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里妹子学术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379|回复: 2

法国画家让·莱昂·热罗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3-3 11:47: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梦的轻波 于 2015-3-3 12:06 编辑

来源:湘里妹子学术网收集整理




让·莱昂·热罗姆(Jean-Leon Gerome ,1824——1904) 是法国十九世纪学院派的著名
画家雕塑家,表面上他是新古典主义的继承者,实际上他是浪漫主义的热衷者。虽然热罗姆并不有意识地在作品中揉进浪漫主义的色彩,但是在古典主义严谨的构图、色彩之中所表现的强烈的东方情调,异国气氛,又不得不让人感到他的浪漫主义倾向。

热罗姆是德拉洛什(1797——1856)的学生,他的倾向于浪漫主义与这位老师影响有直接的关系。德拉洛什虽然是学院派的画家,他的历史画却以“自然主义”著称,充满了浪漫主义气息。

热罗姆于1856年曾远赴埃及和近东旅行,对东方文化发生浓厚的兴趣,并因此画了许多描绘埃及和近东风土人情的作品。在巴黎沙龙展出后,轰动一时。1868年,他又随地质学家们穿过西奈沙漠,到达开罗亚历山大港。这次游历,非常艰险,但是东方文化留给画家以深刻的印象,他对阿拉伯市场,土耳其浴室及宫女的沐浴,伊斯兰的宗教仪式,以及东方的具有某种神秘色彩的闺阁,这些在欧洲人的眼里深感神秘又深感奇特、有趣和美的事物,十分迷醉,以为深具魅力,从而频频入画,绘制了不少充满东方情味的佳作。
2004年4月19日,法国邮政为他逝世100周年发行一枚纪念邮票,选用了他的画作《斗鸡》作为纪念。


1946年 作品《斗鸡》
 楼主| 发表于 2015-3-3 11:51: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梦的轻波 于 2015-3-3 12:01 编辑



大理石雕像

         让·莱昂·热罗姆还是个著名的雕塑家,作品中常常揉进浪漫主义的元素。





用色彩赋予生命

       这是热罗姆为同时代的一位法国女雕塑家画的像,但场景改到了古希腊。








       《法庭上的芙丽涅》创作于1861年

       在审判时,辩护师希佩里德斯让被告在众目睽睽之下揭开衣服裸露躯体,并对着在场的501位市民陪审团成员说:难道能让这样美的乳房消失吗?最后,法庭终于宣判被告无罪。画面上,芙丽涅处于中心突出位置,以臂遮脸表现了刚被掀开衣裳的一刹那。芙丽涅的通体红色在辩护师蓝色的烘托下显得格外鲜艳,后景和中间的幽暗部分的处理把女主角突现出来了。她显得异常洁白、妩媚、完美无瑕。她的动势是典型的希腊式,微微扭动的身子,使曲线的韵律更加丰富。由于当众裸露,她这下意识的遮掩动作使感情得到了升华。芙丽涅的表情楚楚可怜,且有几分羞涩,显得格外娇媚动人。站在一旁的辩护师的姿势和表情异常严肃、坚定,美的高尚和不可亵渎的意志均在他的姿势、表情中得到体现。众法官的怜悯、领悟或者贪婪、呆滞的目光,以及坚定的举止或失措的表情,充分显示了在美面前的人生诸相以及人性的复杂与矛盾。与此同时,也体现了希腊时期所崇尚的“美”的主题——美的纯洁、美的神圣以至美的不可战胜的力量。

       《法官们面前》(Phryne before the Areopagus),芙里尼是希腊著名的美女,雅典的高级妓女和交际花,很多当代著名人士的情人,“她运用自己的魅力而富有到希望捐资重建被亚历山大大帝摧毁的底比斯城墙,唯一的条件是刻上:‘这是亚历山大大帝摧毁的,名媛芙里尼重建的’。但元老院拒绝了她的请求”。“她对自己的美丽,充满自信,曾经在大海边,当众脱去衣衫,裸体缓缓步入海水,激发了希腊艺术家作出了维纳斯诞生海上的作品的灵感”。据说,有一次她犯下“不敬神”的罪过,雅典法院审判她时,她当场脱下衣衫,“法官们惊呆了,认为她本人是就神,于是草草地判她无罪”:这幅作品讲述的就是这个典故。





后宫露台 创作者:让-莱昂·热罗姆 法国 规 格:80cm×102cm 材 料:布 油彩 存藏处:私人藏

       画家热罗姆是浪漫派画家德拉罗什的学生,却又极善安格尔严谨的线条。1856年,他曾赴埃及与近东旅行,收集和纪录了大量关于近东的风土人情,创作了一批极富东方情调的作品,轰动了整个法国画坛。热罗姆画的这幅《后宫露台》,描绘了阿拉伯王宫最隐秘的后宫生活,描绘了生活于后宫的王妃、宫女等女眷的闺阁生活,有的在洗浴,有的在清谈,有的在沉思……,几乎都流露出一种惆怅与茫然的神情,华丽的露台,冰冷得象囚室,不见天日,只有露台外面才是晴朗的天空与清新的气息。从构图和色彩处理上,都遗留着古典主义原则的严谨性,注重细节的和谐对比,人物、服饰、建筑尤重质感的表现,充满异国情调。


让·莱昂·热罗姆是法国十九世纪学院派的著名画家和雕塑家,表面上他是新古典主义的继承者,实际上他是浪漫主义的热衷者。他师从法国著名的浪漫主义画家德拉罗什,但他却擅长安格尔严谨的线条。他曾赴埃及与近东旅行,创作了一批极富东方情调的作品,轰动了整个法国画坛。此作便是他的其中一件代表之作,作品描绘了阿拉伯王宫最隐秘的后宫生活,描绘了生活于后宫的王妃、宫女等女眷的闺阁生活,有的在洗浴,有的在清谈,有的在沉思,几乎都流露出一种惆怅与茫然的神情,华丽的露台,冰冷得象囚室,不见天日,只有露台外面才是晴朗的天空与清新的气息。从构图和色彩处理上,都遗留着古典主义原则的严谨性,注重细节的和谐对比,人物、服饰、建筑尤重质感的表现,充满异国情调。





《乡下的豪华游泳池》 1885年 让-莱昂·热罗姆 法国 70cm×96.5cm 布 油彩 私人藏

  近东乡间风情是热罗姆醉心的题材。此画描绘的是乡间豪华游泳池里洗浴的女性,借以展示近东女子窈窕丰满的体态和阿拉伯人沐浴的习俗。作品重明暗对比,以揭示异域隐秘的风情。画家以极善细节描绘和情绪表现的优势,描绘了豪华游泳池里的诸般风情。





《克里奥帕特拉与凯撒》

《克里奥帕特拉与凯撒》(Cleopatra and Caesar),这个故事是很多文艺作品和电影的题材。为了取得埃及的统治权力,“埃及艳后”克里奥帕特拉希望接近率军抵达埃及的罗马统帅凯撒,于是她想出一个办法:让她的仆人把她裹在一张毯子里送给凯撒,“当打开毯子,裸体的克里奥帕特拉出现时,凯撒大吃一惊”,从此两人坠入爱河,并且生了一个孩子。克里奥帕特拉也在凯撒的支持下,重新成为埃及的女王。此前,她的弟弟夺取王位,把她赶出首都亚历山大城。





拔士巴

       《拔示巴》(Bethsabée)。拔示巴是《圣经》“旧约”中的一个重要的美女和王后:她原来是大卫下属的一位军官乌利亚(Uriah the Hittite)的妻子,她与大卫通奸怀孕后,大卫借故杀死了乌利亚,使她成为大卫的合法妻子,但是他们通奸而生的婴儿死去了,“以示上帝的惩罚”。后来,大卫成为以色列国王,拔示巴成为王后,他们的孩子就是著名的所罗门王。以色列( Israel)的意思是“上帝的战士”,古以色列国存在的时间为公元前1030-930年(约100年),“善战”的大卫,使以色列从一个弱国变成强国,但以色列最兴盛繁荣的时代是所罗门时代的大约40年(公元前970-931年)。所罗门去世,他的儿子罗波安(Rehoboam)继位后,以色列分裂成两个国家:北部为以色列国,南部为犹太国。《圣经》是一本历史书:真实性是其流传至今的基本原因之一,包括记载伟人的负面信息。





《土耳其女人在沐浴》



《拿破仑和部将在埃及》   
  罗马角斗士        《罗马角斗士》是角斗士系列绘画中的佼佼者,该角斗士的绝技是朝敌手上的投网,将其罩住,然后用三叉戟将其刺死。在人物造型上,可以看出德拉罗什对热罗姆的巨大影响,观众可以看到罗马角斗士在角斗场热烈的气氛中,持戟进攻时的情形。      

玩斗鸡的希腊年轻人1846   
《锡诺普的第欧根尼》      《锡诺普的第欧根尼》(Diogenes of Sinope,公元前412-323年),希腊哲学家,犬儒派代表人物,“曾经公开讥讽过亚历山大大帝而活下来的少数几个人之一”:据说,第欧根尼正在晒太阳,亚历山大大帝来拜访他,问他需要什么。第欧根尼懒懒地答道:“我希望你闪到一边去,不要遮住我的阳光。”亚历山大大帝后来感叹说:“我如果不是亚历山大,我愿意是第欧根尼。”因为仰慕他的学识,“希腊收费最昂贵的妓女”芙里尼“免费献身给第欧根尼”。历史记载:这位哲学家常年住在街头的一个大木桶里。   


《耶路撒冷,所罗门墙》

《耶路撒冷,所罗门墙》(Solomon's Wall, Jerusalem),即现在著名的西墙,又称“哭墙”。这里就是所罗门王

 楼主| 发表于 2015-3-3 11:54: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梦的轻波 于 2015-3-3 12:00 编辑

建造的宏伟壮观的古以色列首都最著名的建筑遗迹之一,可以想象出当年的巨大规模。



        《(奥斯曼帝国的)希腊新军-希腊青年正在改信穆斯林-年轻的希腊人在清真寺里》

(Greek Janissaries-Greek youths who are being converted to Islam-Young Greeks at the Mosque )

       这幅作品的原名就是这么长:Janissaries意为“新战士”。奥斯曼帝国在占领欧洲南部地区时,将一些孩子从小组织起来,训练成“战斗力特别强”的禁卫军和常备军,控制这些孩子的办法之一就是“洗脑”:首先改变他们的信仰,使他们成为穆斯林。



《波拿巴在斯芬克斯的面前》(Bonaparte Before the Sphinx)。当时拿破仑是埃及远征军司令。





《吹水烟筒的风骚女人》 1898年 让-莱昂·热罗姆 法国 54.6cm×66cm 布 油彩 日内瓦 科普斯美术馆藏

       在此画中,热罗姆描绘了浴池里的东方女子,体态窈窕,吹着水烟筒,这是东方阿拉伯人的习俗,周围建筑体现了阿拉伯风格。圆柱、细密的图案、喷泉等与洗浴的女子、波斯花纹的地毯,共同构成了阿拉伯情调,表现了"东方主义"的浪漫诗意。




      

《幽会,外面》(The Tryst ,exterior)

右图:《幽会,里面》(The Tryst ,interior)。杰洛姆的这两幅作品辛辣地讽刺了伊斯兰教戒律的虚伪。





《旋转的德尔维希》(Whirling Dervishes)

       这种舞蹈又称Mawlawi Order。德尔维希是波斯语,一种乞讨者或者托钵僧的苦行者。日本译为“旋舞教团”,“以旋转表示宇宙的旋转”,他们有时也以参军打仗为生。1923年,土耳其独立后,作为“脱离伊斯兰教运动”的一部分,这种宗教社团被解散,现在作为文化遗产重新恢复,在节庆日表演。





《奴隶市场》(Slave market)





《罗马的奴隶销售》(Slave selling in Rome)





拍卖奴隶 创作者:让-莱昂·热罗姆 法国 规 格:92cm×74cm 材 料:布 油彩 存藏处:圣彼得堡 艾尔米塔什博物馆藏

       这是一个西方艺术家眼中的东方场景。近东地区司空见惯的奴隶拍卖,引起了画家的注意。被剥去衣衫的女奴,裸体站在台上被拍卖,台下是争相竞价的商人,他们伸出手指--暗喻买奴隶的价格,女奴们茫然地望着这一切,听凭命运摆布……。可以看出,热罗姆是怀着同情与怜悯之心创作这件作品的,表明了他的良知与对奴隶制的不满。









《皮格马利翁和伽拉缇》(Pygmalion and Galatea )

       这两幅作品同名,源于同一个希腊神话:塞浦路斯的雕刻家皮格马利翁用乳白色的大理石雕刻了一个他理想中的美女伽拉缇。他非常喜欢自己的作品,最后爱上了这个雕像,女神维纳斯给这件雕塑赋予生命,成为皮格马利翁的妻子。




《后宫的浴池》(Pool in a Harem)

       Harem这个词特指伊斯兰教的后宫或者女眷的住所。





后宫浴池







《耍蛇者》(Snake Charmer)

           直译“对蛇有吸引力的人”。





《苏格拉底在阿斯帕西亚的家里寻找阿尔西比亚德斯》(Socrates seeking Alcibiades in the House of Aspasia)

       阿斯帕西亚(Aspasia,右图)是雅典的一家大型妓院的女老板。苏格拉底是希腊哲学家。在雅典和斯巴达分别为首的两个联盟(提洛同盟和伯罗奔尼撒同盟)之间著名的伯罗奔尼撒战争(公元前431-404年)中,阿尔西比亚德斯是雅典方面的重要将领。这场“所有希腊城邦全部卷入”的伯罗奔尼撒战争是“希腊时代最重要的战争”,历史纪录也最详尽。
       这幅作品几乎涉及了雅典方面最重要的几个人物。
阿斯帕西亚是米利都(Miletus)人, 米利都是希腊最繁荣的城邦之一。她是著名的美女,成年后来到雅典,成为伯里克利(Pericles,公元前495-429)的女伴(伯里克利离婚)。伯里克利是最杰出的雅典政治家,现在雅典的遗迹中,最主要的建筑都是伯里克利主持修建的,苏格拉底和柏拉图的出现,也和伯里克利的开明执政有关。“伯里克利努力推崇文化和艺术,这正是雅典成为希腊世界中心的主要原因”。
       阿斯帕西亚“对伯里克利和雅典政治发挥了很大的影响”,因为同时代的作家,诗人和历史学家,几乎都提到这个女人,她的家里也成为社交中心,同时她还经营一个大型妓院。很多当时的思想家,作家,诗人,艺术家都常常流连忘返于她家的妓院,包括苏格拉底等。阿斯帕西亚不仅美丽,也善于谈吐,“她解放了雅典女人们的思想”,“她不必受到婚姻的约束,所以她可以参加各种社会活动”,“她的美貌受到雅典人的赞美”,“很多丈夫带着妻子来听她的谈话”,“她的形象与其说是一个美女,不如说是一个社会指导者”。  
      伯罗奔尼撒战争前一半,雅典方面主要是伯里克利指挥。
      伯罗奔尼撒战争后一半,雅典方面主要是阿尔西比亚德斯指挥。
      阿尔西比亚德斯(Alcibiades)才智过人,但是命运坎坷:他是雅典的上层军官,因故叛逃到敌对的斯巴达,又遭忌恨叛逃到波斯,最后雅典又把他请回来,“他回来以后,主持了雅典方面的一系列胜利”。虽然身为高级将领,但是他特别喜欢泡在妓院享乐,于是领导们到处找他,请他出来主持工作。“他的家族在雅典势力强大”,所以雅典对他也无可奈何(这些故事很长,很曲折,所以不得不用现代语言简单描述梗概)。事实上,伯罗奔尼撒战争期间,很多希腊城邦本身的立场,也是摇摆不定的,或者变化的。
       这一次,他不知道又因为什么事情闹情绪不干了,躲进“阿斯帕西亚的家”(雅典的著名妓院),迫使雅典“德高众望”的苏格拉底,亲自来妓院寻找他。这幅作品,描述的就是这件事情。





《obraz》即《埃及负水女》




《站立的君士坦丁妇女》













Femme nue





Cave Canem





The Call to Prayer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湘里妹子学术网 ( 粤ICP备2022147245号 )

GMT++8, 2024-5-19 06:24 , Processed in 0.142022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3,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