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里妹子学术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2923|回复: 2

警报:满语濒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9-18 09:12: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图文满语消失的最后一瞬 警报:满语濒危
来源http://news.sohu.com/20070914/n252150106.shtml

王俊平画


《大清全书》满汉合璧康熙二十二年(1683)三义堂刻本


满汉同“福”

     满  语

  
濒危的警报,在上世纪80年代就已经拉响,诸如“抢救满语”等标题不时见诸报端。近日,一篇题为“满语消失的最后一瞬”的文章,再一次触动了人们的神经,一时间,互联网点击率居高不下,讨论的热潮一浪高过一浪。

  一种语言的消失,不亚于一个生物物种的消亡。满族语言和文化遗产抢救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切实的支持和参与。

  令人震惊的声音“满语即将消亡!”

  “满语口语如今是一块活化石。我们将亲眼目睹的,是这块"活化石"的离去!”在黑龙江大学主楼427室的满族语言文化研究中心,黑龙江省满语研究所所长、黑龙江大学满族语言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博士生导师赵阿平教授忧虑和惋惜地说。

  据赵阿平教授介绍,满语在清朝曾经被推行至全国使用,它一开始只有口语没有文字,到后金时代借用蒙古语中的文字,并加以“画红”注解逐渐形成自己的文字。满语对现代汉语产生了极大的影响,我们常见的一些词汇,像“马马虎虎”、“磨蹭”,以及“嗯呐”(是)、“哈喇”(食物变味了)、“勒特”(邋遢)等都是来源于满语。四大名著中《红楼梦》里别有韵味的语言,就夹杂了大量的满语以及当时满人讲汉话的习惯。清朝的皇帝是满族人,作为清朝的“国语”,当年许多条约、条文和秘密档案都用满语保存。清朝政府为保密起见,机密文件多用满文,特别是清代前期康、雍、乾三朝形成的满文档案数量甚巨,相信里面一定会隐藏着秘密。我国现存满文档案史料约200多万卷(册),仅黑龙江省档案馆就有满文档案4.38万卷,重达60余吨。众多的珍贵史料,因为满语人才的缺乏而成为难以破译的天书。据调查,在我国现存1000多万满族人口中,在日常生活中用满语交流的仅有黑龙江齐齐哈尔三家子满族村的一些老人,人数已不足百人。

  “准确地说,真正将在我们这代人面前消亡的,是满语口语。”赵阿平教授说,“我们感谢社会各界对满语危机的关注。但语言的变化是一种文化现象,有其生态环境与社会环境等方面的深层原因。我们既不能麻木视之,但也不能过度强化惊恐、耸人听闻,而是要以客观、正常的态度对待。拯救满语文化,需要的是切实的支持和参与。”

  最后的满语“活化石”:三家子

  1990年第四次人口普查,有984.68万人;2000年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统计,满族人口数为1068.22万人,但目前满语使用者只有黑龙江省富裕县三家子村、黑河市的大五家子满族乡、下马厂等一些满族村屯的老人。

  有318年建屯历史的富裕县三家子,被称做满族文化的最后遗存地。

  这里是满语保存最好的地方,其原因是地理位置偏僻,加上交通闭塞,直到上世纪50年代才修了通往县城的土公路,因此外界进入的人员较少,从而在客观上为本村原有的语言设立了一道天然保护屏障。偏僻与闭塞,“足以像冰箱一样保存一份满族文化的样本”。

  从历史上看,三家子村的建立是在康熙年间,由驻齐齐哈尔水师营的战士计、孟、陶三家最先定居在这里,后又陆续迁入关、吴、富、赵、白等满族姓居民。最早三家子屯的满族各姓都是黑龙江将军萨布素统领下的八旗披甲,他们以及他们的后代都能很好地使用满语。直到上世纪80年代以后,由于外来人口的大量增加而改变了语言环境。1961年,三家子村满族人口占全村总人数的84.7%,到1986年却只占50%左右,外来人口中又以操汉语者居多。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三家子村集体与村民的经济收入都有了大幅度的提高。随着经济收入的提高和生活水平的改善,人们的生活方式也发生了变化。人们的观念更加开放,视野也越来越开阔,开始主动学习汉语言文化,了解外面的精彩世界。便利的交通条件和发达的通讯网络为人们同外界的接触提供了客观条件。三家子村此时才真正由一个比较闭塞的小村融进了开放繁荣的社会大系统中。在所有这些变革活动中,人们所使用的语言工具则均为汉语,多民族杂居在一定程度上破坏了满语使用的环境,同汉语群体的频繁接触、交往,造成了满语使用的急剧退化。

  造成三家子村满语使用的退化还有一个重要因素,就是满语词汇中汉语借词不断增加,这一因素贯穿于整个演变过程之中。而三家子村满语作为一种方言,而且后来成为仅存的满语方言,没有大范围强势满语作为支持,自身造词能力十分弱小,每当在使用中感到力不从心时,便采取了从汉语借词的方式予以弥补。这种现象在上世纪60年代就已出现。1986年的情况是:满语固有词的数量大大减少,伴随而来的是吸收了大量的汉语借词。”词汇的大量借用会促进语言转用的发生,从而导致原有语言交际功能的进一步退化。

  随着社会经济的持续发展和全球一体化的世界趋势,三家子村只可能继续沿着改革开放的路子向前发展,而不会再退回到以往封闭落后的状态中去。所以,满语的生存环境无法得以恢复,彻底消失也就成为必然。

  三家子村小学是全国惟一一所满语小学,学校为孩子们开设一门浅显而且不列入考试科目的满语课程,学校有两位满语教师,均为没有正式编制的代课老师,教孩子们都学会满语,至少“能用满语对话”。让“满语这门语言能够延续下去”,是当地人怀抱的一份美好愿望。

  如今,这里真正在日常生活中仍以满语为首选语言的老人不过3位,而且都已经年过八旬。他们去世之时也就是满语退出历史舞台之日。世界上将再没有活的满语存在。

  满语

  的消失是全球语言大消亡的一部分,很多专家都预言,到本世纪末,在全球6800种语言中,将有一半会消亡。赵阿平教授痛心疾首地说,每一种濒危语言的湮灭,其所带走的是一种珍贵的人文遗产,这损失,是不可挽回的

  满语消失原因何在

  满语的消失是全球语言大消亡的一部分,很多专家都预言,到本世纪末,在全球6800种语言中,将有一半会消亡。赵阿平教授痛心疾首地说,每一种濒危语言的湮灭,其所带走的是一种珍贵的人文遗产,这损失,是不可挽回的。

  赵阿平教授曾运用人类文化语言学、比较语言学、社会语言学的理论方法,对满语濒危的原因进行调查、分析和研究。据她介绍,和其他语言一样,满语的濒危因素是多方面的,既有语言的外部因素,如使用人口少、分布杂居、族际通婚、民族融合、社会分化、族群分化等;又有语言本身的因素,如语言表达不能适应社会需要、语言结构功能退化等;另外还有语言态度、语言趋同等因素。造成语言濒危的多方面因素不是孤立分离的,而是相互作用的结果。

  满族是一个积极向上勤奋好学的民族,具有开放性,对外来文化积极主动吸纳,尤其对历史悠久、博大精深的汉文化十分崇尚。同时,作为一个刚刚崛起的少数民族成为封建王朝的统治民族,需要尽快学习掌握先进的汉语文汉文化。清一代,满语、满文作为“国语”、“清文”通行全国,然而曾几何时,满族在不长的时间内,从满语单语进入到满汉双语,最后转用汉语。满语目前只有极少数中老年人懂得,青少年一代已失传;满族人对母语只有听的能力而说的能力很低,或没有说的能力。语言使用人口少表明这个语言的功能已严重衰退,正在走向或已处濒危。这是导致满语濒危的最主要因素。

  满族入关后,因满汉通婚而改变家庭成员的民族成分以及通用语言的影响,也加速了满族转用汉语。满族在形成、发展过程中,吸收了大量外族成员,其中满汉通婚是重要渠道之一。此外,满族入关后通过改旗、抬旗、过继为嗣、汉人投充、编旗编佐领、抱养汉人儿童、三藩入旗等,使得大批汉族人进入满族,这也成为满汉融合、满族转用汉语的重要因素。

  1644年清军入关,大批满族陆续从东北三省进入内地,分散于汉族的居住区,满族入关前的相对聚居变为与汉族等各民族杂居。语言环境与社会环境的改变使满汉语言的融合内容也发生了质的变化,其主流是满族开始全面学习汉语文汉文化,在一段时间内满族使用满汉双语,并逐渐向使用单语汉语转化。至清朝末年,全国除黑龙江省少数地区的满族人还使用满语或满汉双语交流外,满族已全面转用汉语。

  有人曾举位于新疆察布查尔县生活的2万锡伯族人所讲的锡伯语为例,意图证明满语口语不会那么快地消亡。诚然,当代锡伯语是新中国成立后产生的一种满语的变体,锡伯语和满语的差异,远远小于汉语北京口音和东北口音之间的差距。但毕竟,“满语口语”在我们的生活中不复存在将成为人们心中永远的遗憾。

  满语

  请放慢逝去的脚步

  满学研究已在全世界范围内成为热点。目前世界上有23个国家的学者在研究满语,许多研究机构都在加大对满语的研究力度

  我国的满族语言历史文化研究虽然处于国际领先地位,但满语翻译、整理和研究人员相对这项紧迫而浩大的工程而言十分匮乏。目前我们的专业人员不过百人,经费更是紧缺不足

  满族语言和文化遗产抢救是一项系统工程

  1983年3月,一块满汉双语的竖形木牌挂在了中共黑龙江省委党校的院门前,黑龙江省满语研究所经黑龙江省委省政府批准正式成立,这是全国专门研究满-通古斯语言文化的中心机构,首任所长是穆晔骏研究员。据赵阿平教授回忆,这第一块名牌设计的很大,甚至超过了党校的校牌,几年后才改成常见比较小些的长方形牌子。

  满语

  研究所第二任所长刘景宪研究员是中国第一届满语专业的大学本科毕业生,他曾经向赵阿平讲述自己的母校——中央民族学院满语专业开设的缘由。那是在1959年,尼泊尔国王来访时,曾向周恩来总理咨询中国满语研究和教育的问题,而当时中国的现状是,只对满语资料库做了妥善的看守保管,却没有展开大规模的整理研究。在周恩来总理的过问和安排下,次年中央民族学院历史系便开始了满语相关专业的招生。1965年,中国有了第一届满语专业的大学本科毕业生。

  现任所长赵阿平教授是地地道道的满族人。她回忆说,自己开始学习满语是在1986年。当时她从哈尔滨师范大学历史系毕业不久,一直醉心于清史研究,看到哈尔滨市民委面向社会办了一个免费的满语班,便兴冲冲地报了名。这个班最初借用哈尔滨第十七中学的教室,后来又辗转了许多地方,学员最初有七八十人。经过努力学习,最终她成为坚持完成学业的三十个学员之一。1988年,赵阿平如愿所偿,走进了满语研究所,成为专业研究人员。

  满族文化遗产抢救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制定有关政策,加大资金投入,也需要加强培养高层次的研究人才。为广泛开展学术交流,及时反映满-通古斯语言文化研究的新成果,促进满-通古斯语言文化研究相关学科研究的深入发展,黑龙江满语研究所于1985年创办了《满语研究》学术期刊。它是目前世界上惟一的专门研究满-通古斯语言文化学术期刊,文章作者既有国内外著名专家学者,也有深厚造诣的专业研究人员及初出茅庐的青年新秀,许多文章有所创新突破,填补了诸多研究空白是国际满-通古斯语言、文化研究、交流的中心阵地。

  1999年11月,黑龙江满语研究所进驻黑龙江大学,并组建了黑龙江大学满族语言文化研究中心。该中心于2000年获批“中国少数民族语言文学(满语文化学)”硕士学位点,2005年开始招收培养满族语文与历史文化本科生;今年将开始招收博士生,培养方向是汉语言文化与北方民族语言文化关系。2001年日本北海道大学博士研究生前来留学,2005年美国康乃尔大学博士研究生前来留学。它是黑龙江大学重点学科,黑龙江省重点学科,黑龙江省高校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满族语言文化研究中心的宗旨是抢救调查、开发利用满族语言文化遗产及同语族语言文化遗产,并进行全面深入研究,为社会经济文化发展、人类文明进步提供科学理论依据与制定决策参考。

  满学成为全世界范围内研究热点

  不单单是在中国,满学研究已在全世界范围内成为热点。目前世界上有23个国家的学者在研究满语,许多研究机构都在加大对满语的研究力度,《满德词典》、《满俄词典》、《满英词典》、《满日词典》和一些相关研究成果都已陆续在各国出版。尤其是日本文部省设立大型课题“环太平洋濒危语言抢救调查”,每年有专家到我国东北进行实地考察。韩国首尔大学也为此设立了5年课题。国外从20世纪末开始将满语文化研究列为文化人类学研究的重要内容,并专门培养高层次后继人才。赵阿平教授说,很多国外专家满文的写和说的水平之高令人吃惊,这给我们的满学研究增强了紧迫感。相比之下,我国的满族语言历史文化研究虽然处于国际领先地位,但满语翻译、整理和研究人员相对这项紧迫而浩大的工程而言十分匮乏。目前我们的专业人员不过百人,经费更是紧缺不足,作为国内重要研究基地的满语研究所也只有十人左右。

  今年9月初,黑龙江大学招收的20名2007级满文与历史文化专业本科生陆续到学校报到,这是中国满语研究最新鲜的血液。本届新生有7名男生,13名女生,高考成绩都在570分以上,按零表报考录取。在4年的时间内,他们将学习满语、中国史、世界史、民族关系史等三十多门课程。目前,满族语言文化研究中心的课题研究人才队伍基本上建立起来。科研人员正采用现代化数码技术进行满语调查,并利用计算机对大量珍贵的满语口语录音、录像资料进行整理、分类,准备建立满语文化的数据库。我们目前的抢救工作已为满语文化的进一步研究搭建起了平台,奠定了比较雄厚的基础。

  满语消失很多清代史实记载将成为“天书”

  据介绍,在清代268年历史中,汇集了浩如烟海的满文档案史料。全国现存满文档案史料约二百多万件,如果要把这些珍贵史料翻译出来,需要100个人用一个世纪的时间。但目前从事满语书面语译成汉文的不到50人,而精通书面语的不到20人。如果满语消失,很多清代史实再也没有解密的机会。

  据最新消息,国际人类学与民族学联合会第16届世界大会将在2008年7月15日至23日在中国昆明举行。其中的“满-通古斯语言文化与人类学专题会议”,将就加速抢救发掘、研究利用满-通古斯诸族语言、文化珍贵遗产等议题作国际范围的交流,赵阿平教授将代表黑龙江大学满语语言文化研究中心担任该专题会议的主席。

  关键词

  满语

  公元1616年,一个“马背民族”——女真族建立了清王朝,1644年入主中原,定都北京,统治了中国长达260多年。满语,作为当时的“国语”,不仅记载、见证了清朝的历史,也是留给后人一笔宝贵的财富。满语是满族所使用的语言,属阿尔泰语系通古斯语族满语支,它是一种黏着语,语音上有不完全元音和谐现象,是在蒙古文的基础上加以改进而成的一种竖直书写的拼音文字。如今,拥有1000万人口的满族,在我国56个民族中位居第三大民族,但会说满语的人却已经不足百人。

  记者感言

  满语

  会有一个怎样的未来

  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使人们将传统语言的保护的思路拓得更宽,眼光放得更远。一项调查表明,2000年至2007年,世界上使用最多的10种语言在互联网上的使用频率增加了176.5%,而其他语言的使用频率增长幅度则达到了431.9%。于是,很多人寄希望于用现代科学技术的手段加强小语种的保留及延续。“东北满族在线”、“淑尔罕满-锡伯语言文化传播中心”、“吉祥满族”等网站的访问量逐渐上升,栏目也日趋雅俗共赏和专业化,满语的教学也通过互联网得到了较从前更加广泛的传播。

  一种语言的消失不亚于一个生物物种的消亡。语言是人类无形的文明遗产,几乎每一种语言都积累、传承了数千年甚至上万年,它们都是人类共同的文化财富。我们希望互联网时代能够为即将消失的满语的保护创造奇迹,这或许是能够实现的。我们应该努力让满文这种对人类文化有过贡献的文字尽可能长久地传承,不希望它像甲骨文、吐火罗文那样在我们面前成为仅仅存在于文献的“死”的语言。即使它消亡的命运真的在所难免,也要通过学术研究的薪火相传,避免满文成为将来无人破译的“密码”,让满族文字和东北地区早期历史以及清史研究不要断流。

  让满语放慢逝去的脚步,我们该做的,还有很多。
 楼主| 发表于 2009-9-18 09:28:16 | 显示全部楼层
满族很了不起:毛泽东谈康熙三大贡献
来源:http://news.sohu.com/20060403/n242613855.shtml

 60年代初期,老舍先生是北京市的全国人大代表。有一年的人大代表会上,适逢大会中间休息,老舍先生下了主席台到休息室去,过了一会儿,他看到毛主席、周总理、刘少奇等领袖们也走进了休息室,老舍先生以为他们要商量事,起身想躲开,毛主席却把他叫住了,说:“一起坐一坐,说说你们满族人。 ”于是,大家围坐成一圈,开始谈论起来。
  
  毛主席一开口便说:“满族是个了不起的民族,对中华民族大家庭做出过伟大贡献。他还说,清朝开始的几位皇帝都很有本事的,尤其是康熙皇帝。”   

  一、维护统一和主权:

  毛主席说,康熙皇帝头一个伟大贡献是打下了今天我们国家所拥有的这块领土,我们今天继承的这大块版图基本上是康熙皇帝时牢固地确定了的。他三征噶尔丹,团结众蒙古部,把新疆牢牢地守住。他进兵西藏,振兴黄教,尊崇达赖喇嘛,护送六世达赖进藏,打败准噶尔人,为维护西南边疆的统一,迈出了关键性的一步。他进剿台湾,在澎湖激战,完成统一台湾的大业。他在东北收复雅克萨,组织东北各族人民进行抗俄斗争,和沙俄签订《尼布楚条约》,保证我永戍黑龙江,取得了独立自主外交的胜利,为巩固东北边疆做出了重大贡献。

  二、坚持统一战线政策:

  毛主席说康熙皇帝的第二个伟大贡献是他的统一战线政策。满族进关时兵力只有五万多,加上家属也不过二十万,以这样少的人口去统治那么一个大国,占领那么大领土,管理那么多人口,矛盾非常突出。康熙皇帝便发明了一个统一战线,先团结蒙古族和其它少数民族,后来又团结了汉族的上层人士,他还全面学习和继承了当时比满文化要先进得多的汉文化。毛主席说康熙皇帝第三个了不起的地方是他有奖罚分明的用人制度,即使贵为皇子,打了败仗也不能进得胜门,而要在城外听候处置。

  三、重视科技学无止境:

  毛主席还特别夸奖康熙皇帝的学习精神。康熙除了会几种民族语言之外,还会好几种外语,包括希腊文,他还精通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毛主席还说,康熙皇帝是最早懂得向西方资本主义先进知识学习的开明君主,他喜欢研究自然科学,对数学、天文、地理、医学、生物学、解剖学、农艺学和工程技术有浓厚兴趣,还亲自主持编辑科技书籍。

  毛主席这一番议论,还有周总理、少奇等的插话,使老舍先生大为惊讶。所以,回到家中,他便说他完全换了脑子,换了眼睛。

  以满族为荣!

  老舍先生是满族正红旗人,但直到50岁,他从不在正式场合说自己是满族。在老舍先生前半生的文学作品中,没有一处标明其中的某个人物是满族。1950年后,老舍先生不仅明说自己是满族,而且代表满族积极参与各种社会活动。听了毛主席对满族和康熙皇帝的评价后,他开始着手写表现满族人民的作品,如历史剧《神拳》、长篇小说《正红旗下》等。他的这些作品形象生动地说明了满族是一个对中华民族大家庭做出过伟大贡献的民族。
发表于 2009-9-18 09:30:50 | 显示全部楼层

记者们不能以讹传讹

本帖最后由 余少平 于 2009-9-18 09:45 编辑

“满语对现代汉语产生了极大的影响,我们常见的一些词汇,像‘马马虎虎’、‘磨蹭’,以及‘嗯呐’(是)、‘哈喇’(食物变味了)、‘勒特’(邋遢)等都是来源于满语。”
真是如此吗?
请看明朝汉语书籍中的 “邋遢”!
1、(明)《万历野获编》:“一云三丰即张邋遢,未知然否。又云三丰为辽东懿州人,名君宝;一云陕西宝鸡人。”  
2、(明)《三宝太监西洋记》:“那隔壁的门里,又闪出一个不尴不尬,不伶不俐,没摆布的邋遢头来,说道:……”
“马马虎虎”更是汉语的 “模糊”,杜甫:“子璋髑髅血模糊”。元曲有:“删抹了东坡诗句,糊涂了西子妆梳,山色空蒙水模糊。”
吴语读“马”为mo,故《九尾龟》记载的 吴语有“马马虎虎”:“耐自家当心点,勿要实梗马马虎虎,阿晓得?”但周氏兄弟都习惯写作“模胡”,周作人说他不愿意写成“两个动物的 名字”。

    满语濒危是个 严酷的 事实,满语确实需要保护。但这跟他对汉语 是否产生过重大影响无关。像仡佬语这样没有“对汉语产生过重大影响”的 语言,也 需要政府方面设法抢救保护。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湘里妹子学术网 ( 粤ICP备2022147245号 )

GMT++8, 2024-7-12 23:18 , Processed in 0.063635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3,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