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里妹子学术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2302|回复: 0

古壮字在田阳地区的发展演变趋势浅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8-15 09:03: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欧阳秋婕 黄南津    来源:壮侗网   2009-3-14


一、目前古壮字收集情况


古壮字通常以抄本形式流行于壮族民间,《古壮字字典》的出现,填补了没有印刷体的空白,使古壮字得到初步统一规范,人们第一次较为全面地看到古壮字的字形结构,读音,意义等各种信息。古壮字字典收录的大多是自创字,对很多字形比较简单,跟汉字读音意义接近的古壮字没有收录。

中国社科院在建立中国少数民族文字字符总集数据库时,梁庭望增补了1757个字符。这些增补的字符,字形较《古壮字字典》收集的简单,更有民族特色,很多跟流行在右江河流域的《布洛陀》抄本使用的古壮字相同。如:“婄”、“尞”、“”、“等。还有一些象形字“”。

《壮族麽经布洛陀影印译注》(以下简称《布洛陀》)将广西右江流域、红水河中上游以及云南文山州壮族地区搜集到的39本麽教经书进行精选汇集而成,据民间抄本影印,原抄本佚失处,亦不作修补,保存其文化原生态。

由于《古壮字字典》对古壮字进行规范之后,古壮字的原始面貌已有缺失,也无法反映出某一字形流行的情况。相比较而言,《布洛陀》收录的古壮字更能真实反应古壮字在壮族地区流行和使用的真实情况。为此,本文以《布洛陀》为工作本,建立数据库收集《布洛陀》中出现的全部古壮字,统计全部字形及出现频率,以此作为研究基础。

二、几个古壮字基本词汇在田阳地区的字形变化

《布洛陀》收集了从清代嘉庆年间到改革开放后,壮族民间流传的麽经手抄本。麽公们严格按照前代麽经内容抄写,麽经在内容上变化不多,由于这些麽经全是手抄本,不可避免地受到当时社会的影响,在用字上与前代相比或多或少都有所改变,麽经在选字用字投射出壮族社会文化发展的轨迹。《布洛陀》每个版本都有各自的抄本介绍,列在正文之前,以便研究者了解该版本收集时的大体情况,以及该版本的流行情况。

《麽请布洛陀》手抄本系原广西百色地区民族事务委员会干部黄子义于1986年从广西巴马燕洞乡赖满村那建屯搜集。该抄本原收藏人为该屯壮族布麽李正业。李正业,男,时年,45岁,高小文化,农民。该抄本未注明抄写时间。据李正业称,他是该抄本的第七代传人。按此推算,该抄本抄写的时间应在两百年以前。

《巫兵棹座啟科》最末一页标明的抄写时间为“皇民国壬戌十一年四月廿七日立完”。即公元1922年,迄今已81年。《麽一科》末页标写“公元一九八四甲子年    黄玄祖抄”。
《麽一科》抄本现藏于广西民族古籍整理办公室,编号为“田阳6”。该抄本末页标写“公元一九八四甲子年  黄玄祖抄”。

《麽请布洛陀》、《巫兵棹座啟科》、《麽一科》是麽经流行于田阳地区的时间相隔的最远三个版本。这三个版本流行于同一地区,时间间隔较长,我们在这三个版本当中选取几个基本词汇来对比它们的字形,分析古壮字在实际运用中有哪些特点,和它们的发展过程。基本词汇是日常生活中最常用到的词汇,能够为使用这种语言的群体所共同理解和使用,使用频率较高的词汇所代表的意义是一般来说比较稳定,通过分析这些基本词汇在同一地区不同时期字形的变化,我们可以了解古壮字的发展演变。

1.[]天空,上天。

《字典》收录的正体字是“”,异体字有5个:。抄本《麽请布洛陀》有几种写法:[bµn1]、們[bµn1]、天[ti«n1];《巫兵棹座啟科》:們[bµn1]、天[ti«n1];《麽一科》:天[ti«n1]

[bµn1]在《麽请布洛陀》有两种写法。一个直接借汉字,另一个则是自创字。它们有个相通点记音符号——“門”。“們”是一个常见汉字,学习过汉语的人一般都会记住它的读音、写法。抄写时不小心用它来代替“ ”,可能性是很大的。“們”在《麽请布洛陀》整个版本中出现了两次,而“”出现了十二次。到了《巫兵棹座啟科》,“們”的使用频率增多,共使用了16次,而“”,则不再出现。

[ti«n1]这是一个借词,在“老君造天地”、“王造天造地”这样的句子中才有这样的读音,在日常生活中人们称天空为[bµn1],[ti«n1]属于文读。同一个意思,壮语中有文读和白读区别,在书写上,文读一般习惯直接借汉字。

2.[去]从所在地到别的地方。

《麽请布洛陀》閉[pai1]、批[pai1]。《巫兵棹座啟科》枇[pai1]、批[pai1]、*[pai1]、[pai1];《麽一科》:批[pai1]、去[pai1]
对比之后能明显看时代对古壮字的影响,以及麽公们对汉文化的熟悉程度。“批”是最常见的用来记录[pai1]这个读音的字,它易写易记。“閉”和“批”虽然音近,但字形较“批”复杂,遭到麽公冷落,在整个版本中出现2次,在整个库中出现27次,均在经常出现同音同义不同形的第二版和第十版中。“去”与[pai1]读音相差很远,估计是由于抄者平常使用汉字,只有在抄写经文时使用古壮字,而受到习惯的影响。
《巫兵棹座啟科》中出现四种字形,“木”与“扌”相似,书写潦草时看起来几乎相同,“枇”极可能是“批”的笔误。“女比”“”都以“比”为声旁,体现古壮字以记音为主的特点。

3.[讲]说。

在《麽请布洛陀》中有:講[kaùŋ3]、[haùu5]、[nau2]、合[haùp7]、細 [Âi1]、移 [he6]、論[lµn6]。《巫兵棹座啟科》《麽一科》中有:講[kaùŋ3]、[haùu5]、[nau2]、合[haùp7]、論[lµn6]

麽经的内容通常都是人们遇到困难之后,向祖公布洛陀求助,以问答的形式出现。“造陀,造甲,布陀造講,庅甲道。”(就问布洛陀,就问麽六甲。布洛陀就讲,麽六甲又说。)这段话在麽经中多次出现,是麽公们必念的台词,是最具威力的咒语之一。为避免单过于调、乏味,这段话常有不用程度的变化,“布陀造論,庅甲道合”(布洛陀就话,庅六甲又言)。同一个意思用多个词语来表达。由于重复次数较多,人们较为熟悉,大家自发地对它进行统一。各地的“讲”写法基本相同,以“講”“合”“”为最常见。前两个与汉字字形完全相同,“講”既记音又记义,最符合记录语言的要求,但是字形较为复杂。在整个库总出现了2303次。“”较为稳定,在各地的抄本中均有出现。使用范围广,使用频率高。“”“細”“移”“”是方言字,字形读音都有差异,局限在某个地区内,流传范围不是很广,使用频率也不高。

4.[三]数目,二加一后所得。

在三个版本中“三”字的写法都和汉字一样:三[Âaùm1]。数词的写法比较统一,基本上和汉字相同。只有少数不同,如“二”还有“宜、松、弍、而”这几种写法。“而”与“二”音近;“宜”与[Ni6]音近;“弍”则是“贰”的变体。“九”有“就、酒、玖”。与汉语[tɕiou214]同音,与壮语[ku1]有差别。

5.[好]优点多的,使人满意的。

《麽请布洛陀》俐[di1]、利[di1]。《巫兵棹座啟科》[di1]、利[di1]。《麽一科》:利[di1]

6.[]量词。

《麽请布洛陀》吞[an1]、恩[an1];《巫兵棹座啟科》、《麽一科》:恩[an1]

7.[我们]代词,包括自己在内的若干人。

《麽请布洛陀》:都[tu1]、度[tu1]、[tu1]、[lau2]、娄[lau2]。《巫兵棹座啟科》:兠[tu1]、度[tu1]、娄[lau2]。《麽一科》:度[tu1]、娄[lau2]
从“好”、“个”、“我们”这三个词看,古壮字明显呈现出统一的趋势,同音同义的情况下,字形不仅逐步统一,而且越来越简单。

三、田阳地区古壮字演变趋势推论

从上面用例我们可以看出,各时代古壮字都与壮族社会文化的发展有着紧密的联系。

1.字形得到逐步统一。与汉字相比古壮字随意性较大,一个词有好几种写法,麽公们努力使自己手抄本内同音同义同形时,也努力使自己的字跟别人的一致。抄本越老,同音同义异形字越多。

2.字形得到逐步简化。古壮字同时也受到麽公熟悉汉文化程度的影响,随着壮族地区开发的进一步深入,汉文化随着报纸、广播、电视进入壮族人民的生活中,人们能够越来越熟练地使用汉语、汉字。抄本文字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将繁体字转换为简化字的情况越来越多。《麽请布洛陀》只有一个记录将“罵”中的“灬”写成成“一”。《麽一科》中有三个“門”字做偏旁的时候写成了“门”。在民国的版本中很多将汉字进行简化,如将“馬”“鳥”等形旁的“灬”简化为“一”外,还有将“講”简化成为“言井”等等。到了解放后,虽然自创字得到部分使用者的偏爱,但直接借汉字时,借简化字比较多,从整体看,借汉字在古壮字中的比例越来越大。

参考书目

[1]广西壮族自治区少数民族古籍整理出版社规划领导小组.《古壮字字典》.南宁:广西民族出版社,1989
[2]张声震.《壮族麽经布洛陀影印译注》.南宁:广西民族出版社,2004
[3]梁庭望.古壮字结出的硕果——对《壮族麽经布洛陀影印译注》的初步研究.《广西民族研究》,20051P7987
[4]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 现代汉语词典》.北京:商务印书馆,1996第三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湘里妹子学术网 ( 粤ICP备2022147245号 )

GMT++8, 2024-7-19 10:46 , Processed in 0.115295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3,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