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里妹子学术网

 找回密码
 注册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梦的轻波

张爱玲《倾城之恋》电视剧专辑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9-4-6 00:14:0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3集

范柳原对欧文假称,他打算放弃寻找出生证,准备回国。以为阴谋得逞的欧文撤除了对那家医院的警戒。范柳原则利用船启航前的有限时间迅速赶到那家医院,拿到了出生证。范柳原击昏了追踪而来的欧文,顺利赶上回香港的航船。

大姨娘被请回唐家主持家务。唐老爷和大姨娘找白流苏谈话,流苏不卑不亢地应对。

唐老爷再把唐一元和胡云叫来,当着三人面说:唐家虽是生意人,但还是遵老礼的。大姨娘让白流苏搬到西房住,并立下规矩:唐一元一个月在正房不得少于十五天。

胡云对此很是气恼,跑到白流苏住处找茬,被大姨娘撞见。胡云被大姨娘训斥,又与唐一元闹,但无济于事,唐一元还是乘乘来到白流苏房中。

唐一元和白流苏睡在一起,胡云却在撒娇哭闹。白流苏说:我的孩子掉了,你新人也娶了,不说夫妻,就是陌路人,也该有个同情心。唐一元说:要有同情心,你就别管我晚上睡在哪儿。白流苏说:该睡哪儿你就得睡哪儿,哪怕那边哭塌了房,你也不能走。

闹得正僵着时,白安来唐家报丧,说崔姨太死了。白流苏回娘家吊丧。白流苏告诉白老太,唐家的做法太令人寒心。白老太则劝流苏忍耐,不要太使小性。

晚上,白流苏安慰着失去了亲娘的宝络。宝络感慨女人的命运为什么不能自己做主,并说自己就算穷死,也不愿一辈子没有尊严地活着。白流苏为宝络的长大而欣慰。

唐一元与胡云玩起了羽毛球。白流苏回到唐家,踩到羽毛球,与唐一元、胡云起了冲突。胡云又是一番吵闹,接着又来到白流苏房间,故意当着流苏的面与唐一元做出亲密的举动。白流苏镇静地向唐一元提出了离婚。唐一元非常吃惊。

徐太太得知白流苏要离婚大惊,劝她再考虑考虑。白流苏告诉徐太太,她已经忍无可忍,现在的生活不是她所要的生活,这样的丈夫不要也罢,她不想让别人来支使自己的命运。

宝络又要去相亲,白流苏给宝络好好装扮了一番。宝络听到流苏让别人不要叫她唐太太而是改叫白小姐,感到异样。但是流苏轻描淡写敷衍了过去。

第14集


在轮船上,水手彼得告诉范柳原船长已被范氏族人收买,要害死他。范柳原机警地躲到货仓。船长找不到范柳原,就把彼得关进禁闭室。

白流苏找律师问离婚财产分割的问题,律师说你要提出离婚,补偿会少些,但要是唐家提出离婚,你会得到一大笔钱。

白流苏回了趟娘家,正赶上宝络相亲没成,家里一片埋怨。白流苏不忍宝络受委屈,突然说要带了钱回家陪妹妹过。

白流苏回到唐家后,再不提离婚的事,但是按照规矩,一定要胡云遵礼数向自己请安,并故意找出种种理由维护自己正室的地位。唐老爷感觉到白流苏这是有目的地想要离开唐家,但唐老爷也异常精明,他要让白流苏净身出门。

船抵达香港,以为已经安全脱身的彼得带着船长找到范柳原的藏身之处,但是范柳原已经躲到了别处。

去码头接范柳原的邱律师没接着人,便来找徐先生商量。两人决定上船寻找,但被拦住。范柳原用声东击西之计成功逃下船。

范柳原跑到洪莲家,洪莲哥哥、嫂子告诉他洪莲已经订亲了。范柳原大急,说自己就是为了洪莲才去英国的,现在他有钱了,他能给洪莲幸福了,要他们把林家的亲退了。洪莲哥哥怒称你的钱跟我们一点关系也没有,警告范柳原不要胡闹。邱律师和徐先生赶到劝阻,见到范柳原的出生证明,邱律师十分高兴。

胡云依然跟白流苏闹别扭。唐一元告诉她白流苏这是在闹离婚。

白流苏去舞厅跳舞,唐老爷责问唐一元,唐一元也没有办法。白流苏晚上跳舞,白天逛商场,大把花钱,搞得唐老爷没辄,大姨娘给他出主意。

白流苏这天跳舞回来晚了,就被关在唐家门外。


第15集



唐老爷没想到白流苏打电话把警察和邻居都叫了来,搞得整条街都知道唐家把少奶奶拒之门外。唐家上下为此吵得不可开交。

唐一元拿着报纸上登的唐家少奶奶夜夜百乐门、舞技惊四座的新闻,逼问白流苏,并举枪对准了她!

白流苏一下想到了死,幻觉自己被唐一元打死了。枪响了,打的不是白流苏,而是一件旗袍。唐家人大惊,都冲了进来。

唐一元终于对白流苏说出他要离婚!惊魂未定的白流苏虽然赢了,却身心疲惫,哭了。

范柳原情绪低落,邱律师和徐先生一再安慰他,范柳原坚持要见洪莲一面。
邱律师陪同范柳原来到洪莲家,让范柳原在外面等着,自己先跟洪莲谈谈。洪莲告诉邱律师说:范柳原没钱的时候,我已与林家订了亲,现在如果因为他有钱了,就退亲,我会一辈子看不起自己。今生无缘,曾经拥有已经足够。

邱律师对洪莲肃然起敬,洪莲的哥哥、嫂子也唏嘘不已。范柳原明白了洪莲的决定,黯然神伤,悄然离去。

唐老爷决定,钱可以给白流苏,让她离开唐家回娘家住,但是不能离婚,还是要担着唐家的名分,目的就是要拖着她一辈子。徐太太按唐老爷的意思来跟白流苏商量,白流苏说我不想要的就是这个名分。

白流苏回到白家。宝络在挑选姐姐的衣服时拿出被唐一元枪击的那件旗袍,宝络诧异询问,白流苏什么都没有说。

香港法院审理范柳原继承遗产案,在邱律师的帮助下,范柳原终于胜诉。来听审判结果的刘哥想仰仗范柳原走正道,范柳原欣然接受。

范柳原成了天和公司的董事长,成为香港商界炙手可热的人物。

范柳原来看洪莲。两人相见却是另一番滋味。洪莲告诉范柳原她就要结婚了,要他忘了她。绝望的范柳原要洪莲在结婚那天通知他。看着心爱的人离去,洪莲泪流满面。

白老太得知流苏的事,责怪流苏,并劝流苏回唐家。白流苏想向哥嫂筹借,可是哥嫂正为钱的事争吵,只好作罢。白老太吩咐两房,不准借钱给流苏,想逼她回到唐家。

宝络看着那件旗袍上的黑洞心惊肉跳,溜出白家找唐家丫鬟小桃了解流苏回娘家的真相。

第16集



白流苏此时万念俱灰,上吊自杀。幸被知道了真相后、急着刚回来的宝络所救。

宝络拿出被枪打出洞的旗袍给大家看,并说出流苏被逼回娘家的真正原因。哥嫂们虽然义愤填膺,但是没有一点有用的办法。白流苏泪如雨下。

天和公司隆重开业,董事长范柳原大宴宾客,在宴席上却找不到他的人影。原来他是去看出嫁的洪莲了。范柳原心痛地看着洪莲嫁人,送了一个万元大礼。

白老太不同意流苏离婚,无奈的流苏只得先担了唐家人的名分回家住。唐家与白流苏谈妥条件:只要唐一元活着,白流苏不许嫁人;唐家给一笔够白流苏活一辈子的钱。唐一元与白流苏签字画押。

整理行李的白流苏看到原来为肚子里的孩子准备的鞋子,不由忆起以往与唐一元恩爱的片断和小姨娘的音容笑貌,感慨万千。

白老太召集白家上下商议如何风风光光地把流苏接回来,白老太提出要唐一元亲自送流苏回娘家。为了尽早摆脱白流苏,唐一元答应了白家提出的条件,同意亲自送流苏回娘家。白流苏却拒绝了。

已担任公司副总经理的徐先生来找范柳原,得知他扔下公司事务跑到澳门去了,便责怪邱律师不该放任范柳原。邱律师说,范柳原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他心里一直放不下洪莲。

徐先生给范柳原介绍了一个在报社工作的夏小姐,并派人跟踪拍照,却没想到被范柳原发现。范柳原与夏小姐友好地分了手。

白流苏回到娘家,说要重新开始新的生活。这让宝络很是高兴。


第17集


白流苏拿钱给管帐的三太太交生活费,不想被白良越拦住,在流苏的坚持下,三太太还是收了钱。

白流苏发现宝络身上的衣裳旧了,带宝络去买新衣。没想到,三太太、四太太带着两个女儿都跟了来。白流苏无奈,钱花了不少,倒是没给宝络买几件,心里有些歉疚。白老太为有这么多人花流苏的钱而担忧。

唐一元很快厌倦了胡云,与从国外回来的梁梦丽好上了。胡云跟踪他们,但在闹还是忍的选择上举棋不定,感叹自己成了以前的白流苏。

宝络回家试新衣,对流苏很是感激,白流苏说要给宝络找个好人家,宝络说算了,一辈子不嫁了,与姐姐相守吧。

白良越炒股补仓没钱,便动起了向白流苏借钱的念头,流苏拒绝。白良越便借了高利贷炒股。

夏小姐来找范柳原,却看见范柳原与另一个女孩在一起,便骂范柳原卑鄙。这一情景正好被来找范柳原的徐先生看见。范柳原表面风流,实则内心痛苦,他告诉徐先生,准备到上海散心。

胡云向唐老爷告状,没想到唐老爷对唐一元与梁梦丽的事是默许的,胡云气极。胡云无人可以倾诉,竟来找白流苏哭诉,白流苏说自己不想管也管不了,让胡云自己拿主意。

胡云找人绑架了梁梦丽。不想唐家报了警,警察迅速出动追击,在与绑匪枪战时,绑匪四处逃散,把胡云给打伤了。

白流苏得到消息马上赶到医院,途中与刚到上海的范柳原偶然相遇。
白流苏看到受了枪伤、奄奄一息的胡云。胡云拉着白流苏的手说最对不起的人是白流苏,并大骂唐一元的无情,死了。

而此时的唐家,唐一元与梁梦丽的婚礼正在热热闹闹的进行着。也就在这天,日寇攻入上海,婚礼大乱。

白良越还不上高利贷而被逼得逃往租界,却因没带“良民证”而被日本宪兵队扣押。白家人慌了,白流苏想起徐先生可以帮忙。

白家人急切地等待着徐先生的营救消息,白良越终于被徐先生救了回来。在三太太的逼问下,白良越只好吐露实情。夫妻俩不约而同地打起了白流苏的主意。

白良越以赎回祖坟地的借口向白老太提议向白流苏借钱,误以为儿子孝顺的白老太答应了。

第18集

白良越以白老太的名义向白流苏借钱,早存防范之心的白流苏把一万块钱交给了白老太,但是白老太还是把钱交给了白良越。

白良越一没去赎祖坟地,二没去还高利贷,而是直接去了证券交易所补仓,却被高利贷的人盯上。而这一切又被白良泳无意中发现。

白流苏和宝络议论着白良越借钱赎祖坟地的事,都觉得其中有些蹊跷。
白良越从交易所一出来就被高利贷的人接走了,白良泳眼睁睁地看着,给家里打了个电话报信。

白家又乱成了一团。白流苏感到这样的日子真要过不下去了。

白良越被逼用白流苏拿出的赎祖坟地的钱还了高利贷,却编了谎言骗流苏,说他用这一万块钱一天就赚了三千块,还给流苏一千块钱的所谓红利。流苏逐渐放松警惕,竟信了白良越的谎言。

以为可以有稳定收入来源的白流苏,更大方地花钱为白家人买这买那,只有宝络提醒流苏,钱还是自己放着保险。可流苏没有听进去。

梁梦丽发现唐一元抽大烟大怒。唐一元却向她大吐苦水,梁梦丽同情唐一元,替他向唐老爷隐瞒,唐老爷听了梁梦丽的求情没有惩罚唐一元,唐一元感动得涕泪横流。

拉着白流苏和宝络的黄包车途中故障,恰好堵住了范柳原的车。范柳原拉起两姐妹坐的黄包车就走,并与白流苏、宝络开起了玩笑。白流苏反感范柳原的轻浮。

白流苏和宝络来到咖啡厅喝咖啡,范柳原也跟了进来,十分绅士地走过来要与她们同坐。宝络大为紧张。白流苏从容应付,拉了宝络要走。出门时正好碰到徐先生,只打了个招呼就匆匆走了。

徐先生对白家小姐也来喝咖啡有感而发。范柳原得知白流苏嫁过人,若有所思。

白良越告诉白流苏股市下滑,要想赚回钱就得花钱补仓,并与三太太密谋用小钱钓出流苏的大钱。

白流苏向徐太太请教股票之事,并拜托徐太太把宝络介绍给徐先生公司的那位大老板。

白流苏在路口等红绿灯时又遇上范柳原。范柳原跟白流苏打招呼,白流苏认为他是个无赖,不予理睬。

白良越以一番天花乱坠般的说辞和一点小钱,终于把白流苏的所有钱都骗到手,还煞有介事地说股市有风险,为日后做铺垫。

范柳原想到租界外走走,散散心,徐先生说外面很危险,但范柳原坚持要去。

途中,范柳原亲眼目睹了日寇滥杀无辜平民的暴行,义愤填膺,感叹国运多舛。
 楼主| 发表于 2009-4-6 00:20:3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9集

在百乐门舞厅,汉奸带着日本鬼子来搜捕帮助抗日的中国人。在汉奸即将认出一名暗通抗日部队的女子的千钧一发之际,范柳原突然向日本兵发起攻击,并趁乱拉着那名女子逃出舞厅。范柳原问起她的身份,她说自己是抗日的中国人。范柳原决定护送她到苏北。

三天不见范柳原回来的徐先生不知范柳原的行踪,急火攻心发起烧来。

在去苏北的途中遭遇日寇,那名女子中枪受伤,两人机智地逃过一劫,此时范柳原才得知这个女子名叫桃红。

来到一个小镇,桃红正要让范柳原返回,却又遇上一队伪军抓丁。桃红露出神枪手的本领,两人联手逃脱。背着桃红长途跋涉,范柳原终于坚持不住累倒了,桃红对范柳原产生了好感。把桃红送到游击队根据地后,范柳原和桃红扮成一对夫妻来到镇上给徐先生打电话,要他拿钱来赎范柳原,为抗日出钱。

徐先生要去苏北赎范柳原,徐太太担心丈夫安危不让去,但徐先生还是去了,徐太太只得找白流苏诉说。

白流苏把范柳原的事告诉宝络,宝络很是兴奋,又是称赞又是担忧,对范柳原念念不忘。

徐先生来到游击队驻地,见到范柳原,把钱交给桃红。回去路上遇到敌人,好在有桃红保护。范柳原和徐先生对这次特殊的经历印象深刻。

白良越突然闯进白流苏房,大呼股票全部套住了,还要白流苏想办法拿钱补仓。白流苏说她已经没钱了,白良越就鼓动白流苏向唐家要钱,或者干脆逼唐家离婚。白流苏无奈答应。

国势在变,战争中的股市飘忽不定。白流苏被白良越哄着又把钱投了进去,谁知钱像打水漂一样没了。白良越还借了人家的钱,害得人家天天上门催债,几乎出了人命。

白老太又召集各房开会,让各房出钱先把债还了,并令白良越把管家的权利让了出来。白家到了更为艰难的地步,白良越、四太太整天吵架。

白流苏没有办法,也是赌一口气,打官司要求离婚。最终,婚是离了,但流苏一文钱都没有得到,还卖了自己的金钗付了诉讼费。官司打赢了,白流苏却病倒了,还被四太太数落,宝络气不过,为流苏说话。

洪莲哥哥去看洪莲,发现洪莲瘦了很多,并意外昏倒,十分担心。

范柳原对做生意上没有兴趣,但几次战乱偶然的机会,总是让他挣了钱,生意越做越大,但是他一直牵挂着洪莲,经常找邱律师诉苦。

邱律师来找洪莲,发现她病了。洪莲请求邱律师,千万别把自己的病告诉范柳原,邱律师无奈答应。邱律师回去后,没有说出洪莲生病的事,反而描述着洪莲的幸福生活。

洪莲病重,被送往医院。

唐一元鸦片的瘾越来越大,梁梦丽也抽了起来。唐老爷见状,将两人关在家中。

第20集

唐一元和梁梦丽两人烟瘾发作,绑了小丫鬟,偷偷出门。不想被黑道绑了票,唐家人大惊,以为是白家人因离婚之事记恨而雇人绑票,报了警。

警察来到白家,白老太以礼相待,虽然家中贫寒,但余威还在,表现出大户人家的尊严。白流苏自愿跟警察走。正乱时,警察署传来消息,绑票的事跟白家没关系。

警察来到唐家,唐老爷焦急万分,决定此事不能靠巡捕房,要靠江湖。白流苏担心唐一元的安危,决定以离婚后的身份去唐家安慰唐老爷。唐老爷见了白流苏,老泪纵横,流苏念着往日的夫妻情分,主动提出由她去赎唐一元。

白流苏带着二十根金条,独自冒险,将唐一元赎了出来。唐一元已不成人样,悔不当初,对流苏表示了深深的感激。

徐太太拿了唐老爷的谢银来到白家,夸流苏真有白家人的风范,白老太称自己不能做主。白流苏称夫妻虽散,情份还是有的,这是她应当做的,钱不能要。

白家日益败落,坐吃山空。老家的一切都卖光了,现在是靠着亲友借贷支撑着。白流苏在家里的地位变成一个吃闲饭的人,十分狼狈。

范柳原去医院看望刘哥,无意中发现洪莲的丈夫在医院,这才知道洪莲病得很严重,他气愤得回去将邱律师痛打了一顿。

范柳原赶到医院,洪莲已经到了弥留之际,却像是一直在等他,看到范柳原终于来了,洪莲就那么笑着走了。

战争在打着,老百姓的生活在继续着。白家艰难地支撑着,男人依旧不出去做事,女人天天为小事争吵,转眼几年过去了。

唐家,唐一元因抽鸦片而去世。

白流苏拿着毛皮衣去当,发现一文不值,无奈之下,将自己的戒指当了。

唐老爷托徐太太到白府劝流苏,让她回去奔丧。徐太太赶来报唐一元去世的消息,白家人图着唐家的钱,都希望流苏去守寡,只有宝络坚决反对。流苏伤透心。

徐太太回到家中,告诉徐先生,欲将宝络介绍给范柳原。

白流苏拿着唐家为她赎回的戒指,考虑再三,决定去唐家奔丧,遭到宝络的强烈反对,两姐妹伤心欲绝。

第21集

范柳原自洪莲死后,再不言婚嫁。范柳原来到上海,徐太太、徐先生亲自迎接。徐太太坚决要给他介绍宝络,徐先生拿着宝络的照片给范柳原看,范柳原看着照片觉得十分眼熟,却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流苏与宝络欲赴唐家,谁知半路遇见日军在抓人,被范柳原相救。范柳原玩世不恭的态度,令流苏十分排斥,两人发生了不愉快。

徐太太来到白家给宝络说亲,白家人听说徐太太要将宝络介绍给大富豪范柳原,像是看到了黑暗中的一缕曙光,白老太也异常兴奋,大家决定明天全家和宝络一起去相亲。

宝络也为明天的相亲羞涩的激动着,流苏为她出着主意。白老太将三太太、四太太召集在一起,声明宝络这次相亲对白家将来的重要性,并要求各房不用出钱,但要出首饰衣料,让宝络风风光光地去相亲。

范柳原在酒吧喝酒,与日本人发生争执,大打出手,最终在警察的帮助下,抓走了日本人,自己却受了伤。

全家上下高兴地为宝络准备妥当。大家来到饭店,却迟迟不见范柳原的踪影,流苏拼命安慰宝络。过了很久,范柳原终于出现,当他看见流苏时,眼前一亮。饭桌上,流苏夹枪带棒地拿话刺范柳原,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饭后,范柳原先请大家看电影,后又去跳舞。流苏与宝络推脱,但是白良越、良泳却执意闹着要去。

第22集

舞厅,白家人除宝络穿得有点时尚的艳俗外,余下的都是老式的衣裳,与整个舞厅的气氛格格不入,加之白家人都不会跳舞,受到范柳原的嘲讽。

范柳原与徐太太跳完一曲后,来邀请宝络,宝络因为不会跳舞而推脱着。范柳原又请三太太、四太太跳舞,都说不会。因为之前的过节,范柳原故意不请白流苏,流苏也压着一股劲。白良越大着胆子邀请徐太太跳舞,却是洋相百出。

范柳原再次邀请宝络,宝络紧张万分,出了丑,羞得中途逃走。此时,三太太想让范柳原邀请流苏,范柳原却故意冷落,以为流苏不会跳舞。

不想流苏自己站了起来,大方地与范柳原下池跳舞。流苏的舞姿标准而优雅,一时风光无限。白家人惊讶地看着。宝络脸色苍白,独自一人在洗手间伤心地哭泣。白流苏与范柳原不停地跳舞,白家人见白流苏大出风头,又心生不满,催着要回家。

回到白府,白家所有的人都对白流苏极为不满,流苏去敲宝络的门,想跟她解释自己并无意伤害她,不想宝络把门关得死死的。

白老太也责怪流苏,宁愿其去唐家守活寡。白流苏告诉白老太,宁可当尼姑也不去唐家。白老太大怒。

范柳原不断与不同的女人相亲,徐先生试图劝阻,范柳原却告诉徐先生,以后不要操心自己的私事,令徐先生大吃一惊。

唐老爷请徐太太帮忙,请流苏在一元出殡那天回唐家,过继一个远房侄子。徐太太也说出了流苏在白家的艰难处境。

范柳原打电话到白家找流苏,被阿花误以为是找宝络,让宝络接电话,谁知范柳原却表错了情,让宝络异常尴尬,对流苏更加嫉恨。流苏下楼接电话,遭到各房的数落,流苏成了白家的眼中钉。

第23集


徐太太打电话找流苏,约她到咖啡馆谈事,谁知又被白家人误会她是与范柳原约会。

白流苏出去赴约,白家人异常不安。咖啡厅内,流苏告知徐太太最近因为相亲事件遭到家人与宝络的冷落。徐太太则告诉她,愿不愿意回唐家。流苏本不想回去,但是为了摆脱目前在白家的处境,守一辈子活寡也认了。

白流苏回到家中找宝络,宝络将之前流苏送给她的东西全部还给了她,并说对她们的姐妹之情产生了怀疑,两人不欢而散。

四太太接到徐太太的电话,无意中得知流苏欲回唐家,并将此事告诉了白老太。大家都觉得这是改变白家目前生活的唯一方法,坚持让流苏去奔丧。

范柳原回到香港,郁郁寡欢,令徐先生十分担心。徐先生找到邱律师,请教让范柳原开心的办法,邱律师说除非洪莲复活,令徐先生愕然。

白流苏心灰意冷,欲出家为尼,遭到住持的拒绝。白老太责怪流苏出家之事,流苏将在白家的苦闷倾吐而出。白老太则告诉流苏别为自己活着,想想这个家。

白良越单独找到徐太太,拐弯抹角地说如要流苏去唐家,必须要付出代价,想再敲诈唐家一次,被徐太太看破。

徐太太为白流苏介绍对象,让流苏感激不尽。但是在与黄先生的相亲过程中,流苏十分不自然。

唐家也为流苏回唐家之事焦急万分,决定亲自找流苏谈谈。谁知电话被白良越接到。白良越来到唐家,假借流苏之意,和唐老爷谈条件。最终唐家拿出巨款,被白良越瞒着流苏收下。

四太太找到白流苏,欲让流苏腾出房间让给侄女住。流苏顿时觉得万分绝望,忍无可忍搬出了房间

第24集

白流苏找到徐太太,询问上次相亲之事,谁知被意外拒绝。

白流苏最终决定回唐家,让阿花不要告诉任何人,被宝络听到。此时,白家各房的人都各怀鬼胎地在旁边偷偷看着。

白流苏身心疲惫,为了白家,决定妥协回唐家守活寡,宝络赶来阻止,告诉流苏哥嫂已经把她给卖了,流苏深感寒心,两姐妹抱头痛哭,但是白流苏还是坐上了去唐家的车。

范柳原打电话给徐太太,请她务必帮忙让白流苏去一趟香港,徐太太十分惊讶,立即打电话到白公馆,得知白流苏已经在去唐家的路上。

徐太太急忙赶到唐家,白流苏已经收下了唐老爷的支票,徐太太急得又哭又闹,苦劝流苏不要跳这个火坑,唐老爷无法,只得说,只要流苏帮唐家认了侄孙子,以后她还是自由的。徐太太闻言破涕为笑,带着流苏高兴地走了。

出殡那天,白流苏来到唐家,礼数周全地认了继子。仪式结束后,唐老爷又拿出钱试图挽留,流苏婉言谢绝了。

徐太太劝白流苏去香港散心,并说一切花销都不用她出,流苏本不想去,经不起徐太太盛情相邀,遂答应。

大姨娘见唐老爷仍然为不能留住白流苏而遗憾,就出主意把唐家公司里做事的老姜介绍给流苏。老姜和流苏见面,流苏反感老姜的刻板、吝啬,突然想念起范柳原的风流倜傥。

回家后,白流苏和宝络说起和老姜的见面经历,突然决定不去香港了,老姜虽然小气,但会过日子,也就凑合着过吧。

徐太太急忙给范柳原打电话,柳原要徐太太想方设法拆散流苏和老姜。徐太太只得使出浑身解数,两边说坏话,但是流苏居然说“我是残花败柳,没什么可挑的了。”这下徐太太没辙了,范柳原又派徐先生到上海助阵。

老姜起了疑心,找了私人侦探调查到白流苏过去在报纸上闹出的新闻,于是一口回绝了。白流苏心中一阵失落,连这样的男子也看不上自己。
 楼主| 发表于 2009-4-6 00:51: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梦的轻波 于 2009-4-6 01:12 编辑

第25集

宝络安慰流苏,鼓励她去香港散心,主动帮流苏打电话给徐太太,答应了香港之行。

白流苏在轮船上独自吹着海风,一位陌生的刘先生倾慕流苏,借故搭讪,流苏矜持应对着,徐太太见状,抢上前来问东问西,流苏趁机离开。

下船后,白流苏看到有车来接,好奇询问,被徐太太掩饰过去,白流苏疑惑地发现司机有点像范柳原。白流苏跟着徐太太、徐先生到浅水湾旅馆之后,突然发现范柳原和印度公主在一起,内心紧张起来。

白流苏找到自己的房间,这时范柳原突然出现,装作不期而遇,又说“知你要来,我就在这儿等你了。”白流苏有些发愣,范柳原告诉流苏他就住在她的隔壁,流苏更是惊讶,这时徐太太、徐先生进来,都装作巧合的样子,流苏明白了请她来香港的原委,愠怒,徐太太开解流苏,不妨顺其自然。

范柳原向徐先生描述对白流苏有一种说不清的感觉。徐先生把邱律师叫来作陪,邱律师一见白流苏就很有好感,对流苏大献殷勤,惹得柳原有些生气,不由分说带走了流苏。

范柳原带流苏来到教堂,对她说“如果有一天,一切都毁灭了,那时候我们再遇见,也许会对彼此坦露真心。”

晚上,白流苏坐在房间里,幻想着范柳原出现在她面前,对她说“我们做情人吧”。这时,电话铃响,流苏惊醒去接,电话里只有对方的呼吸声。流苏知是柳原,心中怅然。

早晨,白流苏起床,便有服务生送来丰盛早餐,流苏知是范柳原安排的,心中高兴。白流苏刚出门,范柳原就紧跟出来,当他看见邱律师捧着花等在门口,便拉着白流苏躲开了。

白家,金枝、金蝉缠着四太太要做新衣裳,四太太向宝络借衣裳,因为衣裳是流苏留给宝络的,宝络不同意借,四太太气得摔门而去。四太太向白良泳哭诉,连带骂他没用,良泳心烦出走,漫无目的在街上逛,进了赌场。

宝络思量之后还是挑了两件好的衣裳,流着泪改小了准备送给金枝、金蝉。

四太太大呼小叫着白家出贼了,原来是攒着给金枝、金蝉交学费的两百大洋不见了,三太太透露流苏去香港前,宝络曾送给流苏一袋大洋。大家不禁怀疑是宝络偷了钱,向白老太告状。

第26集

白老太也怀疑宝络。刚好捧着改好的衣裳进来的宝络,解释说给流苏的两百大洋是崔姨太死时留给自己的。刚好钱数正巧对上,大家都不相信宝络,四太太更是咄咄逼人,还夺过宝络的衣服,扔在地上。宝络有口难辩,唯有一死以证清白,突然冲过去头撞桌角,登时血流如注。一屋人顿时慌了。这时,白良泳进来,说钱是他拿去赌了,大家这才明白错怪了宝络。

范柳原带白流苏到码头,对她讲述了从前落魄的经历,柳原也想听听流苏的故事,流苏却躲开了。范柳原对流苏说“你身上有沧桑,又不愿让人看到。你的这种游离让我着迷。”这时,邱律师突然出现,破坏了两人的约会。

白家打电话过来告知宝络受伤的事,白流苏知道后,心急回去。范柳原打电话给上海分公司,找了德国大夫给宝络做了手术。徐先生、徐太太送白流苏到码头,但是因战事,轮船不能出港,白流苏只得又回到旅馆,范柳原看到流苏回来,很是惊喜。白流苏给宝络打电话,得知她已经没事,这才放下心来。

白流苏向范柳原道谢,两人到海边散步,流苏说,我在等一个可以托付终身的人,但这次是范柳原躲开了。范柳原认为“男女之事,应率性而为”,流苏却“想要一个结局”,她掩饰着心中的失落和悲凉。

深夜,白流苏等着范柳原的电话,又产生了幻觉,幻想范柳原出现在她的身边,就在流苏要投入他的怀抱的时候,猛地回到现实,电话没有响,流苏深感失望。范柳原此时也守候在电话机旁,但他并没有像白流苏那样焦虑,他思考着,然后从容地睡了。早晨起来,白流苏在窗前看见范柳原又和印度公主在一起,心中不是滋味。

白老太召集各房开会,说为了维持生计,只能自家人挤挤,把屋子空出来出租。

第27集


四太太又提起流苏不肯回唐家的事,自私地认为要是流苏回了唐家,白家也会好过一些。白老太让他们不要再打流苏的主意。

宝络提出要送母亲的骨灰回老家安葬,众人担心外面兵荒马乱不安全,但是宝络态度坚决,于是白老太把金簪送给宝络,叮嘱她路上小心。

和白流苏在轮船上有过一面之缘的刘先生果真找到旅馆来了,正巧碰上范柳原,柳原便把刘先生带到流苏面前,流苏大感意外,两人都是心思复杂。

范柳原心中苦闷,找邱律师喝酒,说起刘先生的事,请邱律师去搅局,邱律师觉得范柳原心里是真的有白流苏,于是答应帮忙成人之美。

白流苏和刘先生枯坐着,流苏正愁不知如何脱身,邱律师出来解围,把流苏带走。邱律师告诉流苏“我是奉范柳原之命来搅局的”。

白流苏和范柳原的关系又僵持了,徐太太心急撮合两人。此时白流苏接到家里电话,得知宝络一个人回了老家,放心不下,决定立刻回上海。听说白流苏要走,范柳原又感到失望。

宝络和逃难的人住在一起,半夜鬼子突然来袭,把大家都抓了起来。日本兵小队长欲非礼宝络,宝络用剪刀刺伤了他,小队长要杀宝络,在这危急关头,抗日军官赵秋生冲进来,杀了鬼子,救出了宝络。宝络对赵秋生产生了好感,约定日后去找他。

赵秋生护送宝络到了家乡,要带领队伍继续上前线抗日,宝络被他们视死如归的精神深深感动,依依不舍地送别了赵秋生。

白流苏急着回上海,但是船票紧张,一时回不去。白流苏一个人看雨,范柳原带着印度公主故意在流苏面前出现,想让流苏吃醋,而后爱上他。

范柳原终于坦言喜欢流苏,希望流苏在感情不要那么理智,但流苏还是坚持自己的原则,不愿妥协。

宝络千辛万苦终于把母亲的骨灰送到了家乡安葬。

第28集

富户老爷看中了宝络,要娶她给自己吸大烟的儿子当媳妇,花钱收买了宝络的娘家大姨。宝络被下了药,昏昏沉沉任人摆布。幸好一个老佣人通风报信,宝络想办法逃跑,没想到富户儿子主动帮了她,宝络逃了出来。

富户老爷带着家丁来抓宝络,宝络又不幸落到了富户儿子的手里,富户儿子为了吸大烟要把宝络卖了,宝络集中生智拿出过期的银票骗过了他,再次逃走。

白流苏落寞地在房间里想着心事,徐太太进来,说邱律师对流苏十分仰慕,托她做个媒,流苏拒绝了。

邱律师带着白流苏来到洪莲坟前,对她讲述了范柳原和洪莲的故事。白流苏理解范柳原的痴情,也承认自己喜欢范柳原,但是直言不愿做别人的替身。邱律师欣赏流苏的坚韧,两人成为好朋友。

临走的前夜,白流苏拿起电话想打,又放下了,终于把电话线拔了,她静静地哭了。这边,范柳原正好给白流苏打电话,没有人接,范柳原就对着电话自言自语“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我现在还做不到。我想过放弃可又被放弃这两个字折磨着……”

细雨中的码头,白流苏要走了,范柳原没有来送她,白流苏决然地上船,再不回头。这时的范柳原在房间里沉睡着,像是把一切都忘记了。

邱律师和刘先生都没有赶上为白流苏送行,两人同病相怜,这时,女学生若依过来请求他们捐款,邱律师将钱包里的钱全部放进募捐箱里,若依十分高兴。

徐太太、徐先生、范柳原、邱律师一起吃饭,邱律师无比高兴地把若依介绍给大家,原来邱律师和若依热恋了,准备尽快结婚,大家都为邱律师感到高兴,唯独范柳原更加失落。

宝络终于回到了白家,众人看着风尘仆仆、脏的像乞丐一样的宝络,既惊讶又高兴。宝络出了一趟远门,成长了许多。

第29集

宝络问起流苏,三太太、四太太七嘴八舌地指责起流苏来。这时,白流苏突然回来了,姐妹俩激动地拥抱在一起。

这夜,姐妹俩同榻而眠,各自说起分别后的经历,感动流泪。

为了把房子空出来出租,流苏和宝络住在了一起。姐妹俩到街上贴房子招租的告示,遇到一群年轻人滋扰,被宝络严辞斥责。姐妹俩回到家里却连饭也没得吃,流苏交了饭钱,四太太才给做饭。

宝络接到赵秋生寄来的信高兴极了。这让流苏想起自己与范柳原在一起的时候总是隔阂着,可不在一起却又想着。宝络告诉流苏要去医院看望受伤住院的赵秋生,流苏陪宝络同去。

来到战地医院,姐妹俩见医生护士都忙着抢救伤员,便留下来当了临时护士。

流苏目睹宝络的勇敢坚强,为宝络的成熟感到欣慰。

白良越、白良泳奉白老太的指令来医院接姐妹俩回家,却出尽洋相,但见到两个妹妹的样子也感动了。宝络不愿回家,还动员哥哥们留下来。

此时,赵秋生听到了宝络的声音。宝络见到秋生,激动地流泪,与赵秋生紧紧相拥。

赵秋生在没有麻药的情况下锯了左臂,宝络万分心痛。

宝络与秋生走得越来越近。流苏提醒宝络赵秋生是战争中的军人,朝不保夕。宝络说:我爱他,有这一点就足够了。我累,我苦,可我幸福。流苏感受着宝络的激情。

第30集

姐妹俩回家,一家人都很高兴。白流苏告诉白老太宝络的变化,白老太也非常赞赏。

为了给医院买药,宝络私自拿了流苏的钱去药店买盘尼西林,可药店不敢卖。

宝络的行踪被日本特务盯上,幸好流苏赶来与宝络换了服装引开特务才化险为夷。流苏责怪宝络太鲁莽,并要自己去买药,宝络感动。

流苏给范柳原打电话,要他帮忙买盘尼西林。范柳原答应了,让刘哥帮忙去买药。

突然有很多人来租白家的房子,白老太要选择合适的房客。正议论着,白安送来一个包裹,里面是香港寄来的盘尼西林,把一家人吓住了。白老太收了包裹交给流苏,吩咐出门要小心。

流苏和宝络在去医院途中被日本宪兵队抓走。一心要救妹妹的流苏假意发火,打了宝络,独自承担罪名。然而,打开包裹,里面装的却是一本昭明文选。日本宪兵只好放了姐妹俩。流苏明白是白老太调了包。

回到家中,怕事的哥哥、嫂子指责姐妹俩会害了全家,流苏愤怒地斥责他们:国都没了,你们还只顾着自己!

赵秋生所住的医院被炸,赶来的宝络找不到赵秋生,哭了。伤心的宝络接到赵秋生的信,得知他安然无恙,又高兴得流泪了。

宝络决定女扮男装去找赵秋生。临行,宝络要流苏无论如何也不要再回这个家了,并带走了盘尼西林。因私自放走了宝络,流苏被罚与下人同住。

白老太选中了在报社做编辑的吴先生,把房子出租给他。
 楼主| 发表于 2009-4-6 00:52: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梦的轻波 于 2009-4-6 00:53 编辑



第31集

吴先生见到穿着简朴的白流苏,错把她当作下人,支使她做事,没想到流苏学问深厚,让吴先生大吃一惊,感叹白家不愧是翰林世家。三太太、四太太看到流苏进出吴先生房间,又在背后议论起来。

两位太太告诉吴先生流苏是白家六小姐,吴先生才恍然大悟,仰慕流苏的才学,让流苏做校核文稿的工作。

徐先生报告范柳原,范家族人找到新的证据,到法院起诉,要夺回财产。情绪低落的范柳原准备放弃遗产的争夺。这让邱律师很恼火。

法院开庭审理遗产案,邱律师采取拖延战术。邱律师正为夫人若依怀孕了而高兴,徐先生却告诉他范柳原已经彻底放弃遗产,并让邱律师也放弃算了。

吴先生召来戏剧票友在白家唱戏并自扮自唱。白流苏心中苦闷,打电话给范柳原,电话接通了却不知道怎么开口,便挂了。白老太劝流苏实际一点。吴先生提前交了房租,又托两位太太交给流苏一笔校稿的工钱。

法院宣判那天,范柳原来到洪莲墓地坐着,深深思念起洪莲。在幻觉中,他仿佛与洪莲、流苏进行了一场灵魂的对话。

法庭上,控辩双方激烈争论。正当庭审情况对范柳原越来越不利时,范柳原赶到并提出新的证据,从而赢得了官司。

吴先生终于说出对流苏的心仪之情,流苏婉言谢绝。

第32集

痴情的吴先生正式写信向流苏求婚。

白良越接听了范柳原打给白流苏的电话,并擅自称白流苏要结婚了。

陷入极度矛盾的流苏,想像着与范柳原对话:我累了,我想嫁人了!在香港的范柳原从睡梦中惊醒,连夜打电话要徐先生把流苏接来香港。

白流苏接到宝络的信,告诉流苏说她已经找到赵秋生了。

白流苏正准备向大家宣布结婚的决定时,白家接到范柳原发来让白流苏速来香港的电报。白老太力排众议,把电报给了白流苏。

白流苏看了范柳原的电报,不露声色,只是告诉吴先生她明天就要去香港了。吴先生大失所望。

白流苏来到香港,与到码头来接的范柳原热烈相拥!

徐先生夫妻来看望在浅水湾谈情说爱的范柳原和白流苏,并相约去看望新婚的邱律师夫妇。邱律师说结婚真好,并要范柳原对流苏表白。白流苏要邱律师不要怪柳原,说自己是为私情而来的。

范柳原问白流苏你不是要结婚吗?流苏说,这个世界上有他这个自己所爱的人,已经足够了!死生契阔,与子相悦。范柳原感动着。

范柳原别离流苏去英国处理公司事务。适逢日军进攻香港,范柳原的别墅被炸。白流苏冒着炮火去码头询问香港去英国的轮船行踪,打听不到结果。回到家中,房子已经被炸得一塌糊涂。流苏再去找徐先生家,徐先生和徐太太也已不知所踪。

白流苏给上海法租界的白家打电话也打不通。

上海的情况也日益严峻,老三、老四两家要逃难,白老太坚持守着这个家,等着两个女儿回来。

第33集

老三、老四两家与白老太痛苦地分别。

邱律师打电话来,白流苏请他帮忙找范柳原。

白流苏一个人辛苦地支撑着,先是把范柳原留下来的钱,跑到地下室去,找最稳定的地方埋了起来,她看好了,就是整座楼塌了,那些钱也可以找到。然后又花大价钱买来煤油,见到燃起的火苗,流苏稍感欣慰。

在战地医院的宝络激情满怀地给流苏写信。

逃难的白家老三、老四两家冲散了,一路艰难。

睡在被炸的房子里的流苏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范柳原,流苏夜里听到一点动静,还以为是范柳原回来了,便起身出屋来找。路人告诉她,这里已经极不安全,劝她赶紧离开。可流苏不走,因为她要等着范柳原。

宝络与赵秋生在战地医院举行了别具一格的婚礼。

逃难中的白良越遇到劫匪却一声也不敢吭,随身的箱子被抢;白良泳一家也迷了路,都只好灰溜溜地返回白家。

在破屋中苦等范柳原归来的白流苏救下并收养了失去亲人的两个小女孩,躲到了防空洞里。

在防空洞,白流苏听到去英国的船已被打沉,船上的人无一生还。流苏以为范柳原死了,悲痛欲绝。回到住处,一边哭着,一边大声地呼喊着范柳原的名字。

突然,有人从背后抱住了流苏,流苏惊回首,发现是范柳原,激动得热烈相拥相吻。

流苏和柳原在家里为两个小女孩过生日,小女孩许愿要流苏和柳原永远相爱。

在战乱中一无所有的印度公主和她的情人来投靠范柳原,白流苏大方地施以援手,说:她原来不喜欢印度公主,但这个女人还是有情有意的。

若依要生了,可找不到接生的人,邱律师向流苏大喊救命。流苏冒着连天炮火,冲进邱律师家,安全地帮若依接了生。

第34集

白良越、白良泳两家先后狼狈地返回白家,金保发起高烧,白良泳掏出仅有的钱要白良越抓紧去看医生。患难中,亲情终于回到白家。

白流苏变戏法似地在这个破烂的家里找出粮食做饭,范柳原惊异地看着她。

徐先生来接范柳原他们到浅水湾旅馆住,流苏坚持把两个小女孩带去。一路上,一家人有说有笑。在快要到的时候,遇到日军飞机轰炸,两个小女孩被炸死,徐先生受伤。流苏万分悲痛,深深自责,任凭柳原怎么劝也无济于事。

家里没吃没喝也没钱了,流苏和柳原在患难中互相安慰着,流苏对两个小女孩的死还是不能释怀,痛恨战争。

白家的日子更加过不下去了,白老太同儿子、儿媳商量卖房。两个媳妇都带着孩子回了娘家。白良越提出把房子押给唐家。白老太对儿子的无能很失望但又没办法。白家两兄弟来找唐老爷,把白家房子抵给了唐家。两个媳妇也回来了。

宝络给家里打来电话,说自己结婚了,又给家里寄钱来了,说自己在家的时候总觉得孤单,但现在能惦记的还是这个家。

范柳原到码头干苦力挣钱养家,被白流苏发现了,心疼不已,给柳原送饭。

日军又轰炸了,范柳原想起在家的流苏急忙往家里赶。范柳原冲到又被炸得面目全非的家里,在废墟中寻找着白流苏。当挖出流苏的衣物时,以为流苏已遭不测的范柳原仰天悲号!

此时,在码头没找到柳原的流苏急急返回,与柳原在城市倾覆之时相拥在一起!两人也终于订下了婚约。

白流苏和范柳原举行了婚礼,徐先生夫妇和邱律师夫妇一同来祝贺,得到喜讯的白家上下也是一片欢喜。

婚礼上,范柳原和白流苏互表心迹。

范柳原:“流苏,死生契阔,与子相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白流苏:“我和柳原的姻缘是因为整个城市的倾覆而获得的,我们在苦难中相知、相携,更相爱。我希望战争永远消亡,我希望我和柳原的爱情就像这个城市一样,永不摧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湘里妹子学术网 ( 粤ICP备2022147245号 )

GMT++8, 2024-6-13 15:35 , Processed in 0.063486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3,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