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里妹子学术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3471|回复: 1

江永规划女书保护工程 普美村“原生态”救女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2-26 23:32: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源:新华网 2009-5-9 8:44:13

三湘都市报11月7日讯(记者 曾辉)  记者从江永县有关部门获悉,“江永女书文化记录工程项目”今日正式规划完毕。按照该项目工作计划,将在两年内建立一个“江永女书生态博物馆”,利用数字化技术建立“江永女书数字博物馆”,使女书这一文化瑰宝得以传承。

入选“中国档案文献遗产”

“人类迄今发现唯一的女性文字”———江永女书,现存单字1200个左右。2002年3月,江永女书荣登《中国档案文献遗产名录》(第一册),成为首批入选《中国档案文献遗产名录》的48组文献档案之一。

在男尊女卑的往昔社会,一般乡村妇女,很难享受“正规”文化教育,江永等地的乡村妇女,自发利用节庆和纺织、刺绣之余,独自或三五成群地学习“女字”。这种女字不为本地男人所认识、更不为外地人所认识,成为了当地女性的专用文字。

旧时江永县一带妇女的家庭生活、生产劳动、社会交往、婚姻制度、文化娱乐、风俗习惯、道德情操、宗教信仰及往事回忆等,在女书中都有反映。女书被认为是过去妇女“在男权主宰的社会中,为自己创立的隐秘语言空间,是人类文化多元化的又一见证”。

女书敲响失传警钟

在过去的江永乡村,女书传人死后,她平生所用的女书作品都会随之殉葬,加上女书的质地基本上是纸质物和纺织品,不易保存。因此,幸存下来的女书原件,最早的也只有140多年的历史。

特别是20世纪80年代以来,江永女书的生存环境发生了急剧的变化。随着女书的名声鹊起,国内外众多研究者、爱好者纷纷来到江永,他们当中的一些人顺手牵羊,带走了大批较早的女书原件,并且大多数从此居为奇货秘不示人,而这些都是女书的“经典”,也是女书的源泉。因而,极大地妨碍了女书的继承与研究。

与此同时,随着与女书传承密切相联的人文环境如本地民间节日、歌舞、女红等的日趋衰落,以及本地年轻人醉心于流行文化,对继承、保护女书这一珍贵文化遗产缺乏足够的认识,女书逐渐走向灭绝。

2004年9月30日,江永最后一个女书自然传人、上江圩98岁的阳焕宜老人离开了人世,更是敲响了江永女书濒临灭绝的警钟。

建“女书生态博物馆”

为保护女书,“江永女书文化记录工程项目”计划在2007年5月之前,建立普美村“江永女书生态博物馆”,原状保护普美村的自然环境,恢复与女书文化相关的人文环境如民间节目、歌舞等。同时,为女书在网络虚拟空间提供一个展示平台,以广泛宣传江永女书文化。同时,还将出版一本记录本项目活动的《江永女书文化生态保护与研究报告》。

该项目列出了5大项硬性“指标”,以检验项目的成功与否,它们包括:征集、整理女书原件不少于40件;与女书相关的实物如服饰、纺车、女红等100件;录制与女书相关的歌曲不少于500首;整理女书原件作品不少于500份等。


江永女书文化记录工程启动  将建生态数字博物馆

http://news.QQ.com  2005年11月09日22:33  红网

红网长沙11月9日讯(通讯员  尹素云)  今天上午,湖南省有关方面在长沙举行江永女书文化记录工程新闻发布会,宣布江永女书文化记录工程正式启动。两年后,中国第一家为保护某种文字而设立的生态博物馆和数字博物馆将在湖南江永县建立。

流传于湖南江永县的女书,是人类迄今发现唯一的女性文字,现仅存单字1200个左右。由于受“母传女、老传少”的传承方式和“人死书焚”习俗的制约,在过去的江永乡村,女书传人死后,她平生所用的女书作品都会随之殉葬,加上女书的质地基本上是纸质物和纺织品,不易保存。因此,幸存下来的女书原件,最早的也只有140多年的历史。特别是20世纪80年代以来,江永女书的生存环境发生了急剧的变化。随着女书的名声鹊起,国内外众多研究者、爱好者纷纷来到江永,他们当中的一些人顺手牵羊,带走了大批较早的女书原件,并且大多数从此居为奇货秘不示人,而这些都是女书的“经典”,也是女书的源泉。因而,极大地妨碍了女书的继承与研究。

与此同时,随着与女书传承密切相联的人文环境如本地民间节日、歌舞、女红等的日趋衰落,以及本地年轻人醉心于流行文化,对继承、保护女书这一珍贵文化遗产缺乏足够的认识,女书逐渐走向灭绝。而江永最后一个女书自然传人阳焕宜于2004年9月逝世后,更敲响了保护女书的警钟。今年10月,江永女书以最具性别意识的文字入选吉尼斯世界纪录。

普美村是女书流行的中心区域之一,“江永女书文化保护记录工程”将在此建立江永女书生态博物馆和数字博物馆,使其发展成为女书文化基地。工程计划在2007年5月之前,建立普美村“江永女书生态博物馆”,原状保护普美村的自然环境,恢复与女书文化相关的人文环境如民间节目、歌舞等。同时,同时,还将出版一本记录本项目活动的《江永女书文化生态保护与研究报告》。

据介绍,江永女书生态博物馆将原状保护普美村的自然环境,恢复与女书文化相关的民间节日、歌舞等人文环境,并依托原有的女书园建立资料信息中心,真实记录和展示女书历史文化。“江永女书文化保护记录工程”中的女书数字博物馆将充分利用现代网络技术,为女书在网络虚拟空间提供一个展示平台,以广泛宣传江永女书文化,让更多人了解女书,使女书走向世界。

工程列出了5大项硬性“指标”,包括成立专家组,征集、整理女书原件,与女书相关的实物如服饰、纺车、女红,录制与女书相关的歌曲,整理女书原件作品等。

专家表示,记录保存江永女书这一独特文化遗产,并使之自然、和谐地发展延续,已成为一项急迫的任务。江永女书保护记录工程在推进女书系统研究,增进民众对女书的认识,培养女书传人以及让世界了解女书等方面将起到重大的推进作用。(稿源:红网)(作者:尹素云)(编辑:何冰)


美国福特基金会考察女书文化记录工程
——“江永女书生态博物馆”
来源:永州政府网  

2005年8月11日,女书岛——江永县上江圩镇普美村迎来了一批特殊的客人。他们是美国福特基金会的董事满蔚玛(Wilma pearl mankiller )女士和阚友兰(Yolanda Kakabadse Navarro )率领的美国福特基金会官员一行。此次他们前往偏僻的湖南江永县,是来亲自感受被称为世界一绝、千古之谜的江永女书,同时也是前来考察由福特基金即将资助的女书文化记录工程———“江永女书生态博物馆”。该项目于 2004 年 7 月由江永县委宣传部联合湖南省妇女儿童活动中心、省博物馆、湖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向福特基金申请的文化抢救项目,历时一年多。今年 9 月,项目即将正式启动。这是江永县委政府近几年实施女书抢救工程的一个缩影。女书的保护、抢救和开发再次成为吸引世界目光的焦点。

形成保护意识

怎样保护、抢救女书无疑是一个旧话题,也是一个新课题。从二十世纪末,就有不少专家、学者大声疾呼。但因为女书保护、抢救不像保护一座古庙或一块古碑那样容易操作。它保护的是一种文化现象,因而具有较大的难度。可以这样说,进入二十一世纪,江永县就认识到了保护女书的重要性,从各级领导到群众,都在为之不懈努力。他们在抢救、保护女书的过程中做了大量富有成效的工作。

通过一点一滴、自下而上、潜移默化的影响,江永涌现了一大批老、中、青女书爱好者。鲜为人知的女书本土学者唐功伟是一个退休教师,他是上江圩夏湾村人,自幼生活在女书之乡,精通土话和妇女习俗。担任上江圩中学校长期间,曾先后协助中南民族大学教授谢志民等国内外女书研究学者收集、整理女书作品。1984年,唐功伟开始了他漫长的女书文化寻源之旅,他不同于一般学者从文献资料入手,而是大量收集实物。1991年,唐功伟感觉身体不适,医生诊断为肺癌。在病床上,他仍坚持研究女书。2002年10月,他又出现鼻腔出血现象,经医院诊断为鼻咽癌。住院之前,他坚持写完《对女书的命名、源流、规范和抢救问题的探讨》学术论文,引起专家的重视和好评。20年来,唐功伟先后发表女书学术论文10余篇,计8万字。唐功伟今年已75岁了,但在与病魔的搏斗中仍笔耕不辍,目前正在日夜赶写《女书字典》。好心的朋友劝导他:“你年纪这么大,身体这么差,还何苦抓住女书不放?”他坦然地回答:“我考察研究女书虽无名可求,无利可图,但为了弘扬女书文化,我与女书生死相依!”

如今,一踏入江永,随处都可看到女书的字影,感受女书的气氛。许多店铺以女书命名,招牌用女书书写,连名片都配有女书。正是有了这种基础,这种共识。去年9月,江永县委、县政府正式制定出台了《女书抢救、保护规划》,今年8月,已将女书正式申报世界文化遗产。

谱写传承新篇章

由于女书的传承方式十分独特,一般是母传女,长传幼,或是结拜姊妹间相互交流学习,没有规范的教材,没有正规的教师和学校,全凭一代一代用手抄写。而且江永民间有一种将女书作殉葬品的习俗,所以现在基本上找不到古老的女书作品,最早的作品也只能追溯到百年前。

今天,江永传承女书有了自己的新思路、新方法。说到女书传承,有一个人功不可没,她就是女书学堂教师胡美月。胡美月三、四岁时就跟姐姐高银仙学唱女书,7岁时学写女书,如今能识女书700多个字。2001年2月开始任教“女书学堂”,每周星期六和星期天,他从5公里远的夏湾村赶到普美村教女书,风雨无阻,5时时间已教出“弟子”180人。胡美月自小得奶奶“真传”,对女书怀有很深的感情,她一边种田一边教女书,不仅不感觉累,反而乐在其中。看到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女书学习,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女书,她教女书的干劲更大了。她告诉记者,作为女书传人,她要将女书传给下一代。将江永女书发扬光大,她感到自己责任重大,任重道远。

新一代女书传人中,松柏瑶族乡干部何祥禄就是一名杰出代表。今年38岁的何祥禄出生在上江圩镇龙田村。这几年,耳闻目睹了县里保护、抢救和开发女书的热情,从2003年开始,他利用节假日到女书学堂学习,先后拜周硕沂、胡美月、何静华为师,刻苦钻研女书,足迹踏遍女书流传地———上江圩的村村寨寨。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县里被他学女书的劲头感动了。为了进一步提高他的女书水平,今年,县委常委作出决定,送他到清华大学进修,投师女书专家赵丽明教授门下悉心学习女书,以便培养更多的本土女书专家。

同时,江永县女书研究管理中心又把阳焕宜、何艳新等5个能读、能唱、能写、能创作的人员授牌为“女书传人”,从女书的抢救经费中发给一定津贴。并组织有关部门在全县范围内进行了女书原件作品的普查、收集工作,建立详尽的档案。另一件更重要的事就是,尽可能保护普美、荆田、桐口、夏湾、河渊等五个相对重要的女书发源地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让斗牛节、读纸、读扇、庙会等民俗活动能够得以延续,使女书的传承活动恢复到自然状态,为女书的传续创造一种“原生态环境”。他们还拍摄制作了大量的女书声像原始资料光碟,如《深闺字谜》、《女人最后的尊严》、《江永女书》、《江永文化之旅》等等,让女书的信息能够借助现代化的手段保存下来。

2002年,县委、县政府专门组成了女书文化抢救开发领导小组,着力实施女书文化抢救工程。通过积极工作,当年 4 月,女书入选全国首批“中国档案文献遗产工程”,并成为重点收藏的文献遗产。去年3月,由江永县委宣传部、县女书研究管理中心组织人员编写的《深闺奇迹——中国女书》在黑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女书成为了全国五十多个向世界推介的非物质性文化遗产。今年 5 月,县文化局逐级向市、省文化部门申报,所有这些,都在做着一些基础性的工作,为女书能够被世人了解而做着不懈努力。

对于女书知识产权的保护,江永县积极引导企业树立文化保护意识,真正认识文化品牌是一种“文化期货”,努力使文化力转化为生产力。2003 年 4 月,江永县女书文化研究管理中心,向国家商标管理局递交一份报告,申请对永明女书在食品、服装等 7 类 80 余种商品,进行商标注册,目前已通过了国家商标局的初审,进入公告期。他们还针对长沙某公司抢注“女书”商标的现象进行积极干预。同时,江永县还在积极地探索文化品牌等无形资产抢救保护更有效的办法。

开发文化产业

文化产业是当今方兴未艾的产业,开发女书产业无疑是抢救、保护女书,把文化力转化为生产力的最佳途径。但江永是一个山区小县,财政穷县,有限的财力保运转都很困难,女书的抢救、保护、开发单靠政府买单这是很不现实的,必须寻找一种机制,积极调动企业、学者、政府等多个层面的力量投入。近几年来,县里每年都把女书作为招商引资的骨干项目,对外进行招商。2003 年,香港笔克公司正式启动包括女书开发在内的“三千文化”旅游开发项目。这意味着,江永女书的产业开发已迈出了关键性的一步。

早在 2002 年,县委宣传部、县计委、县交通局等有关职能部门通过多个渠道争取 150 万元资金,在普美村修建了一座“女书园”。这两年来,“女书园”接待的游客已达 10 多万人次,成为女书文化宣传、研究、传播的重要基地。这次,江永引进美国福特基金会资助建设的“原生态博物馆”,目的就在于保护女书的“原生态环境”,让女书在江永传承沉淀下来,把女书园和普美村做成一个原生态女书文化展览区,并以此为核心将普美岛建成一个集研究、旅游、观光、学习、休闲为一体的女书文化旅游度假区。

令人感到欣慰的是,正在施工建设的洛湛铁路,与女书岛擦肩而过。新的江永火车站就座落在离女书岛不到 1000 米的地方。随着交通的日趋便捷,女书岛旅游资源优势将更加突出。

虽然,目前女书的旅游产业开发还处于初始阶段,但人们有理由相信,这一朝阳产业的前景无限光明,女书的生命将更加灿烂。


湖南江永推出女书民俗游

http://www.rednet.cn  2009-5-14 9:51:54   红网

新华网长沙5月13日专电(唐善理、莫胜)  远处群山环绕,男人耕田劳作;近处妇女倚门而坐,边刺绣边学习女书……这是在女书故乡——湖南省江永县上江圩镇浦尾村见到的男耕女织、甜美和谐的图景。4月底,江永县推出女书原生态民俗文化游,让游客一睹“女书生态博物馆”新貌。

浦尾村四面环水,是潇水河上游的一个绿洲,也是江永女书流传的核心村落,人们习惯称它为“女书岛”。近年来,江永县投入500余万元,加大女书文化保护、古村落原生态恢复和旅游基础设施建设,全力打造以浦尾村为主的“女书生态博物馆”,建起了以实物、文字、图片、音像等形式展示女书原件文献、作品、工艺、书法、学术成果与民俗风情的女书园,恢复、建设了浦尾村果蔬园、女红一条街等景点。完成、完善了环岛观光路,浦尾桥、女书吊桥、女书文化体验区、女书文化娱乐区等旅游基础设施建设,增添了织布、刺绣、学写女书等参与性农家乐民俗旅游项目。
发表于 2010-3-9 09:42:07 | 显示全部楼层
老一辈的女书传人都是用女书书写诗歌来跟老姐妹们通信,也就是说,创作是一种应用,书写则是记录创作,因此,要真正的传承女书,还必须在各位新一辈的女书传人中间建立起强制性的定期通信的制度,并且将这些通信(也就是创作作品)归档保存,这样的文献才是最具有资料价值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湘里妹子学术网 ( 粤ICP备2022147245号 )

GMT++8, 2023-12-5 03:35 , Processed in 0.156013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3,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