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里妹子学术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余少平

长沙话的“喋”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7-10-20 17:32:5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徐老师!
《长沙方言词典》和《长沙方言研究》都只说“喋”是给人东西时使用的,但是可以读升、降两个调,两本书都没有说可以用做指示叹词,这不奇怪,因为二书作者是一样的。
但是我的同学证实,在他说的长沙话里,“喋”确实可以如那些老师说 的那样,用做指示叹词(当然,依然可以用做给人东西时的叹词)。
我只是觉得有点不放心,“喋”在长沙同时用做指示叹词和祈使叹词,我没有查到书证。我自己又不是长沙人,指教我、提供资料的各位老师都不以长沙方言为母语。我那同学又不弄语言学,我哪知道他的表述准确不准确?
发表于 2007-10-30 13:54:36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湘里妹子 于 2007-10-19 22:44 发表
余先生好!迟复为歉。

关于长沙话的“喋” :



1、 李荣主编,鲍厚星、崔正华等编纂《现代汉语大辞典.分卷  长沙方言辞典〉(江苏教育出版社 1993年10月第一版)第82页:
喋 [tie 41] (上声 )[tie 24 ...

我比较认同长沙方言词典的意见,送气是老派音,请参考同音韵地位的“碟”等字。
发表于 2007-10-30 13:59:52 | 显示全部楼层
表交付时我认为只能是上声。“喋,那边的书把你”这种结构中读入声实质上并不是表交付,而只是一种表提示的感叹词(不知李永明先生是否误记);如果是甲向乙借东西,乙交付时,只需要一上声音节即可(tie41),不需要其他任何话语,此时决不能用入声——这种情况才是表交付。

[ 本帖最后由 虫鱼鸟兽 于 2007-10-30 14:03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07-10-31 12:21:07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虫鱼鸟兽 于 2007-10-30 13:59 发表
表交付时我认为只能是上声。“喋,那边的书把你”这种结构中读入声实质上并不是表交付,而只是一种表提示的感叹词(不知李永明先生是否误记);如果是甲向乙借东西,乙交付时,只需要一上声音节即可(tie41),不 ...

看来“鸟兽鱼虫”先生跟我的同学的语感不一样。
不知道这里面有没有地域和年龄的差异?
我的同学大约50岁,住在长沙东塘。

“鱼虫鸟兽”先生大概特别忙,一直没有回答我后来的问题。我的论文前天已经宣读过了,那里面只好说长沙方言的“喋”可以读升调有可以读降调,可以是指示叹词又可以是祈使叹词。因为我实在是没有办法得到确切的答复……
发表于 2007-10-31 13:00:1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54 余少平 的帖子

我认为站长已经全面回答了您的问题。

“祈使叹词”一说好像是您自己提出来的“新概念”吧?

个人以为,不是自己的母语,又没有调查足够的语言事实时,最好不要轻易下结论。
 楼主| 发表于 2007-10-31 19:42:59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虎子 于 2007-10-31 13:00 发表
我认为站长已经全面回答了您的问题。

“祈使叹词”一说好像是您自己提出来的“新概念”吧?

个人以为,不是自己的母语,又没有调查足够的语言事实时,最好不要轻易下结论。


谢谢虎子斑竹的提醒。
“祈使叹词”这个概念确实是我自己提出来的。
但我是根据我对自己的母语——武汉方言中的“假”这个叹词而对这一类叹词展开 的全面研究,包括汉语方言和民族语言。并不是说我单纯在网上问了一下长沙方言的这个叹词就敢于立论,我也不敢那么冒昧啊.
我之所以要关心长沙话,是因为《长沙方言词典》和《长沙方言研究》都只说该词是给人递交什么东西时说的叹词,而陆镜光认为长沙的该词是指示某物时说的叹词。我既然讨论这个叹词的问题,就想设法弄清楚这里两种说法的差异,由于长沙方言不是我的母语,所以我才求助于《湘里妹子论坛》。徐老师给予的关于益阳方言的指教,对于我是非常宝贵的。我也非常感谢,并且在论文结束时致以了感谢。但是徐老师的帖子并没有解决我所需要解决的长沙话中的声调跟语义是否相关的问题:即,指示某物所在时和递交某物与人时所说的“喋”,是否分别使用不同声调?我最终在论文中采用的,是我的同学的观点。
“指示叹词”是陆镜光提出的概念,他认为递交某物时说的也还是指示叹词。但我根据武汉方言的情况认为在我们西部地区跟他们东南地区的方言的情况有所不同,就武汉方言和徐慧提供的益阳方言而论,远指代词、指示叹词和祈使叹词的读音和功能都是有区别的。例如,按照徐老师的介绍,在益阳,他们分别是“哦”“勒”“假”。
通过这样的比较,就可以把指示代词跟祈使代词的功能区分开。
至于“祈使叹词”这个概念,我是根据《彝语简志》中首先提出来的彝语中有一种“表示祈使和交付的叹词”的概念,以及戴庆厦先生所指出 “景颇语的某些叹词具有词汇意义” 这个理论上的分析,再参考彝语、安多藏语、蒙古语的情况而提出来的概念。戴先生审核过我的稿子中的景颇语例子,安多藏语的例子则是王双成教授看了我的稿子后提供的,他是研究安多藏语的学者,并且我为此还求教了藏族学者完玛冷智先生,安多藏语是他的母语。
总之,我所运用的材料力求可靠,但是,我只有一个母语,当我必须运用其他方言、其他语言的材料时,只好查阅相关资料,当资料不足以说明问题时,只能设法请教各位老师(比如《西安方言词典》中没有
“jia”这个叹词,但是我在网上设法请教了许多朋友,他们都说有,我这时还是不敢贸然运用,又请教邢向东教授,邢教授向他们学校西安籍的语言学教授询问后指教了我,我这才写进了论文里)。
我想,我提出来的“祈使叹词”这个概念若不妥当,那应该请大家加以批评,但是我所运用的材料,已经尽可能小心翼翼了。至于长沙方言中“喋”的例子,并不是我立论的依据,因为它跟上海的“喏”一样,功能并不是单一的。我所依据的材料,都是只在向别人给予或索取物品时所说的一个叹词,必须具有单一 的、明确的祈使功能,而且是叹词。
再次感谢斑竹的指教。

[ 本帖最后由 余少平 于 2007-10-31 19:52 编辑 ]
发表于 2007-10-31 20:13:09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如多问几个人了,我想一两个人的语感并不能代表全部
 楼主| 发表于 2007-10-31 20:40:09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虫鱼鸟兽 于 2007-10-31 20:13 发表
不如多问几个人了,我想一两个人的语感并不能代表全部


关键是没有长沙籍人士做一个关于这个叹词的调查,既然各人语感有差异,似乎值得弄个统计数据出来。
现在我得到的情况介绍是:
(1)《长沙方言词典》《长沙方言研究》只说交付物品时说“喋”,声调可以是24,也可以是42
(2)陆镜光举的例子不是交付物品时说的叹词,而是指示位置时说的叹词,并且说他的依据出自《衡阳方言语法》,他只用了汉字“喋”,没有涉及声调
(3)虫鱼鸟兽先生认为一个声调用以交付物品,一个声调用以指示位置
(4)我的长沙籍同学(MR周)认为die可以用以交付物品,也可以用作指示位置,可以读升调,也可以读降调

我没有办法确定这些说法究竟反映的是什么差别,是新派老派,还是地域差异,或者是个人的语感不同。
但是我的论文并不是以这个词为出发点展开讨论的。我只是想说,有些方言中的指示叹词确实可以在交付物品时使用,例如上海,例如广州,正如陆镜光所说。但是在我们西部的一些方言中,交付物品时所用的那个叹词是绝对不用来作指示叹词的,例如武汉,例如益阳。我把这样的叹词称为“祈使叹词”。
假如长沙方言的“喋”如同我的同学所介绍的那样,那么长沙的情况跟上海、广州一致,属于东南部类型
假如长沙方言的“喋”如同虫鱼鸟兽介绍的那样,那么长沙方言的情况就跟武汉、益阳一致,属于西部类型
因此,长沙方言“喋”的情况只涉及该方言中祈使叹词与指示叹词是分用还是兼用的问题,并不是我讨论整个问题的证据。

[ 本帖最后由 余少平 于 2007-10-31 20:49 编辑 ]
发表于 2008-11-27 12:04:56 | 显示全部楼层
个人认为:“碟” 在长沙话里面,有两个读法。读第一声(die)的意思是:“给”;

读第二声(die),本身没有一个确定的意思。

应该是代表一个注重的语气词,带上发音的时候讲这个字需要“重”、“拖”一下,表示:提示,注意,关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湘里妹子学术网 ( 粤ICP备2022147245号 )

GMT++8, 2024-5-27 05:23 , Processed in 0.065279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3,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