现了,我被邀请到一个中学教英语,而且一做就是八年(我明明是不要做教师嘛,怎么回事!)这期间我自学了大学中文系的课程,然后就和哥儿们悄悄议论起考研究生的事了。考不上不丢面子?哥儿们说,傻话,啥时候你读书读不动了,就回来,咱们还是天天喝酒。

谢他的鼓励。真是临行哥儿们一碗酒啊。然后,就考上了,到一所著名的师范大学攻读硕士学位。

毕业后,做了高校教师。

那时出国也是要考试的。我去考了一下,呵呵,考过了,到国外进修了一年。

出国前把一篇文章寄了出去。我在国外时,家里来信,说那篇文章在国家级的权威期刊上发表了。它成了我申报副教授的代表作。

后来,就是现在啦。老婆有时对儿子说,别笑你爸头发少。他年轻时头发比你还厚呢。老婆点评的真不错,好象年轻时那些头发就是我的一笔本钱。参孙的力量就在头发里么!但《旧约》说他的头发是被剪掉的,而且剪了后就没有力气了。呵,我的头发却是给拼掉啦,拼掉后,就再也没长出来。又想起当年有一次理发,那次回到办公室,一位女教师说,理了发,可没有理发前的威风啦!想到这儿,真有点莫名其妙的心酸呢。

我对我的学生们说,相信你的命运是非凡的,你就会有非凡的命运。但是,呵呵,这话现在听起来,怎么象是有点陈腐的呢?学生对说,让我及格就行啊,别的我才不要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湘里妹子学术网 ( 粤ICP备2022147245号 )

GMT++8, 2024-6-18 08:01 , Processed in 0.094374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3,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