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里妹子学术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460|回复: 0

辞达而已矣--论汉语汉字与英文字母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7-29 11:39: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梦的轻波 于 2013-7-29 12:09 编辑

作者:邢福义   来源:光明日报

    从秦代“书同文”算起,汉语书面通语已然走过了近两千年的途程。当今,出现了新的一景:使用英语字母词形成热浪,令人注目。是简单地肯定,喝彩叫好,还是简单地否定,指摘排斥,皆不适宜。最好的办法,是大家进行深度思考,献计献策,然后集思广益,形成共识。



    汉语书面语中出现外来词,自古有之。一种语言,只要跟其他语言密切接触,就难免出现外来词。据古代汉语专家和词汇学专家们的研究成果,可知汉语书面语从来没有中断过吸收外族语言的词语。汉语书面语的突出特点,是使用方块汉字。不管是繁体还是简体,都能帮助我们把同音的词语所表示的意思分辨清楚。比如:飞屑吸入人体致癌。(魏润身《挠攘》)∣这种石头也能治癌。(柳建伟《突出重围》)这里出现了“治癌”和“致癌”。二者的前一个字都读zh。正是因为字的形体有所不同,才保证了不会引起误解。这是使用拼音文字的书面语做不到的。

    汉语的词汇系统,对于吸收进入的外来词,历来有一定的规矩。这就是,要用汉字来转译。大体说,有以下情况:有时是译音,即用同音近音的汉字来转写外来词。比如英语的taxi,译作“的士”,有声调,读为dsh。有时是译音兼译义。即用同音近音的汉字来转写外来词,兼顾表意。比如英语的hippy或hippie,译作“嬉皮士”,有声调,读为xpsh。有时是半译义半译音,即把一个外来词分成两部分,一部分译义,一部分译音,比如,把ice cream译成“冰激凌”。有时是半译音半译义,即把一个外来词分成两部分,一部分译音,一部分译义。比如,把motorcycle译成“摩托车”。有时是译音加类名,即在译音部分后边加上表示事物类别的汉字。比如,把AIDS(Acquired Immune Deficiency Syndrome)译成“艾滋病”。

    在转译外来词的时候,汉语书面语往往还注意发挥方块汉字的表意功能,使外来词汉化。比方人名的转译,尽可能在用字上分出男女。如美国作家Benjamin Franklin是男的,译为本杰明·富兰克林;美国作家Willa Cather是女的,译为薇拉·凯瑟。再比方事物名称的转译,尽可能在用字上显示人们的好恶心态。如DDVP(dimethyl-dichloro-vinl-phosphate),转写为“敌敌畏”,凸显这种东西之可怕。又如TOFFL(Test of English as a Foreign Language),指作为一门外语的英语测试,是出国留学生外语考试的一种,用来转写的汉字是“托福”,带上了企求顺利的色彩。

    可以认为,汉语汉字系统如何对待和处置外来词,已经形成了具有特色的传统,进入了汉学发展的轨道。



    当今世界,已经跨进信息化时代。全球的联系和沟通,已经离不开英文字母词。举个显而易见的例子:电子邮件已经成了不同国家人士之间联系与沟通的全球性重要工具,而电子邮件的发件人和收件人都不能不用英文字母词,不然,你的邮箱不能把邮件发到世界各地,世界各地的邮件也传不进你的邮箱。

    然而,我们现在需要关注的,不是电子邮件中用于发件人和收件人的五花八门、各人随意自造的英文字母词;而是那些在不同程度上或在不同范围内见于汉语书面、并且显出活跃态势的英语字母词。这些字母词,应该如何评估?应该放在什么样的位置上才合适?

    几类现象,可不讨论。第一,阿拉伯数字。不是汉字,但已为全球所通用。现在,无论表示数目,还是表示次序,在我国的报章杂志上,就一般情况而言,使用阿拉伯数字的频率高于汉语数字。比如,283万元,大都不会写成二百八十三万元;《现代汉语词典》第6版,用6不用“六”。第二,起着特定作用的某些英文字母。比如起游移泛代作用的X,起表示次序的a-b-c-d,起作为人物称呼的阿Q,等等。第三,非英文字母词。如HSK(汉语水平考试),为汉语拼音的缩写。《现代汉语词典》,第5版(2005)和第6版(2012)都在正文后边,以“西文字母开头的词语”为题,列出词条,分别解说。第6版所收词条239个,其中注为“英”的197个,未注国别的34个(如AA制、DNA芯片等)。另外,注为“拉”、“法”、“日”的,各一个;注为“汉语拼音”的,共5个。

    本文把视点集中在纯粹的英文字母词上面。这是因为,它们最能代表目前风起云涌活力洋溢的字母词。《现代汉语词典》所收的纯英文字母词,只是一小部分,没有汲取的还很多很多。比如,收入了SCI(科学引文索引),没有收入SSCI(前加S指社会科学),也没有收入CSSCI(中国人再在前面加个C指中文)。在高等学校的文科领域,CSSCI可是能否提职称、能否获奖励、博士生的学位论文能否参加答辩等等决定人们命运的一个极富“威慑性”的英文字母词。又比如,在学术领域中,不同学科各有习惯使用的英文字母词。现代汉语语法研究领域,会常常见到NP(名词性词语)、VP(动词性词语)、AP(形容词性词语),本学科领域的人是无人不知的。假若稍稍放开收词的范围,便可以知道,英文字母词所形成的潮流,的确可以用汹涌澎湃来形容。



    面对风起云涌的英文字母词,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态度?

    一方面,要看到英文字母词的语用价值。

    存在就是现实,流行必有因由。英文字母词能够在各种场合,特别是在国家大报《人民日报》上面频频出现,如此现象,前所未有。不同的人,对其因由会有不同的感知,因而会做出不同的概括。我个人以为,总的说来,是出于英语字母词对使用者的美感引力。具体点说,起码以下三点值得注意。其一,视觉引力。可以从字形上凸显某种事物,显得醒目突出。比如报道足球比赛:“巴萨vs皇马”。谁对谁,特别明朗。其二,新知引力。可以通过字形求解字义,增长知识。比如GDP,指国内生产总值。我当过第8、9、10三届全国政协委员,每年两会期间,经常看到和听到这个词。我相信,相当多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本来不知道何为GDP,但接触多了,也就了解了,于是获得了带有国际性的新知。其三,心态引力。由于新颖而带国际味,因此可以引发人们心理上的高雅感和奇异感。这种感觉,在单位名称和产物品牌名称上,在汉语字词和英文字母词对照使用的时候,相当明显。有一种营养品,盒子面上,中间是“总统牌膳食纤维”,上面是小一号字体的TRT,下面也是小一号字体的“蛋白质粉”。TRT是什么,恐怕没几个人知道,可看起来觉得“有档次”。诚然,英文字母词不属于汉语汉字,不能进入现代汉语词汇系统。但是,可以把它看成是一支外来的特种生力军,让它配合汉语汉字,发挥其特定的作用。这是具有积极意义的。那么,英文字母词的使用,会不会引起汉语汉字的混乱?这不必担忧。上面提到的阿拉伯数字,也是外来的。但是,它们在汉语书面语中的普遍使用并没有伤及汉字文化,因为汉语有汉语的应用规律,许多时候阿拉伯数字是使用不上的。比如“推三阻四”、“不管三七二十一(搬开再说)”,其中的汉语数词,不能换用阿拉伯数字。又如,八十八岁叫作米寿,这是因为“米”拆开是八十八;九十九岁叫作白寿,这是因为“百”减去“一”是“白”。(参看张德鑫《数里乾坤》,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这种文化底蕴深厚的用法,阿拉伯数字能够干扰吗?

    另一方面,要看到英文字母词的局限性。

    英文字母词的使用,缺乏实实在在的群众基础。在内容上,英文字母词具有较大的学科术语性和行业习用性。从受众方面看,绝大多数字母词是看不懂的。比如OLED(有机发光二极管),除了内行者,别说广大民众,即使是大学教授,特别是文科教授,恐怕能看懂的少之又少。从使用者方面看,各人分属不同的圈子。甲圈中人使用的,乙圈中人不一定能懂。比方现代汉语语法研究者用NP和VP,历史研究者可能不知所云。正因如此,英文字母词使用的数量和场合受到了制约。报章中,一般性的文化教育、时事政论等栏目中,较少见到。

    语言是交际和交流思想的工具。两千多年前,孔子就已郑重指出:“辞达而已矣。”(《论语》卫灵公第十五)朱熹《论语集注》解释道:“辞,取达意而止,不以富丽为工。”老祖宗们提出并一再阐释的“辞达而已”,是反映语言应用发展规律的一条深刻学理、一个基本原则。广大群众看不懂的东西,其生命力是有限的。我们应该明确英文字母这一弱点,运用时要想办法弥补这一弱点。请看这个例子:一季度/123家IPO排队/企业终止审查(题目)本报北京4月1日电(记者婿志峰)中国证监会最新公布的首次公开发行股票(IPO)申报企业情况显示,……IPO……IPO……IPO……(见《人民日报》2013年4月2日)——IPO,什么东西呀?这个字母词,连《现代汉语词典》的“西文字母开头的词语”也没有收录。“股票”是个现成的词,为什么还要来一个IPO呢?这篇报道里特意选用IPO,自然是为了取得上面说过的语用效果,不过,写作者也考虑了群众能否看懂的问题,因此首先写出“股票(IPO)”,然后再写“IPO……IPO……IPO……”,这个作法是可取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2000年10月31日由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八次会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令第三十七号宣布该法自2001年1月1日起施行。该法强调:“国家机关以普通话和规范汉字为公务用语用字。”“学校及其他教育机构以普通话和规范汉字为基本的教育教学用语用字。”“国家通用语言文字以《汉语拼音方案》作为拼写和注音工具。”英文字母词不是汉语里的词,也不采用汉语拼音方案,但毕竟参与了当今的中国语言生活,并且具有特定语用价值。这份资源,如何对待,如何汉化,应该引起国家管理部门的高度重视。

    个人以为,有必要组织力量编写一部《英文字母词词典》。《现代汉语词典》已经开了一个好头,但“西文字母开头的词语”中收词过少,满足不了需求。比如IPO就查不到,CSSCI就查不到。个人又以为,更有必要立项研究如何做好英文字母词汉化的工作。这是一种“汉化改移”。上面说过,我们已经有了两千年累积下来的外来词汉化改移的优良传统。仅就现代而言,“敌敌畏”、“托福”之类的成功使用,就是明证。然而,近年来,这一传统忽然被丢弃了。难道是中国人变得低能了吗?绝对不是。像GDP、DNA这样的词,相当重要。讲到国家经济的发展,总要提到GDP;讲到血缘关系的鉴别,总要提到DNA。能不能将它们汉化,音译也好,意译也好,音译加意译也好,用汉字造出对应的词来,可以进入汉语词汇系统,可以收入汉语词典,这不是很好的事吗?当然,改移以后,原形的GDP、DNA之类仍然可以收入《英文字母词词典》。这可以表明,汉语汉字是强势语言文字,对外来的语言文字,具有多方面的包容力。

    汉学,或者说广义国学,在与时俱进的过程中,永远坚守继承与发展优良传统的立场。这传统,可以是古代的,也可以是近现代的。

    (作者单位:华中师范大学语言与语言教育研究中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湘里妹子学术网 ( 粤ICP备2022147245号 )

GMT++8, 2024-7-12 22:52 , Processed in 0.120017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3,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