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里妹子学术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3204|回复: 1

广西方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7-12 08:45: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源:http://baike.baidu.com/view/479870.htm?fr=aladdin

广西方言,顾名思义,就是广西地区人民使用的方言。由于人口来源复杂,语言或方言种类繁多,操各种语言的人长期杂处共存,各种语言和方言互相吸收融合,不断丰富发展,使得广西方言呈现出独特的语言面貌。
全区有汉语、壮语、勉语、布努语、拉珈语、苗语、侗语等13种民族语言;其中,汉语方言包括粤语(俗称白话)、西南官话(即桂柳话)、客家语(俗称涯话、新民话、麼个话等)、平话、桂北湘方言、闽语等6种。除了回族使用汉语外,其他民族都有自己的语言,有的民族还使用几种语言。

广西方言[url=]编辑[/url]
广西方言,顾名思义,就是广西地区人民使用的方言。由于人口来源复杂,语言或方言种类繁多,操各种语言的人长期杂处共存,各种语言和方言互相吸收融合,不断丰富发展,使得广西方言呈现出独特的语言面貌
全区有汉语壮语勉语布努语拉珈语苗语侗语等13种民族语言;其中,汉语方言包括粤语(俗称白话)、西南官话(即桂柳话)、客家语(俗称涯话新民话麼个话等)、平话、桂北湘方言、闽语等6种。除了回族使用汉语外,其他民族都有自己的语言,有的民族还使用几种语言。



中文名广西方言


外文名Guangxi Dialects



代表方言粤语西南官话客家语


代表人物刘永福、马君武





目录

1
简介

2
白话篇

3
西南官话篇

4
客家语篇

▪ 概况

▪ 历史与分布▪ 分类▪ 特征

5
其他方言篇

▪ 平话篇▪ 闽南话

6
其他相关内容

▪ 方言文化生态▪ 方言文化▪ 方言笑话





1
简介编辑广西居住着等12个民族。由于历史、地域、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原因,形成广西区域内使用着多种的少数民族语言和汉语方言,各语言使用区域参差交错

广西方言


,语言之间相互渗透和影响的格局。

广西能说或能听懂汉语方言的人口约3000万。据1982年统计,广西汉族人口2200多万,都说汉语方言少数民族中许多人也用汉语方言作为交流的工具。粤语使用人口最多,其后依次是西南官话客家语平话、桂北湘方言闽方言。广西方言种类之多,堪称中国第一。
广西人口在增长,白话同桂南平话的人口加起来,现在恐怕有两千多万了。

2
白话篇编辑广西汉语中流行最广的一种方言,属汉语方言,使用人口1500多万。主要分布桂东南。以桂东北的贺州市至桂南的南宁市、凭祥市为分界线。线的东南主要说粤语,几乎占广西总面积的1/3;线的西北说粤语的不多,分布也较分散。广西粤语广州话相近,互能听懂。一部分粤语居民迁入少数民族地区杂居,吸收了少数民族语言成份,形成如勾漏粤语等与广州话相异较大的土语。
梧州白话
粤语中与广州话最接近。主要分布在梧

广西方言


州市,平南县大安、丹竹、武林3镇,桂平县城及金田镇,苍梧县城,贺县县城及附近。内部差异很小。使用人口近100万。以梧州话作代表,语音系统声母21个,韵母46个。

邕浔白话
梧州粤语比较相近,能互相听懂。语音系统吸收了少数民族语言特别是壮语的成分,元音普遍高化,多类韵母。主要流行于邕州浔州两岸交通便利的城镇,如南宁市及邕宁县崇左县宁明县横县平南县等县

广西方言


城以及柳州市部分地区。以南宁市为代表点。

勾漏白话
粤语中使用人口最多,在800万以上;与广州话差别大。主要分布在玉林梧州两地区13个县市(除平南县、桂平县城外)。音系复杂,声调有10个,是广西汉语方言中声调最多的一种。有汉语方言中极为少见的b、d浊声母。许多字韵尾失落,如“两”读为lal23°∞词汇很有特点,如平南环城土语“汤”读为S nj21(音与“顺”同)。
钦廉白话
内部差异小,与邕浔粤语基本相同。主要分布钦州市合浦县(旧称廉州)、浦北县防城县灵山县北海市语言特点是有舌面音声母 ,没有撮口呼y,声调有的地方只有7个(如合浦)。

3
西南官话篇编辑汉语北方方言次方言之一。使用人口700万左右。

广西方言


流行于桂林市柳州市河池市和桂林地区、柳州地区的大部分县市,以及河池地区、梧州地区、百色地区的部分县市。除桂林市及附近地区地区外,其他地区以柳州官话为标准音,内部差别不大。广西人民广播电台长期开办以柳州官话为标准的播音节目。

①桂林官话
汉语北方方言的西南官话。主要流行于桂林市(含郊县)及桂北一些地区,使用人口80多万。鼻化韵的的鼻音成份明显比柳州官话浓,声母中n与I不分,词汇有特点,如“热水”称为“ ai 35水”(“ lài 水”) 。
②柳州官话
属汉语北方方言的西南官话之一。流行地域及影响相当广泛(见西南官话)。以柳州市(人口60多万)为代表,语言主要特征是音系简单,词汇与语法上古今、南北兼收并蓄,并以通用语为主,明显特征是有鼻化韵、夹杂入声喉塞音)塞音尾(广泛流行于其它地区的没有入声韵尾)。主意系统排列为:声母16个韵母36 个,声调4个。

4
客家语篇编辑概况

广西方言


客家语在又被称为“涯话”、“麼个话”、“新民话”、“土广东话”等。它是汉语方言中比较一致的方言。客家语梅县话为代表。

客家语是广西汉民族中第三大方言,分布相当广泛。在陆川、博白、浦北、合浦、防城港钦州灵山、贵港、宾阳、贺州(原贺县)、昭平县市客家语是当地的主要交际语言。其内部差别不大,互能听懂,语音系统受粤语影响较复杂,与广东省梅县话差异较大,词汇和语法与普通话大体相同。广西客家语使用人口约500万左右。
历史与分布广西客家人祖先大都是于清乾隆年间陆续从广东省梅县嘉应州(今梅州市及梅县地区)沿西江迁人,现主要分布在桂南、桂东和桂中的陆川县博白县浦北县南部、合浦县东部、贺县、钟山县和昭平县相邻地区、黎湛铁路沿线;桂平县平南县象州县、来宾县、宾阳县、玉林市各县市客家人居住人口都超过20万;柳州市、贵县鹿寨县、南宁地区、钦州地区、百色地区、河池地区、桂林地区等也散居着不少客家人。

广西方言



客家语分布的地区如此广大,是与客家人千百年来一次又一次地迁徙有很大的关系。客家人虽然屡遭战乱、饥荒、械斗等劫难,但仍能勇往直前,兴家立业。客家人一般以家庭、氏族为单位聚集而居,保持着客家人的文化风俗习惯,发扬勤劳朴素、勇于开拓、团结奋进的精神。客家人经常外出谋生,四处闯荡,他们身处异乡,势单力薄,必须加强内部的团结,而语言就是维持内部团结的最好手段。正如客家祖训所说:“宁卖祖宗田,不卖祖宗言。”他们把不讲客家语看成是忘本叛祖的行为,婚姻习俗,往往以是否会讲客家语为前题,语言对婚姻起了“鹊桥”的作用。也正是如此,使客家人的后代顽强地保留客家语而世代相传。即使到了非客家地区,甚至海外异国也是如此。
分类广西客家语方言又可分三种:
1、梅县声(话)
梅县,古称嘉应州。广西客家人很多来自嘉应的五华,这些人操纯正的长乐(五华)口音。其语音有一个特点,就是有一些字,如田、米饭、筷子、树、草、河、多、少、古

广西方言


典等的读音与现行的普通话相同。据张春云先生考:这支人从梅州地区辗转到贺县、钟山平乐、荔浦、蒙山等县。今贺县的桂岭、莲塘、贺街、鹅塘、八步、黄田、沙田北半部,步头、黄洞;钟山县的西湾、望高、英家、羊头;平乐县源头镇及荔浦、蒙山县客家人均属这一支。

2、河婆声
另一支来自广东河婆(今揭西县)一带,人数次之。梅县话和河婆话基本上一致,只是个别字词读音有些小差异。如称筷子(或筷条)为“箸”,痛叫“疾”,饭读“p澚n”。操河婆话的,今昭平县全境的客家人;贺县的公会镇沙田镇的南半部、大平等其他一些乡镇;苍梧沙头镇,均属这一支。
3、河源声
再另一支河源客家声。这支河源声来自广东河源市,人数较少。其口音融入了当地白话方言,故与梅县话的差别较大。清咸丰年间,他们离开河源从珠江口溯西江转溯贺江而在贺县钟山县择地而居。故今贺州市的仁义镇信都镇的钟氏、廖氏,钟山县立头乡的李氏,贺县的黄田莲塘、鹅塘、沙田等乡镇均有河源客家声。其姓氏有李、包、邹、周、张、徐等。
特征广西客家语以陆川话为代表,语音系统声母23个,韵母48个。
  • 声母的特点
1、古浊塞音和塞擦音如。并、定、群、从声母字,不论是平仄,大都为送气音
2、古晓,匣母的合字,多变读[f-],如:辉、怀、花、

广西方言


回。

3、部分古非、敷、奉母字,口语中念重唇音声母[p-],[pʰ-],保留了古语特点,如:飞、斧、肥。
4、古见组声母细音今读大都保持舌根音喉音[k-],[kʰ-]、[h-],如:基、记、九的声母是[k-],“希、喜”的声母为[h-]。
5、大都有唇浊擦音声母[v-],如:物、碗、威、湾、还。
  • 词汇方面
广西客家语和普通话的词汇差异主要表现在来源、词义、构词等方面:
1、来源差异主要表现在古词语的沿用,方言的创新和外来语的借用上。
有一部分古词语在客家语方言的日常口语中是普遍使用的,但在普通话中一般只出现在书面语里或作词素使用,日常口语则不同。如:索(绳子),禾(稻谷),乌(黑),饥(饿),朝(早晨),昼(中午),沸(沸腾)。
另一部分是客家语独自保留的古词语,如:铳(鸟枪),炎(烤),该[kʰai44](担、挑),晡(下午或傍晚)。
方言创新看,有一些方言词语是由于反映本方言区独特的自然环境、历史状况、风俗习惯、土特产以及不同的造词习惯形成的。如:春(蛋),猪红、猪旺(猪血),长生板、大料(棺材),头那(脑袋),婿郎(女婿),目汁(眼泪),睡目(睡觉),舌嘛(舌头),食朝(吃早餐),食昼(吃午饭)。
从吸收其他方言或借用外来语看,如吸收粤方言的“ 岩”(刚刚、合得来、合适),靓(漂亮、美好),呖(聪明,能干),论准(糊涂,不灵便,不得体),车大炮(吹牛)。
有些借用来自英语的,如:波(球),波珠(轴承的滚珠)。
从对外国传入的物品名称加“番”“洋”字,如:番茄(西红柿),洋烛(腊烛),洋楼(楼房)。
2、从词汇意义的差异看,有些是同义异形的,如:叫(哭),面(脸),热头(太阳),火蛇(闪电),心舅(媳妇),狗虱(跳蚤),翠目睡(打瞌睡),伯姆(伯母),家官(公公),家娘(婆婆)。
有些是同形异义的,如:古典客家语指故事。打靶,普通话指按一定规则对设置的目标进行射击,而客家语是指枪毙。
有些是词形相同,但意义范围大小不同。如:唇,普通话指人或某些动物口的周围的肌肉组织,客家语除了具有这层意义外,还有器物的口和边缘的含意,如:锅唇、桌唇、河唇。烧,普通话有使东西着火,加热使物体起变化的意义,而客家语除上述意义外,还有柴火,如割烧,热等意义。吹,普通话除了有合拢嘴唇,用力出气,吹气演奏,气流柔风等流动的意义,还有夸口,破裂或不成功等意义,而客家语只有前一部分的意义。客家语用光字的地方,普通话则用亮或明,如:月光(月亮),天光(天亮或天明)。
另从词法功能上的差异看,客家语一词多义较多,如客家语的鼻字,除作名词(鼻孔)外,还作动词(闻、嗅)。爱,除作动词(喜爱)用外,还作助动词(要)用。烧,除作动词(燃烧)外,还可作形容词(暖和)和名词(柴火)。最后从修词的褒贬,感情色彩看,客家语的男性老人称老人家,或老伯,贬称老货,或老家伙,普通话称老头儿,贬称老头子。
3、构词差异主要表现在词素次序,重叠式,附加式和单复音词等方面的不同上,如词素次序不同。客家语说紧要,普通话则说要紧。尘灰(灰尘),闹热(热闹),牛公(公牛),人客(客人)等;从词的重叠看,如:碗碗(每一碗),间间(每一间);附加式和单复音词不同。亲属的称呼,客家语是不用重叠的方式,而是用前缀十单音称谓的方式来称呼,如:阿公(公公),阿伯(伯伯),老弟(弟弟),老妹(妹妹)等。中心词在后,前加修饰性的重叠音,如:熬熬条(大声地不停吼叫),钉钉企(笔直地立着)。
  • 语法分析
语法方面除上述构词方面的差异外,还有其它方面的差异:
1、人称代名词的领属格可以通过变韵调和加“既”(个)的方法来表示,如:
主格涯(我),领属格:涯既(我的)。
2、特殊疑问代名词:脉个(什么),满人(谁) 样般(怎么样) 做脉个(干什么) 等。
3、客家语有特殊的位置,动量配搭关系,如:
名动词 人 歌 衣服 被子 星 田 叶 饭 走
量词 只 条 身番 只 丘 皮 餐 转 摆
4、双宾语的位置比较灵活,如:涯畀渠一件衫(我给他一件衣服)涯畀一件衫渠(意同上)其他通过变调的方式来表示近指和远指等,在客家歌谣中都有较灵活的运用。

5
其他方言篇编辑平话篇名称古代即有,涵义至今不明,属汉语何种方言尚无定论,到了唐宋时期,平话

广西方言


成为广西比较统一使用的公共通用语。据《宋史》及族镨载,平话居民祖先是宋代从山东随狄青南征广西屯驻下来的。

平话主要使用于中国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北各地和湖南省与广西毗连的道县、宁远蓝山和通道侗族自治县等十多个县的集镇和部分农村中。以桂林市郊县、永福县、南宁市郊县平话居民较集中。从临桂县沿铁路到南宁市、横县,以及邕江上游、右江沿岸,沿途水陆交通要道附近,都散居着平话居民。以柳州市为界,分为桂北平话和桂南平话,两者差异较大,互相听不懂。
桂南平话主要使用于宾阳、邕宁、横县、贵港、上林马山等县和南宁市郊区以及左、右江流域的一些集镇和部分村庄中。桂北平话语音系统与西南官话、桂北湘方言客家语粤语闽方言均不象,混合程度高,通用程度低。桂南平话在语音、词汇及语法等方面受粤语影响较大,内部差异不大,王力曾认为应属粤语。以南宁市亭子平话为代表的桂南平话语音系统声母22个,韵母43个。
桂北平话主要使用于桂林市郊区和临桂、灵川、永福、龙胜、富川、钟山、贺县、融安、融水、罗城柳江、柳城等地的集镇和村庄中。桂南平话内部的一致性比较大。在桂北平话中,融安、融水、罗城柳江、柳城的平话比较一致,它们跟桂南平话也比较接近,以声调为例,融安平话六个舒声调中有五个调的调值分别与桂南片的心墟平话相同或相近似;而广西灵川、龙胜等地的平话因受湘方言西南官话的影响,跟融安、柳城等及桂南平话的语音差别比较大,最显著的是入声韵的塞音韵尾[-p-t-k]消失,变成开尾韵母,原来的入声调或自成调类,或并入其他舒声调。请比较下列心墟、宾阳等四处平话的声调,并拿南宁白话广州话作为参照。
调类调值的异同情况来看,云南省富宁县的平话跟桂南平话基本相同,而湖南南部的平话则与桂北灵川等地的平话相近。因此,平话方言可以分为下列三片:
1.桂南平话,包括桂南和云南富宁一带的平话。
2.融柳平话,包括桂北的临桂(五通和两江等地区)、融安、融水、柳城、罗城柳江等地的平话。
3.灵龙平话,包括桂北的灵川、龙胜、富川、贺县、钟山和湖南省南部各县的平话。融柳平话和灵龙平话在《中国语言地图集》里,都叫“桂北平话”。使用平话的人,其民族成分绝大多数都是汉族,但广西龙胜县泗水和江底一带的部分红瑶和富川县的平地瑶均已放弃了自己的母语而改用平话。南宁市西部和邕宁县部分地区的壮族,罗城黄金、龙岸一带的壮族、仫佬族和湖南通道县的侗族也有不少人兼通附近的平话,连他们的民歌也多用平话来编唱。平话在各地的自称不大一致,南宁市郊区、邕宁、平果、桂北的临桂和湖南的宁远、道县、通道等地自称平话;融安、融水、罗城、柳江、柳城一带自称百姓话。
此外,在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富宁县等地也有一部分人使用平话。关于使用平话的人口,之前的数据都说明使用平话的人口大约200多万人。这个估计数字显然偏低了。根据我们的最新调查材料,三省(区)使用平话的人数远超200多万人这个数字。在广西,以平话为母语的约有数百万人之多。
闽南话此地的闽方言属汉语闽方言闽南次方言,又称福建话。方言居民祖籍多在福建南部漳州府,进入广西已有500多年,现主要分布在西江上游各支流两岸及南流江两岸的平南县藤县、桂平县、苍梧县、柳州市、贺县、罗城县、来宾县邕宁县、博白县、陆川县玉林市、北流县等地,并散居桂林地区、河池地区、百色地区、钦州地区各县市,使用人口约30万。内部差异不大,基本上能互相听懂。音系复杂,鼻音重,有鼻冠音声母mb、清鼻音声母h 。以平南闽南话为代表,语言系统排列为:声母18个、韵母63个、声调10个。

6
其他相关内容编辑方言文化生态民族多元文化的载体
广西区语言的复杂局面是历史形成的,是几千年来各族人民不断交流、融合的结果。早在先秦远古时代,壮族先民就形成了自己的语言。如今,广西范围内以壮族为主的壮语人口约1550万,分为南、北两个方言区。回溯春秋时代,楚国的势力达到南海汉语言进入广西,中原民族与广西的百越民族开始了历史开创性的文化对接。第一次高峰是秦汉时期实现首次中华大一统,设立桂林、

广西方言


象、南海三郡,征发百万军民戍守南疆,形成广西最早的独立的汉语方言———平话。到了唐宋时期,平话成为广西各民族比较统一使用的公共通用语。广西农村的粤语就是在平话的基础上形成的。

此后历朝戍边政策的需要,或者改朝换代的社会大动乱时期,大批汉、瑶、苗等民族迁徙、定居广西,各种方言得到极大的丰富、交融。元明之际,特别是贵州布政司的设立,西南官话即古柳州话取代平话成为广西的公共通用语,局部流通于桂中和桂北,清代形成桂林话。大量移民迁入是明清时期,人口来源主要是广东和福建,带来了粤语闽语客家语。而在桂北的全州、资源、灌阳等地,保持了较多的湘语特色。
“中国的吉普赛人”——瑶族从隋唐时期逐渐进入广西,瑶语是中国最复杂的民族语言之一,有勉语、布努语、拉珈语三个语支。宋元时期苗族迁入广西,苗族支系之多,为中国少数民族之最,有黔东、湘西、川黔滇三个语支。苗瑶不同支系的语言不同,即使在同一支系内部,语言也有很大的差异。元朝,回族迁入;明清时期,仫佬毛南族形成,水、京、仡佬族迁入,达到民族语言与汉语方言第二次接触、融合的高峰。在几千年的发展演变中,汉语方言深深地影响着各少数民族的语言,少数民族的语言也影响着汉语方言。
方言,是各民族重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每一种方言都承载了所属民族的文化渊源、变迁和思想价值体系。语言学社会学历史学民族学人类学等社会科学学科以方言作为研究的重要切入点,方言是破解古文字、地名、民间文学、民歌、地方戏剧等文化事象的密码,往往能令许多疑难问题迎刃而解。客家人对自己母语的保存意识较强,以客家语为荣,小孩子在家中必须用客家语交流,因此广西客家语内部具有较强的一致性,各地客家语可以相互通话,这是研究客家人独特文化传承机制的突破口。
方言与普通话的“对话”
各色方言毕竟是几千年封闭自然经济的产物。社会在变迁,改革开放在持续深化,信息时代把人与人的距离拉近,人们的交际范围不断拓展,政治、经济、文化的联系加强,社会的客观发展要求推广普通话,实现顺畅交流,构建和谐社会。
20世纪80年代以来,广西普通话普及的速度和质量前所未有。自治区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因地制宜,确立了“分阶段、分区域、分层次”的“推普”工作思路,采取先中心城市后向县城及偏远地区铺开;先抓窗口行业,然后全面辐射;先抓教师和师范毕业生及公务员的“推普”测试,然后再扩展到各行各业的做法。每年9月的“全国推广普通话宣传周”,如今已是第八届;以普通话为工作语言的人员需接受普通话水平测试。通过这些基本措施,我区“推普”工作规范化、标准化、制度化建设

广西方言


取得突破性的实质进展。

正确认识和处理推广普通话和民族语言的关系,国家法律法规给予了明确的指引。《宪法》规定:“国家推广全国通用的普通话”、“各民族都有使用和发展自己的语言文字的自由”,《通用语言文字法》、《民族区域自治法》、《义务教育法》等均对语言文字、民族语言文字的规范使用有具体规定。
方言在“推普”潮流中保持着自己应有的语言和文化地位。语言没有优劣、尊卑的分别,推广普通话是使人们具备双语的能力,在会说方言的基础上,还要会说普通话。推广普通话不是简单地“统一”语言,更不是要消灭方言,而是实现语言的主体性与多样性的和谐统一。
适度的方言发展空间
广西作为一个民族自治区,大约80%的人是双语者。依据国家的法律和民族政策,广西实施双语制,既使用少数民族语言,也同时使用全国通用的汉语汉语方言。双语现象和双语制体现着民族平等、团结和互助的国家民族政策,有利于民族的发展。
方言方言区的人们继承母文化、感情沟通的工具,少数民族语言是少数民族进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不可或缺的凭借。曾几何时,雪村一首《东北人都是活雷锋》带着“俺们那嘎”的东北味传唱大江南北,它的流行,得益于方言的揉入。一些网民自发成立方言网站、录制方言歌曲,“壮族在线”网站就是典型代表,民间宣传和保护方言的合法合理行为,值得尊重。不少旅游景区,能够用少数民族语言哼上几首山歌、民歌是导游的必修课,这能拉近游客与少数民族风俗的距离……方言与文化传播的关系,不是为了推广方言,扩大方言的流通范围,而是发挥方言具有生动、鲜明、灵活的语言表现力,更好地挖掘地方文化、乡土文化的魅力,使之更容易被大众文化所理解、所接受。方言需要适度的发展空间,过分炒作方言、抬高方言的地位,或者贬损方言,使之低级趣味化的行为,都必须反对和制止。
方言文化方言是指一个地方的语言,是没有文字的语言,广西有十几

广西方言


少数民族方言的种类实是甚多,在广西的每一个小区域都分布着好几种不同的方言,方言在广西已成了一种不可多得的文化,但这种方言文化正随着时代的发展而没落。

一提到壮族,大多数人都会认为壮族人就一定会说壮话,非也!据老一代前辈们说,连他们都不会说壮语,甚至连壮族的服装都没有穿过,更不用说会唱刘三姐山歌了。现在会说的一种方言只是在一个县城里流通的其中的一种,县城里还有好几种不同的方言。可想而知,一个偌大的广西该会有多少种的方言的存在啊!
至于粤语,一般广西与广东大多数人都会说粤语.不过广西人与广东人说的粤语是有所差异的,广西称粤语为白话,把粤语更简单化,更通俗了。
方言是一个民族是代表,它是民族文化的一个缩影,但往往也会给后代带来一种无形的后遗症。学校的老师都是用当地的方言来教书的.苦得我现在说的普通话,依然带有很浓的广西方言,例来广西人说的普通话在外人看来一向是二流的,但愿未来的人不会重走这样的老路。
方言在某一个时期确实是广西的一种文化,但随着时代的进步,方言有一天会将被退出历史的舞台,成为一种独特的文化遗产。
方言笑话有广西人讲普通话,咬字不准,常带明显的地方口音。普遍的

广西方言


是将空读成公,口念成狗,风又念疯,由此闹出以下笑话。

有朋友远到,一般吃饭必上一盘田螺,主人夹起一颗田螺一看说:公的!便弃之。又夹一颗又道:公的!又夹又弃,嘴里不断嘀咕:又是公的朋友非常惊讶,心里想:厉害,广西人厉害,连田螺公母都看得出!
也是请朋友吃饭,广西主人有点感冒,发现自己坐在空调风口下,便说:我感冒,不能坐在疯狗边。讲完便换座,朋友不乐意了,啥意思,我是疯狗?闹出了一场误会!
发表于 2014-7-29 12:20:03 | 显示全部楼层
柳州话[编辑][size=0.875em]

注意:本页面含有Unicode新版用字。有关字符可能会错误显示,详见Unicode扩展汉字
柳州话
区域中国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来宾河池百色等地
语系汉藏语系
官方地位
作为官方语言
管理机构
语言代码
ISO 639-1zh
ISO 639-2chi (B)
zho (T)
ISO 639-3cmn

柳州话国际音标:/ liɐu53 tsɐu44 hua24 /)是桂柳话的一支,属汉语西南官话,分布于广西中北部的柳州来宾河池百色等地。

柳州话与相邻的桂林话接近。柳州话内部存在城乡地域和年龄层次的差异。


目录 [隐藏]



历史简介[编辑]

柳州话属官话方言西南官话桂柳片,而桂柳官话形成于元明之际[1]。唐宋时,柳州地方汉人使用古平话,古平话源自北方移民,为古代汉语一支。明时,广西境内中部起事不绝,明廷调数十万人马平乱,柳州为屯兵地。来自北方的军人落地为民,将北方官话带至柳州,与周边方言相互融合形成今日柳州话。根据残存老柳州音片段和邻近县份语音,可归纳旧柳州话语音特点[2]

  • “为委卫湾远阮云”等字(基本上是古微母和云母)声母是轻微的唇齿音。
  • 分尖团,齐与奇不混
  • 有桓欢韵,即桓≠环,搬≠班等,读如象州白石话和荔浦话读法。
  • 无闭口韵,-m韵尾已经与-n韵尾合流。
  • 有入声,无塞音韵尾。调值是短的中降升调,和白石话类似。

与受湘语影响的桂林官话不同,柳州官话深受粤方言影响,有许多与粤语发音和字词义相近的语音语义。清朝中叶海禁大开之后,粤商和移民沿江进入广西南部,柳州方言和粤语发生语言接触,留下大量和粤方言一致的词汇[3]。此外,柳州地方多民族杂处,柳州话亦受到壮、苗、侗等少数民族语言的影响[4]

音韵[编辑]

柳州话语音系统具有明显的地理过渡性,体现在它的声韵调特点上。柳州话声母与北方方言的差异较大,而更近于南方诸方言,特别是粤方言,对应整齐,读音相仿。柳州话的韵母同西南官话大致一样,数目不是很多,而且西南官话语音中韵母的一些主要特点,柳州话大致可以反映出来。而声调方面,虽然残存少量入声字,但大部分和北方官话相似,仅调值不同。可见由声调而韵母而声母,柳州话的北方性逐渐减弱,南方性逐渐增强,由声母至韵母至声调,柳州话的北方性又逐渐增强,南方色彩渐趋褪色。[5]

声调[编辑]

柳州话声调共四个,分阴平阳平上声去声,但另有少量字音保存入声调。大概有如下特点:

  • 平分阴阳,古全清、次清平声多归阴平,全浊、次浊平声多为阳平;
  • 古清音上声和次浊上声归为今上声;古全浊上声和古去声归为今去声;
  • 大部分古入声字归于阳平;
  • 残存的入声字数量极少,不成体系,发音高而短;
  • 没有明显的轻声与变调。

调值上看,柳州话阴平为半高平调(44),阳平为低降调(31),上声为高降调(54),去声为低升调(24),入声为高调(5)。

柳州话声调调类阴平阳平上声去声
调值44315424声母[编辑]

柳州话声母共16个,含零声母在内[6] 。一说,柳州话声母为19个,即有龈颚音/ʨ/ /ʨʰ/ /ɕ/,因为精组和见组的细音都有颚化[7]。 。

柳州话声母
根据刘村汉柳州方言词典》制,本表未标明零声母∅塞音塞擦音擦音鼻音边音
清音清音清音浊音浊音
不送气送气不送气送气
双唇音ppʰm
唇齿音f
齿龈音ttʰʦʦʰsnl
龈颚音ʨʨʰɕ
软颚音kkʰhŋ韵母[编辑]

柳州话韵母计37个,若另加4个入声韵母,则合41个。

柳州话韵母
根据刘村汉柳州方言词典》制开口呼ɿaæɑoeəɐiɐuãẽənɐnaŋoŋaʔoʔeʔ
齐齿呼iiaiɑioieiɐuiẽiəniaŋioŋ
合口呼uuauæuɐiuãuɐnuaŋuaʔ
撮口呼yyeyuyẽyən方言特点[编辑]声母特点[编辑]
  • 无全浊音,古全浊声母一律读同部位或相邻部位清音,其中读塞音和塞擦音的,平声送气,仄声不送气。例如:
古声母
平声袍 [pʰɑ31]桃 [tʰɑ31]钱 [ʦʰiẽ31]松 [ʦʰoŋ44]持 [ʦʰɿ31]床 [ʦʰuaŋ31]殊 [ɕy31]桥 [kʰiɑ31]
仄声抱 [pɑ24]怠 [tæ24]贱 [ʦiẽ24]颂 [ʦoŋ24]痔 [ʦɿ24]状 [ʦuaŋ24]殖 [tsɿ31]轿 [kiɑ24]
  • 邪母平声今读送气塞擦音的比较多,除了跟北京相同的“辞词祠囚”以外还有:
    徐[tsʰy31]、隋随[tsʰɛi31]、寻[tsʰiən31]、祥详[tsʰiaŋ31]。
  • 尼母与来母读音不混。例如以下每一组字读音不同:
    泥≠犁,怒≠路,女≠旅,捺≠辣,鸟≠了,业≠烈,牛≠留,难≠烂,娘≠粮,年≠连
  • 知庄章组合并于精组,洪音读舌尖前音,细音读舌面前音,没有舌尖后音。例如:
精组资 [ʦɿ44]作 [ʦo31]则 [ʦə31]奏 [ʦʌu24]增 [ʦən44]从 [ʦʰoŋ31]
知组知 [ʦɿ44]著 [ʦo31]摘 [ʦə31]珍 [ʦən44]虫 [ʦʰoŋ31]猪 [ʦy44]
庄组辎 [ʦɿ44]镯 [ʦo31]窄 [ʦə31]皱 [ʦʌu24]臻 [ʦən44]崇 [ʦʰoŋ31]
章组支 [ʦɿ44]酌 [ʦo31]折 [ʦə31]真 [ʦən44]充 [ʦʰoŋ44]朱 [ʦy44]
  • 分尖团,尖音读舌面前音或舌尖前音,团音读舌面后音(擦音舌位偏后)。例如
尖音浆[ʦiaŋ44]酒[ʦiɐu53]趣[ʦʰy24]泉[ʦʰyẽ31]细[si24]接[ʦie31]清[ʦʰiən44]
团音江[kiaŋ44]久[kiɐu53]去[kʰə24]权[kʰyẽ31]戏[hi24]劫[kie31]轻[kʰiən44]
  • 匣母读[h](萤[iən]例外),云母读零声母(熊雄[hioŋ]例外)。例如:
匣母黄[huaŋ31]会[huɐi53]魂[huɐn31]县[hẽ24]穴[hye31]横[huɐn31]
云母王[uaŋ31]卫[uɐi53]云[yən31]院[yẽ24]越[ye31]荣[ioŋ31]
韵母特点[编辑]
  • 端系蟹止臻三摄舒声合口字一律读开口呼。例如:
蟹合一三堆 [tɐi44]腿 [tʰɐi54]内 [nɐi24]最 [tsɐi24]脆 [tsʰɐi54]岁 [sɐi24]
止合三嘴 [tsɐi54]翠 [tsʰɐi24]随 [tsʰɐi31]髓 [sɐi31]遂 [sɐi31]累 [lɐi24]
臻合一墩 [tɐn44]屯 [tʰɐn31]嫩 [nɐn24]尊 [tsɐn44]存 [tsʰɐn24]损 [sɐn54]
臻合三轮 [lɐn31]遵 [tsɐn44]俊 [tsɐn24]榫 [sɐn54]巡 [sɐn31]
  • 见系二等开口字读开口呼的比较多,除了跟北京相同的以外还有:
蟹开二街皆阶解介芥届界械 [kæ] 谐鞋蟹 [hæ]
效开二觉窖 [kɑ] 敲 [kʰɑ] 咬 [ŋɑ]
咸开二减舰鉴 [kã] 岩 [ŋã] 咸衔馅陷 [hã]
山开二谏 [kã] 雁晏 [ŋã] 限 [hã]
江开二虹 [kaŋ] 巷项 [haŋ] 觉角 [ko] 确壳 [kʰo]
  • 咸摄并于山摄,深曾梗三摄并于臻摄(入声仅部分合并)。
声调特点[编辑]
  • 有少量残存的入声字。例如:
    [po](身上肿起的肉包,比如被蚊子叮了以后)、[to](戳、捅)、戳[ts'o]。
  • 次浊平声读阴平的比北京多。例如:
    卢[lu] 蟆[ma] 魔[mo] [nia](黏) [no](搓揉) 罗[lo] 镭[lɐi](铜子儿) [lɐu](大衣) 篮[l~a] 研[n~e] 冧[lɐn] 芒[mɑŋ] 姑娘[niɑŋ] 哝[noŋ] 蒙[moŋ] 窿[loŋ]
语音内部差别[编辑]

柳州方言的内部差别主要表现在城乡地域和年龄层次两个方面。另外,来自于壮语农村的人(包括进城定居者和进城打工者)说柳州话带有壮语发音方式及音调,柳州人称这个现象为“夹壮”;而城市里还有极少数人的语音带有粤语音。近年来,由于国家推广普通话,而柳州话与普通话又同属汉语北方语系,因此较易受普通话影响,出现了新派柳州话,主要流行于年轻人当中。以下为柳州话的内部差异特征:

  • 止摄开口三等和深臻憎埂四摄开口三等入声的知章两组,农村读韵母,城市一般读[ɿ]韵母,个别字有的异读。例如:智、痴、痔、志、齿、示、屎、是、十、侄、实、直、识、尺、石等字。
  • 疑姆开口三四等和个别二等字,农村和城市旧派读[ŋ]声母得比较多,例如:宜、业、尧、研、严颜言、砚、银等字。
  • 今合摄二呼的零声母字,旧派用[v]打头,例如:五、鱼、月、外、煨、完、远、温、永、王等字。
  • 古入声字旧派读同去声,例如:碧=闭,液=意,不=布等字。
  • 止摄以外的日母开口字,老派一般用打头(汉语拼音的y),新派大多读[z](汉语拼音的r)。例如:惹、饶、染、任、燃、人、让、若、日、入。
  • 跟单韵母相拼时,老派[h f]不分,新派[h f]不混。
  • 新派则倾向于不分尖团,一律读舌面前音[tɕ tɕ' ɕ]。例如:聚=锯,节=结,剑=箭,齐=奇,秋=丘,全=权,削=学,小=晓,向=相。部分青少年以读舌面后音为主,将尖音合并于团音。
  • 麻韵三等章组字,新派读[ə]不读[e],例如:遮、者、蔗、车、扯、蛇、奢、社。
  • 古入声字的韵母,新派向普通话靠拢,连带着某些韵母也发生相关的变化。例如:术[ɕy su]、合[ho hə]、角[ko tɕye]、虐[nio nye]、学[hio ɕye]、说[ɕye so]、肉[yu zɐu]、墨[mə mo]。(标注的前一个是省略音调的老派读音,后一个是新派读音。)
  • 古入声字的声调,新派按类似于普通话第三声的音调读,例如:落、别、读、绝。
  • 新派读音是推广普通话的结果,多用于文词,而且突破了柳州方言固有的读音系统。
合音现象[编辑]

柳州话存在合音现象,即通过快读、连读把两个音节或者多个音节读为一个音节。如“没要”读成[miɑ24],“可以”读成[kʰoi54],“几多”读成[kio54],“你们”读成[niən54]等等。产生原因主要是方言语速的影响、句末语气词连用、语言交流的省力经济、创新词汇和表达方式的需要。合音使用人群中,中老年人使用合音词的比例高于青少年,女性多于男性,文化水平相对低的人高于文化水平高的人,几乎全年龄层次的人都对方言合音现象表示认同,并且青少年对此更感兴趣。[8]

词汇[编辑]承袭自古汉语[编辑]

柳州话有近200个词或语素承袭古代汉语,为普通话所罕用:

  • 朋 [boŋ24],量词,串,挂。《诗经・小雅・青青者莪》既见君子,锡我百朋。
  • 绹 [t'ɑ31],捆缚。《诗·豳风》宵尔索绹。《尔雅·释言》绹,绞也。
  • 坼 [ʦə31],裂开。《礼·月令》仲冬,地始坼。
  • 秭 [ʦɿ54],集合量词,手握细长物,比一把的量要小。《说文》五稯为秭。
  • 椓 [doʔ5],动词,戳,捅,杵。《说文》击也。《诗·周南》椓之丁丁。
  • 靡 [mi44],语素,慢。构词如“靡靡嚤嚤”,《诗·王风》行迈靡靡。《传》靡靡,犹迟迟也。
  • 戆 [ŋaŋ24],懵懂糊涂。《说文》愚也。
  • 𦢊[boʔ5],肿起的包。《广韵》肉胅起也。
吸收周边方言词[编辑]

柳州地处广西交通枢纽,人群往来频繁,因此柳州话吸收了大量周边方言词汇,如客家话,粤语,湘语等。特别是粤语,清末大批粤籍商人移民广西,带来了粤语。粤语随商品经济发展逐渐成为广西强势方言,影响广西境内诸方言,包括西南官话,特别是对柳州方言,影响巨大。从方言特征词的角度看,在粤语231个一级特征词中,和柳州话相同的有78个,约占34%;粤语74个二级特征词中,和柳州话相同的有34个,约占46%。从柳州话中“同物异名”的角度,柳州话同一事物有不少存在两种词汇描述的现象,这种现象在《柳州方言词典》中计有790组,除却口语和书面语的差异外,显然受到其他方言,特别是粤语的影响[9],来自粤语例词如:孖(两物相连),死火(办事遇阻,办砸了),㶶(焦糊),马蹄(荸荠),水喉(水龙头),花洒(喷壶),心水(心意,思想),醒水(醒悟),翻风(起风),伦诤(啰嗦麻烦),拗颈(倔强固执),打斧头(替人办事暗中揩油)等。

壮语借词[编辑]

柳州及周边地区汉族与壮族杂处,汉壮两种语言间的接触,导致了柳州话中不可避免的出现壮语借词。例如:𢫆(搞,做,弄。壮语baenj,塑,搓弄义),咩哚(小蜻蜓),芋蒙(芋头的茎叶),马螂䗧(螳螂),㟖(石山间平地,壮语rungh)等[10]

隐语[编辑]

隐语来自于某些行业和社会阶层,如旧时经纪行,梨园行,匪贼,算命,流医等。隐语相当于特殊的修辞方式,可随意替换句子中对应词汇。有些隐语进入柳州话的市民通用语行列。例如:红案(炒菜,炒菜师傅),白案(面点,面点师傅),唐麻(失败,死),饼(钱,一元),张(十元),鸟(千元),方(万元),马武(打工的),顺风子(耳朵),八卦子(背)等。

词法[编辑]名词[编辑]名词词缀[编辑]

指人的名词,男性多用“佬”结尾,女性多用“婆”结尾,略带蔑视的说法。例如:

  • 剃头佬(街边摆理发摊的人,不能用来形容理发店里面的员工),泥水佬(瓦工),讨饭佬,女人婆,广东婆,接生婆,肥婆。
名词重叠[编辑]代词[编辑]疑问代词[编辑]
  • 基本疑问词:什么
  • 问人:哪个
  • 问事物:哪个,哪+量词
  • 问处所:哪垲
  • 问时间:几时
  • 问程度:几+形容词
  • 问方式性状:恁子
  • 问数量:几,几多
动词的体[编辑]
  • 实现体
    • -对,接在动词后,用在肯定句,表示未能预见而碰到。如:昨夜出门敲对头。(昨晚出门碰到了头。)
    • -着,接在动词后,用在否定句,表示未能实现。如:他没来着。
    • -到,接在动词后,表示尚未行动。
  • 进行体
    • -稳,接在动词后,表示动作进行持续。如:他睡稳觉,等他起来再讲。(他正睡着,等他醒来再说。)
    • -到(读上声),接在动词后,表示动作进行持续。如:写到作业莫吵我。(写著作业别吵我。)
      二者可互换,但“稳”后一般带宾语,且“稳”前动词不能重叠。
  • 接续体
    • 转-,用于动词前,表示行为中断后继续进行。如:连没斢(tiɑ⁵⁴)脸,“唉”了一声又转打他的牌。(连脸都不转,“哎”了一声接着打他的牌)
  • 权行体
    • -先,用在句末,表示不理其他,权且如此。如:我试下看有嘛问题先。(我先试一试看有什么问题。)
  • 尝试体
    • -下,一下。用于动词后,表尝试。如:我试下看有嘛问题先。(我先试一试看有什么问题。)
  • 经历体
    • -来,用于句末,表示最近经历,相当于普通话“来着”。如:他昨天去医院看他来。
形容词[编辑]重叠式和生动式[编辑]
  • AA的
    AA的可做谓语,补语,部分可做定语,一般不能做状语。从语义上看无论在谓语定语还是补语的位置上都表示状态而非限制。如:
    • 人蠢蠢的,头大大的。(作谓语)
    • 他走快快的,我追没上。东西放近近的他才看得见。(作补语)
    • 冷冷的天。硬硬的饭。(作定语,除少量词汇,大部分不习惯作定语。)
  • AA点AA点的
    AA点表示轻微程度,可作谓语、补语和定语;AA点的表示较深程度,并可表示“不合预期”的意思,只能作谓语、补语。如:
    • 衣服花花点,没算好。(作谓语,表示不符预期)
    • 衣服花花点的,还蛮好看。(作谓语,表示客观描述)
    • 衣服做得花花点,勉强可以看。(作补语)
    • 衣服做得花花点的,才好看。(作补语)
    • 花花点的衣服才好看。(作定语)
  • ABB
    词干和双音重叠式尾组成,大部分词干只能和一个固定的词缀组合,如“黄”只能和“共共”搭配,“长”只能和“赖赖”搭配,“吊”只能和“囊囊”搭配。只有一部分词干能与两个以上词缀组合。
量词[编辑]

用“量词+搭(打)+同一量词”的格式泛指数量很多,例如:

  • 堆搭堆(很多堆)。
副词[编辑]程度副词[编辑]
  • “算X了”表示程度极深,无以复加。例如:
    这人化妆算丑了,像动物园出来的;阿赵算好了,哪方面都没得谈(无可挑剔)。
  • “X死”表示程度极深,例如:
    放盐没得谱(不懂轻重),菜煮得咸死去;送哏(这么)贵重的礼,他还没高兴死?
  • “死鬼X”“好鬼X”表示程度很深,“鬼”不带贬义。例如:
    这种步没透气,穿在身上死鬼热;小韦的鼻子好鬼灵的,有好吃的他就来;那种发型好鬼靓的啵,明天我们也去烫。
  • “蛮X点”“X多”表示程度比较深,例如:
    今天蛮冷点的;今天热多;这个柚子蛮甜的;这人讨嫌多(这人很令人讨厌)。
  • “XX点”表示程度稍浅,相当于“有点X”。例如:
    今天有雨,凉凉点的;水才屁热屁热点他就等不急了。
  • “没X几多”表示程度很浅,相当于“不大X”。例如:
    窗户太小了,没亮几多。
否定副词[编辑]

柳州话的否定副词主要有三类个:没(意愿性否定);没有(事实性否定);莫,没要(副词,祈使性否定)。

  • 没有
    柳州话“没”和“没有”是对立的。柳州话中“没”相当于普通话中的“不”,表示意愿性否定,在这个意义上柳州话不使用“不”字如:
    没必(不必),没但(不但),没仅(不仅),没管(不管),没要紧(不要紧),没用谢(不用谢),对没起(对不起),没好意思(不好意思)。
    柳州话中 “没有”相当于普通话的“没有”、“没”,表示事实性否定,在这个意义上,只能使用“没有”,如:
    这事没有想像中的简单。这本书我没有读过。
  • 没要
    “莫”“没要”相当于普通话中的“别”“不要”,有祈使意味,表示禁止和劝阻,语气较烈,如:你莫惹我。你没要乱动我的东西。
介词[编辑]

用介词“把、跟”表示起点方位、经过路线,相当于“从、由”;“把”**还可以表示终点方位,相当于“到”。这种用法已经不常见了。例如:把桂林来;把这里开始;跟小路去;跟桥上走。

句法[编辑]比较结构[编辑]
  • “过”表示前者超过后者,例如:
    小赵高过老赵;吃盒饭好过方便面;盒饭好过吃方便面;坐车舒服过走路。
  • “没够”表示前者不如后者,可以跟形容词搭配,也可以跟动词搭配。例如:
    你没够她胖;他没够那些人狡猾;种甘蔗没够种菜得钱快;他没够我讲(他讲不过我;他争论不过我)。
  • “多X点”表示某项甚于另一项,另一项可以不在同一小句出现。例如:
    柳州比桂林多好点;两个娃仔都蛮好,大的多听讲点(大的比小的更听话);今天多冷点(比昨天冷)。
双宾语[编辑]

双宾语可以把直接宾语放在前面,间接宾语放在后面。例如:借杆笔我(当然也可以说借我杆笔);送张票他;给两瓶酒你爸;分五个指标我们。

其他[编辑]
  • 跟动词有关的“多、少”不放在动词前面,而是放在动词后面,表达祈使语气。例如:
    吃多一碗饭;穿多两件衣服;带多几个人去;喝少一点酒;拿少两件行李。
  • 跟动词有关的“先、后”放在动词后面,这种用法在整个广西都比较普遍,例如:
    你走先,他走后。
谚语和口头文学[编辑]

柳州口头文学十分丰富,显示出柳州话成熟的应用技巧。例如下:

谚语[编辑]
  • 芭芒秆做没得大梁。
  • 大懒推小懒,小懒推脚板。
  • 吃没得亏,拢没得堆。
  • 屙屎不出赖地硬。
  • 狗死跳蚤死。
  • 画公崽出肠。
  • 拆桥容易架桥难。
  • 背崽找崽。
  • 扳得牛角直,也去一身力。
  • 水要通风,人要通气。
  • 见过不比做过,做过不比做多。
  • 酒醒不见牛腊羓。
  • 烂泥糊不上墙,瘪谷舂不出糠。
  • 老马骝跌下树。
  • 蚂蟥见没得水响。
  • 拿人家的碗,受人家的管。
  • 能勥百岁老公公,莫勥三岁鼻涕脓。
  • 牛角不尖不过界,马尾不长不扫街。
  • 拍马挨马𧿫,捶姜挨姜瀌。
  • 蛇有蛇路,𧊅有𧊅路。
  • 死鸡撑硬颈。
  • 塘里无鱼虾公贵。
  • 新开茅司三天香。
  • 一代亲,二代表,三代就卵了。
  • 树大分桠,崽大分家。
  • 人情大过债,鼎锅也要卖。

歌谣[编辑]
  • 光头颅
    光头颅,
    骑马下六都(地名)。
    六都没有米,
    饿死光头颅。

  • 点虫虫
    虫虫飞,
    飞去黄婆吃米锥。
    黄婆拿棍打,
    打去张家瓦。
    揭开瓦来看,
    里头有个臭鸭蛋,
    留给阿弟送早饭。

  • 嘴巴多
    跳水码头有个坡,
    见妹跳水着力多。
    心想同妹挑一担,
    又怕旁人嘴巴多。

  • 磨米磨谷
    磨米磨谷,
    煮饭煮粥。
    大人吃饱做活路,
    娃崽吃饱好看屋。

故事[编辑]柳州话研究历史[编辑]

1985年,杨焕典、梁振仕、李谱英、刘村汉《方言》第三期发表《广西的汉语方言(稿)》,调查并总结了广西境内包括西南官话在内的六种方言特点,其中对柳州话和桂林话作了比较。

1995年,刘村汉编纂的《柳州方言词典》作为《现代汉语方言大词典》的分卷本出版,较为全面的记载了柳州话的语音和词汇。

1996年,陈章太李行健主编《普通话基础方言基本词汇集》记录了柳州官话的音系、字音和词汇。

2007年,谢建猷著《广西汉语方言研究》出版,收集了包括柳州官话在内的汉语方言单字音及词汇的原始材料,叙述了其形成、分类和特点。

总说类文献[编辑]
  • 广西的汉语方言(稿),杨焕典、梁振仕、李谱英、刘村汉,方言,1985年第3期181-190页
  • 雕龙塑凤,材料为本——谈《柳州方言词典》的词汇调查,刘村汉,辞书研究,1997年第2期81-88页
  • 柳州方言志,刘村汉\蔡德宪,柳州市志,广西人民出版社,2003年9月第七卷129-195页
  • 广西通志•汉语方言志,杨焕典,广西人民出版社,1998年12月
  • 丰富多彩的广西语言宝藏——广西语言综述,刘村汉,广西语言文字使用问题调查与研究,广西教育出版社,2005年第3-8页
  • 广西汉语方言语法研究的现状,曾春花、覃凤余,百色学院学报,2009,年第2期105-111页
  • 广西方言研究:回顾与思考,唐庆华、刘上扶,学术论坛,2009年第3期93-95,186页
专述类文献[编辑]
  • 柳州话的“没”和“没有”,范先钢,广西师范大学学报,1987年第2期36-40页
  • 柳州方言语言地理过渡性浅议,黎江影,广西师院学报,1991年第1期70-73页
  • 柳州方言的两种修辞,刘村汉,首届晋方言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1996年12月
  • 《柳州方言词典》编后记,陈凤英,方言,1997年第1期27-35页
  • 读《柳州方言词典》廖恩喜,方言,1997年第1期31-33页
  • 试论柳州方言词典的学术成就,凌步程,河池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1997年第4期89-92页
  • 《柳州方言词典》的用字,刘村汉,方言,1998年第2期83-88页
  • 柳州话的否定词,朱彤、郭玉贤,广西语言研究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1999年288-297页
  • 柳州方言的句法特点,蓝利国,广西大学学报,1999年第2期60-67页
  • 柳州方言区语码转换的情境与心态分析,陈秀泉,柳州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1999年第4期26-28页
  • 柳州话的重叠,马骏,广西师范大学学报,2001年第3期41-45页
  • 柳州方言的状语后置,张景霓,广西民族学院学报,2002年第6期88-92页
  • 柳州方言隐实示虚趣难词,刘瑞明,柳州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3年第1期47-52页
  • 柳州方言隐实示虚趣难词续说,刘瑞明,柳州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4年第4期59-64页
  • 柳州方言的祈使句和疑问句,蓝利国,广西语言研究,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5年298-303页
  • 柳州方言隐语解码试探,刘瑞明,柳州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5年第2期68-73页
  • 桂柳官话古入声今调类的新趋势,覃凤余,广西语言研究第四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6年33-38页
  • 粤剧古腔与桂系官话方言,黄耀堃,第11届国际粤方言研讨会论文集,广西人民出版社,2007年170-182页
  • 从方言节目《摆古》看柳州方言,陈梅,柳州师专学报,2008年第6期30-32页,41页
注解[编辑]
参见[编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湘里妹子学术网 ( 粤ICP备2022147245号 )

GMT++8, 2024-2-24 10:09 , Processed in 0.087776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3,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