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里妹子学术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魏袖鼎

石门琐语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2-6-27 20:15:24 | 显示全部楼层
029几起交通事故
    102国道经过我的家乡。大约是20世纪90年代初期,有一次,一个骑摩托车的,在102国道上飞速前进。前边有个大卡车,挺高,上边拉的是钢板,有些都支出到车厢外边了。可能是前边出了什么事情,大卡车突然把速度降了下来,后边的摩托车没注意,来不及减速,而卡车上支出的钢板高度正在骑摩托车那位的脖子那,结果把那个人的脑袋给铲掉了,卡车司机还不知道,又加速开走了。摩托车由于惯性,还继续往前跑,于是边上的人就看到了一个没有脑袋的人在骑摩托车。
    另一起是非机动车的事故,说有个赶驴车的,拉一车东西,走到一个上坡,驴的力量不太够了,上不去,走两步退两步的。赶车人还挺会想办法,下车捡块砖头,驴上去两步就用砖把车轱辘给倚上。本来这是步步为营的好办法,但不想驴一使劲多走了点距离,赶车人没来得及挪砖头,紧跟着驴又倒了回来,带着惯性,车轱辘从砖头上压了过去,颠了起来,当时赶车人正趴地上摆弄砖头呢,车轱辘从他脑袋上轧了过去,把他脑袋给压扁了。
    另一起也和驴车有关,说有个人赶着驴车去赶集,后边又来了一辆驴车。道路不宽,像这种乡间小道不太容易实现两辆驴车单向并排前进,两车就这样车头接车尾的紧跟着。前边这辆车上放着一些草料,后边的驴不时吃上几口。前边赶车的这个老头不乐意了,打了后边这条驴。驴也不干了发起了驴脾气,一口咬住老头的衣服,把他拖了下来,这都是发生在一瞬间的事,后边赶车的也没来得及制止,而驴也不管那套,继续前进,把老头给踩了,后边的车又从他身上压了过去。这时后边赶车的才刹住车,赶紧把受伤的人送医院,到那一查,肋骨踩折了两根,断了的肋骨还把肺子给扎伤了。
    还有一起,说有个人夜里骑摩托车,之前喝了点酒,加上太黑了看不清楚道,一下子撞一个树上了。还好,他除了丢了两颗牙外,没什么大碍。第二天早上,他又回到出事现场,发现两颗牙啃到了树里了。
    从第一起事故可以看出,国家规定车上拉的货物不允许超出车厢的规定是很重要的,和第三起事故共同证明了保持车距的重要性,而且非机动车辆也得注意。第二起事故表明不能超载,驴车也不能例外。驴平时挺老实的,任劳任怨,但发起脾气来也能伤人,甚至置人于死地。
 楼主| 发表于 2012-7-2 20:00:37 | 显示全部楼层
030黄鼠狼报仇
    民间传说,狐狸、黄鼠狼、刺猬、蛇、老鼠这五种动物具有某种灵性,可以修炼成仙,分别成为狐仙、黄仙、白仙、柳仙、灰仙。
    同事张YP讲,她姥姥家在旅顺,那边有个风俗,说小孩吃了黄鼠狼的肉可以强身健体,不得病。有一年,打死了一直黄鼠狼,她和她的表哥表弟表姐表妹在她姥姥的强烈要求下,每人吃了一小块黄鼠狼肉。是否有药效不知道,但在以后的日子里,人们每天都会看见一只黄鼠狼坐在她姥姥家的猪圈上闭目养神,晒太阳,而且每天都死一只鸡,死鸡就躺在大门口,全是那只黄鼠狼咬死的,每只都被它吸干了血。他们认为,这只黄鼠狼和他们吃的那只是一家的,它采用这种方式给同伴报仇。
 楼主| 发表于 2012-7-4 21:18:51 | 显示全部楼层
031苍蝇与葱花
    同事徐JS讲,他在几年前曾去河南出差,有一次在一家小饭店吃饭,在某个菜中吃出一只苍蝇,他们一行人把老板叫来,要求换菜。老板过来一看,拿出一双筷子把苍蝇夹了起来,一口吃了,还说:“这不是苍蝇,这是葱花炒糊了”。
    现在的食品卫生、食品安全问题太多了,大的事故国家都有报道,身边的小事也是层出不穷。有一次我买包子,时间较晚了,蒸包子那家要关门了,我无意中看到蒸锅中的水,都变成绿色了,表面全是粘糊糊的绿色泡沫,跟臭水坑似的,当时给我恶心坏了,这水也不知道多长时间没换了,从此后再也不买他家的东西了。
    还有一次买大枣,回家一吃,真甜。但吃了几个后,觉得不对劲,放嘴里不嚼就甜,嚼了后反倒不甜了。舔了下表皮才知道,外表是甜的,后来发现连枣叶也是甜的。估计是用什么溶液泡过了,当然肯定不是一潮就沾手的糖,可能是糖精之类的化学工业品,是否对人体有害不知道,可以肯定是必然无益。真不知道我们天天吃的都是什么。
 楼主| 发表于 2012-7-6 21:05:23 | 显示全部楼层
032文革的传说——背毛主席语录
    看小说《将军吟》,里边说有个小战士在喊口号时,不小心把“谁拥护毛主席就和谁亲!”喊成了“谁拥护毛主席就和谁拼!”结果吓得要死。
    这个故事使我想起我父母跟我讲的一件事。说文革时期,要求人们背毛主席语录,每人一个小红本,都有指标的,每人要求会背多少条。当时人们也不傻,不约而同的专门挑短的背。有一个人不认识字,是“纯文盲”,他可遭了罪了,只能靠听别人背慢慢熏,这样很容易听不准记差了。
    有一次他外出,让人给拦下了,叫他背诵一段再走。有一条语录说“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这条基本上是最容易的,几乎每个人都会背,但他记错了,给背成了“凡是毛主席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毛主席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结果差点让人给打死。
 楼主| 发表于 2012-7-9 20:55:28 | 显示全部楼层
033治禽病
    以前,我家经常养一些鸡鸭鹅,小不点时买来,一个个都跟小毛团似的,真好玩。但它们经常闹些病,能有一半成年就不错了,家乡有各种治禽病的土办法,时间长了,我也了解了一些。
    有一种病,可能叫起“蒙”,就是病禽的眼睛上长了一层白色不透明的皮,包住眼球,这时病禽不怎么吃喝,要不了多久就活不成了。要治这种病,也不算难,都不用喂药。只要一个人摁住它,另一个人拿上针线,纫上,把线端系个大点的结,在准备一把剪刀,用手扒开病禽的眼睛,拿针挑住“蒙”,扎过去,穿针引线,用线结卡住“蒙”,拽出适当长度,用剪子剪断“蒙”,手术就算完事。用不了一天它就痊愈了。这项手术对人的要求不高,但一定要小心,否则就伤了病禽的眼睛。
    另一种病更常见,就是“瘟病”,鸡闹瘟病时,死得很快,一群鸡几天就死光了。治疗的方法更为简单,只要给鸡喂一个吸过的香烟的过滤嘴即可,我就喂过,效果还是挺明显的。那时垃圾堆中的烟头都让人给捡光了。
 楼主| 发表于 2012-7-10 21:15:13 | 显示全部楼层
034船厂的迷信
    现在的人,越有钱越迷信。同事裴HW曾在某船厂工作过一年,听他讲,有些买船的客户,也就是船东,迷信思想很重。有个船东要求在船舶建造的第一天,开工之前要搞个仪式,要请来一帮喇嘛念经。在他看来,现在的和尚们已经世俗化了,找他们不够虔诚,而西藏那边是最后一方净土,所以请藏传佛教的喇嘛。至于效果有多大区别就不好说了。
    据船厂的人讲,有个船东是中东地区的,他们是穆斯林,来监造、验收时,吃饭是个问题。船厂把他们安排在某星级宾馆,又专门请了个回族厨师,专门伺候他们。当然了,这不属于迷信活动,而是尊重他人的宗教信仰和民族习惯,在这里属于附记一笔。
    2007年末,某船厂突然爆发了多起人员伤亡事故,有被砸死的,有被电死的,有失足摔死的,有被挤死的,还有一个管仓库的老头也跟着添乱,在那段时间跳楼自杀了,这一个月时间内死了近十个人。
    这些事件引发的后果很严重,据说上级领导给船厂下了死命令,要是再有伤亡,集团老总就下台。为此,船厂采取了两个措施,一是全厂停工,都去学习安全,不干活开会总不会死人吧?另一项比较有趣,请来个风水先生,带着他在厂内看一圈,风水先生指出大门有问题。没几天船厂就找人把大门给拆了,重新建。这两个举措一落实,船厂还真太平了较长时间,不知道那个措施起了作用。
发表于 2012-7-15 20:25:21 | 显示全部楼层
快点写哦,蛮有意思的。
发表于 2012-7-16 12:20:37 | 显示全部楼层
短小精悍,有趣,很有可读性。魏袖鼎版主加油哦!
 楼主| 发表于 2012-7-16 20:29:57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两天去趟天津,没时间写,今天继续。说一些我工作方面的事情。
035吊装见闻
    吊装工程的风险非常大,结果只有两种,要么完全成功,要么彻底失败,而且大件吊装的被吊物都是特别重要的,有些造价很高,有些可能是有毒物质,反正只有一条,就是只准成功,不能失败。为此,各级领导都重视吊装,认为是某项工程中具有标志性的一环。
    有些吊装,在实施时,重要领导会到现场“亲自指挥”,有些媒体也到现场进行实时报道。真正的施工者害怕到时出差错,有的会在正式开吊前,领导和媒体没到时先吊运过去,检查各方面没毛病了再原样放回去,为的就是领导“亲自指挥”时,工程万无一失。这是“指挥”吗?这是添乱。
    最近几年,吊装施工又有了新的内容,添加了迷信活动环节。吊装前,一般都会准备鞭炮、酒、香等东西,有的甚至找瞎子算命看日子。开始时,先烧香,有的甚至由领导带头趴地上拜几拜。接着往地上倒酒,放鞭炮。在接下来才正式开吊。成功后,又是大放鞭炮,像电视上国外有些比赛获胜者那样喷香槟酒,最后找个饭店大吃一顿,全体人员一醉方休。
    其实放鞭炮有实际作用,可以给全体人员提个醒,成功后的庆祝也无可厚非。而烧香、磕头、洒酒就是彻头彻尾的迷信活动了。那天在飞机上看杂志,说郎酒在某个生产重大环节前,全体工人也烧香磕头,有记者问郎酒老总,这是否是迷信活动,老总说,属于对自然敬畏的一种表现。按他的解释,吊装前的烧香磕头,也属于这种情况。
    某年,北京某石化企业吊装了一个巨大的反应容器,成功了,人们纷纷喝酒庆祝,相关媒体报道说又破了国内国际吊装记录云云。殊不知这次成功非常侥幸。事后,有几个人没走,留下来清理现场,发现主吊耳根部已经裂开了一个大口子,如果时间再长一点就会造成重大事故。在场的人无不后怕得吓出一身冷汗,赶紧找人切下来,不露声色地保证了吊装依然成功,依然打破纪录。
    附带说一句,越是干这行时间长得人胆子越小,以致产生了某种不正常心理,连方案书中某些带有“死”字等不好的字眼都认为不妥,比如“绳扣扎死”不行,一定改成“绳扣扎紧”,不一而足。
    这些事情分别为同事、某核建公司的朋友、某石化建设公司总工等讲的,有的是亲身经历的。
 楼主| 发表于 2012-7-17 20:04:15 | 显示全部楼层
036最“称职”的检查员
    2006年我去河北保定的某厂出差,这个厂子是军工企业,在农村,附近只有一处吃饭的地方,我们几个人每天都得到那个小店去吃饭。这个店很小,营业面积也就几十平方米,老板的小女儿还在上学,当时正是暑假,就充当服务员。
    那天我们去吃饭,边上那桌有五六个人,有的穿着制服,吃一大桌子菜,有十几个吧,真怀疑是不是这个小店能做的。他们吃吃喝喝,大声喧哗,吃完后,略作休息,擦擦嘴,转身就走,也没给钱。我跟那个“服务员”开玩笑:“你们今天是店庆还是搞什么活动?吃饭不要钱?”她说:“那是卫生局的,今天来查卫生。”
    我听了,别有一番感慨,他们可真够称职的,用自己的肚子来验证食品是否卫生。只是对于这种小店,如果每个月多检查几次卫生,非黄铺不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湘里妹子学术网 ( 粤ICP备2022147245号 )

GMT++8, 2024-4-20 13:05 , Processed in 0.083219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3,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