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里妹子学术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3191|回复: 0

◇北◇京◇记◇游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5-6-19 22:38: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引子
      北京,在我很小的时候,便成了我第一向往的胜地。当年那手举大红旗,高唱革命歌,沿途发传单,浩浩荡荡的红卫兵大串联,目的地就是北京。我这小学生,没有能力辨别政治背景,只觉得有机会上祖国的心脏北京,见到伟大领袖毛主席,便是人生最大的幸福了。所以,整天问老师:我们什么时候可以上北京?
老师安慰我:过两年,到你进中学的时候。
还等不到我进中学,过几个月,大串联的队伍就不见了。上京变成了我渺望的夙愿。
我工作不久,一位好友说出他自己最大的愿望──有钱后和我结伴遍游祖国山山水水,也包括北京。来南海工作后,我有了上京的钱,可一直找不到那位下海多年的好友,就是找到也不一定能结伴同行。各为行业奔波,很难凑巧啊。
今年六月,我终于圆梦了。二十一日中午,海航客机载着我和24位同事,从广州白云机场直飞首都。

天安门降旗、瑰丽夜景
      四点多,我们从北京机场转乘旅游巴,向天安门广场进发。一路上,宽阔平直的公路,两旁盛开鲜花的绿化带,连着富有现代气息的建筑群,好大气派!对比起我们走过的越南河内,以及泰国曼谷,一种民族自豪感油然而生。看远一点,是没有建筑物的空旷绿地,和草木繁茂的远山。交织出来的,有如一幅精笔细描的风景画。哪象人们传说中的“古旧建筑,风沙乱扑,冰冷温度,神秘国府”?
      我以往没来过北京,但通过报刊、书籍、电视和人们口传,知道北京并不少:肮脏的龙须沟,颓毁的圆明园,号哭的孟姜女,阴森的十三陵……所有这些,构成了阴暗面中的北京,安东尼奥尼镜头下的北京。不来亲见,这印象会永远成为我心中的一个结。
下车后,我们穿过菖蒲公园,直奔天安门广场。公园一路百花盛开,古木掩映,亭台水榭,引得不少团友留影拍照。
到得天安门,才五点多,离看降旗时间尚早,大家便周围走走。广场最为令人注目的,首推天安门。那雄伟的赭色城墙是那么崭新,两重桔黄的琉璃瓦飞檐是那么闪亮,墙中央的领袖像是那么慈祥,两端城头八面红旗猎猎迎风是那么的威壮!城楼中部廊柱立处,是伟人面对天安门如潮人海挥动过巨手,庄严宣告“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的地方!
      我们抓紧机动时间,在天安门前拍照留影,生怕失去这最有代表意义的珍贵镜头。然后,我们走上金水桥,穿过天安门城楼,直向城内走去。见华表,见古树,见古建筑,我都不吝胶卷。因为,这毕竟是不易企及的神圣地方。在午门前,我们见到服饰崭新、步伐整齐、英气勃勃的护旗队。他们正在进行执行降旗任务前最后的训练。我急忙举起相机,拍下了一组珍贵的镜头。之后,城内开始清场,我们迅速回到天安门左侧围栏外,等候庄严的一刹那。
看降旗的人越来越多,除我们天安门前两边围栏外,隔着车龙川流不息的长安大街,广场中心近升旗台处也是人山人海。我们真担心每天升降旗会造成交通多大的不便。有人还怨起当年设计马路的领导来,把个庄严肃穆的环境搞得不成样子。怨也好,担心也好,现实中的降旗仪式还是照样进行着。戒严没有太大的动作,仅在护旗队横穿大街的时候才停车三分钟。当万人肃穆的时刻,36人组成的护旗队,雄赳赳气昂昂的走出天安门,跨过金水桥,横穿长安街。横穿大街时,队伍马上改踏正步,更显威武。走到升旗台,一番行礼仪式过后,就见旗杆上红旗徐徐降下。之后,护旗队前排居中一人,双手平胸托着折叠整齐的国旗,在队友的护送下,又操起整齐的步伐,沿原路往回走。过大街还是戒严三分钟。
      我挤占的位置在围栏边,抓住时机又拍了几个镜头。可惜因为光线已不足,闪光灯对太远的景物也不再起作用,仅浪费几个胶片。幸好我已在城内拍有同类照片,才不至于留下遗憾。
      看完降旗,我们走地下隧道过广场中心,在人民英雄纪念碑、毛主席纪念堂前经过,任地陪(游览地导游俗称)带着匆匆走向停车地点。夜色渐近,我见前面已现街灯,回目转望身后,猛然发觉天安门、纪念碑亮起了霓虹灯,美丽极了!导游连这样美的景色也没让我们顺便看看,哪怕停下5分钟!这一去,恐怕再难际遇。我问了地陪车辆所在,就飞跑回头拍照。
彩灯映照下的天安门,一片金碧辉煌;乳白灯光中,纪念碑犹如晶莹剔透般,分明衬出毛主席手书那八个大字“人民英雄永垂不朽”,比白天所见还清晰。我没带相机架,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喀嚓”、“喀嚓”两声,就拍下了这全团独有的珍贵镜头。回头追队时,我还碰上阿雯、阿朱两位因贪看夜景而落在后面的团友。她们都责怪地陪,根本不为游客想过,白白浪费了这大好夜色。还交代我,天安门夜景照片千万要为她们多晒一张。
离开天安门,我们就去了京铁大酒店。八点来钟,睡觉尚早,我便应团友阿梁的邀请,同往国防大学探望他的堂叔,我的老乡。
      单程四十多块钱的的士费,大约一个钟后,我们去到了目的地,拜访了这部队师级教官的住家。梁教官五十多岁年纪,妻子是退役军医,北方人。见我们远道而来,自然非常高兴。言谈中,我也对我国的国防发展和北京的风土人情增加了了解。我们还品尝了北京的香瓜,这瓜可不像南方生产的,它的甜香度足可以与新疆哈密瓜比美!十时许,我们才起行回酒店。

纪念堂、故宫和天坛
      第二天,我们的行程是瞻仰毛主席遗容,到天安门照相,再游故宫和天坛。一早,我们吃过早餐便到天安门广场。在正阳门前放好随带的东西让地陪看管,就从纪念堂右侧跟上瞻仰的人群。瞻仰遗容有规定,穿着打扮要严肃端庄,不准穿拖鞋,不准穿无袖上衣,不准带提包,不准拍照等。好几个游客因为粗心穿了拖鞋入列,结果被请了出来。穿露肩露背装、短裤短裙装的,倒没被请出,也许夏天炎热太难操作了吧。我们顺着人流,成四路纵队缓缓向前行走。因为放相机走慢了一点,我的团友都走到了前面,身边只剩下陌生的脸孔。队伍呈巨大方形曲折行进,前不见头,后不见尾,我真想拍下这一壮观场面,如果相机在的话。大概过了半个钟头,我靠近了纪念堂大门,有机会出列购买花束献花,我才跟上了团友。
      一束洁白的百合塑胶花,凝聚了一个新中国后代、一个贫农儿子对开国领袖的无限深情。敬爱的毛主席,我三十多年前的夙愿,今天终于实现了!尽管见到的不是您伟岸之躯在天安门城楼挥动巨手,但是,青松翠柏中,您长眠水晶棺的安祥遗容,依然红光满面,就象您繁忙工作后在小憩,您永远活在我们中间!我满怀崇敬,随人流缓缓走过水晶棺,不知不觉湿润的眼睛一直没离开那红光映照处,直到目力所不能及。
      出得纪念堂,我赶忙取景拍照,团友的留念照,自己的风景照。正阳门上空,数不清的燕子密密麻麻的飞翔,我拍了;阳光下的纪念碑、纪念堂,人民大会堂,军事博物馆,天安门,还有远近一些特色建筑,我也都拍了。地陪还介绍了一个当地摄影师,为我们拍集体照。照相掀起了一个小高潮。不过,那摄影师并不是服务游客,而是另一种营业方式,他为我们拍的照片是每张10块钱!这是送照片过来时我们才知道的。因为也叫他为我操过相机,加上他的照片还可以,我就买下了他为我拍的三张。
      照相完毕,我们走进故宫。故宫庞大的建筑群,确实极尽豪华和辉煌,很难用金钱来估计它留给我国历史的价值。不过,实在太陈旧了,除了这地方发生过足以牵动整个中华民族兴衰的事件之外,就是一些历史留下的印痕。如果叫你去慈禧太后的龙床睡一觉,还不如到最低级的旅馆享受。不过,那些铜铸石雕,苍松古柏,假山亭榭,倒是我风景照的上好题材。其中一株古柏,它枯死的枝头象一条引颈舞爪的老龙,我急忙收进镜头。值得庆幸的是,为迎接2008年北京奥运,现在故宫已开始了宏大的翻新工程。那上百成千的工匠,在高高的脚手架上劳作,倒也成为一个难得的好风景。我举起相机一拍,刚好连凌空飞过的两个鸽子也收进了照片。
      游完故宫博物院,午餐后我们被地陪带去了钟楼购物。那位操广东话的推销员的确了得,摇唇鼓舌中,好几位团友便买上了能带来好运的貔貅──带着貔貅打麻将,将貔貅头向着最有钱那个,必可赢对方!人人得了个大笑话,一路趣谈到回家。貔貅真给人带来好运,不过不是买者,而是卖者!三五百块,一颗花生大小的玉制品剩赚一笔可观数目,真的能带来好运!在这逗留了一个多钟头,地陪才带我们去天坛。
      天坛景点不多,只有祁年殿、皇穹宇、回音壁和祭天台几处。我们先到的是祭天台。这祭天台又称为圜丘,由三级环状台阶构成,最上部是大圆平台,每层台阶都有汉白玉石围栏,很有气派。我最感兴趣的不是景点本身,而是祭天台下一个大男人正放着的鱼状风筝。一般风筝都是平面飘飞的,而这两条大鱼放起来却是立体飘飞的,酷似一上一下游走着,栩栩如生。我选准最佳时机,拍下了这难得的镜头。
      祭天台过去,便是回音壁,好些游客都在试验回音效果。我忙拍照,没有真正听出回音。回音壁环绕的中央,一座蘑菇形建筑,便是皇穹宇。皇穹宇是储放帝皇祭天牌位的地方,木构建,也很有艺术性。可我没细看,只留心一只漂亮的长尾锦鸡飞落穹顶。待得取出相机,它又展翅飞进了附近的古柏林,令我扼腕叹息。
      从回音壁出来,走过一条三百多米长的汉白玉石长桥,便到祁年殿。祁年殿也有三层环形台阶,殿体建筑也是传统的木结构体系,上部有三层环状重檐,造型奇特,很有艺术价值。这也成了拍照留念的好景点。游完天坛,我们顺着七十二长廊出来,只见好几丛人在音乐中放声高歌,引得好些游客也大受感染,情不自禁的加进歌唱队伍。歌曲都是我们耳熟能详的。我也真想加入唱他几句过瘾。
这晚,我们还是回京铁大酒店休息。

居庸关长城、定陵地宫
      第三天一早,我们踏上了长城之路。我们去的是居庸关。20多公里的路并不遥远,不用1小时便到了。居庸关长城十分雄伟壮观。完整坚牢的关隘,险峻高耸的城墙,蜿蜒曲折地向高山脊上延伸。在碧绿的山上蔚蓝的天下,真如一条腾飞的巨龙。我们在这如画的美景中,不断的更换背景角度,拍下这珍贵的镜头。我一边拍照,一边向上攀登。沿途所见,多是陌生脸孔。其中一位单腿年轻人拄着双拐,正在人丛中向上攀爬。还有一对老夫妇,应该是年近八十的祖父母辈了,也和其他游客一道,扶着栏杆一步一步向上。这是一幅人类顽强精神的写真图!他们这样都有信心有决心冲击高度,我们正常人有什么理由不努力呢?
      这里的长城不很宽,但很完整很陡峭,我攀到第二个烽火台时,已经气喘吁吁了。一般游客都在这便往回走。我爬上烽火台顶部,向上向下拍了好几个风景照。面对壮丽景观,一首诗歌从我脑海油然升起:“雄奇险峻叹居庸,关隘擎天陡岭中;好汉攀临追烽火,长城云际跃巨龙。”
      真不巧,为团友拍了几个镜头后,就发觉相机有问题了。勉强拍完这一卷,再换新胶卷,相机竟罢工了!惨!以后的游程,再好的景色也留不住了!
因为时间问题,上面两个烽火台的高度就留下一次再爬了。回到山下停车处,我买了一件有长城图案的文化衫作纪念。
      下午,我们驱车十三陵。十三陵位于北京西郊约五十公里处,群山环抱,古柏森森,风景清幽,是明代十三个皇帝长眠之处。我们去的是定陵。定陵在地面上的建筑没有太大的起眼,地方宽阔,柏树古老,在北京随处可见。但进入地宫,就会使你顿生一种异样的感觉:古代帝皇极尽生活的奢华,一直延续到死后的安排,他们的一生耗费了多少劳动人民的血汗!这样的帝制,被民主革命推翻,确实大快人心!
      地宫足有七层楼的高度那样深,有两个出入口。一端是个倾斜隧道,一端是个竖井。我们进的是竖井。开放参观后,为方便游客参观,竖井已修了不锈钢扶梯。随着下行的深度增加,我渐渐感觉到一股深深的寒意。到底层,便看见一个巨大的城门洞,洞边靠着一根长石条。导游介绍说,这是地宫的第一道门,长石条是地宫关门时用的自动插销。棺木及陪葬品安放地宫,工人出来后关上宫门时,里面机关会使插销自动从上部落下,外面人无论如何都不能再把宫门打开。
走进宫门,经过长长的甬道,又有第二道宫门、第三道宫门,原理同第一道一样。也就是说,就是谁勉强打开或毁了第一道宫门,还不容易进入地宫。地宫很高很宽,分前殿中殿和左右殿,每个大殿就像一个高高长长又宽敞舒适的厅堂。中殿靠外有口宽过米的大瓷缸,缸里满装长明灯用的花生油,靠里安放着明代第十三个皇帝朱翊钧和他的两个皇后的棺槨,左右殿则放置其他殉葬品。关上地宫后,密不透气,中殿点着的长明灯燃烧完地宫内的氧气便自动熄灭。地宫也就成了近乎真空的所在,这在古代的防腐处理是非常有效的。
      这一游,虽然地宫内的原物我们见的不多,但亲历一个修造二十多年才建好的奇异境地,也是一次难得的新感受,没有遗憾!况且,路上我们还买了几毛钱一斤的本地特产水果──水蜜桃和油桃,吃了个饱饱,又买了果脯一批带回馈赠亲友,收获真的不少!至于看那什么堂的药品推销员烧红铁链烫手的把戏,上当买一点高价药,也不会太在意。因为,药贵点,但别处难买,确实也好用,人家表演可是作了很大付出了的!

颐和园、山海关和老龙头
      第四天上午,天下起蒙蒙小雨。我们游的是颐和园。
      进门后,渐渐的雨停了,颐和园像个刚出浴的美女,含羞答答又百般妩媚。昆明湖的垂柳烟波,古松古柏的苍劲翠绿,人工与自然风景的巧妙揉合,真可谓巧夺天工。在园门,在湖边,在长廊,在古柳下,我接过团友的相机就拍照,尽管那是个连闪光灯都没有的老掉牙。在松荫下,一群小松鼠跑来跑去,吃着游人递给的花生,十分逗趣可爱,一点也不怕人。我赶紧连拍了几个镜头,可惜都因光线不足,白费了。这时,我更怀念起我的奥林巴斯来:如果北京也像我们广东的夜间服务,我肯定可以在傍晚拿去修理好,一定能拍下这难得的镜头!
      颐和园出来,我们就转向秦皇岛,这要赶三个多小时的路。在车上,我闲得无聊,便打开手机作诗,一首游颐和园的五律居然很快作成了,发给导游和团友,还得到他们的称赞呢。到得秦皇岛,那位叫小赵的地陪确实不错,讲解很有水平,服务很周到。大家恨不得北京的那位地陪马上消失掉。
      吃完午饭,我们去山海关。山海关离秦皇岛不远。一路上,小赵讲了很多关于山海关的趣事。讲到吴三桂、陈圆圆,讲到东北(关东)人。尤其说到过关便是关东,关东人过关不用带身份证,他指指自己平平的后脑勺就可豁免,这很能引起我们南方人的兴趣。
      山海关,在我的想像中,应该是建在两山夹着的一个狭长谷地上,方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说。到得山海关,才知并非如此。山海关建在近海一个小小的开阔地带,一个关口就是河北与辽宁两省的分界线。地理位置的重要,关城建造的坚固,使山海关威名远扬。我们来到关城下,望着“天下第一关”五个苍劲有力的大字,望着城墙上累累的弹痕,耳际犹闻古代守关将士与入侵敌人的搏杀声,一种民族自豪感油然而生,一首咏关诗马上浮现脑海:“久仰威名山海关,硝烟弹洞著功范;城头英烈今犹在,教我台澎早日还!”
      登上关城,看到的景色没有大的特别,关上长城连接远方,现在以当年关上的英雄人物为原型,搞了很多栩栩如生、形态各异的雕塑,大概50米有两个,各站城头一边。有的城墙还在维修。长城下,远近都是村庄。小赵告诉我们:山海关的坚固在于层层设防。假使放敌进了第一道城门,进入的是一个院子大的空间,四周高高的城墙,将城门关起便是瓮中捉鳖。假使敌方把第二道城门也攻破,进来还是个瓮,一个更大的瓮,整个村庄除关口之外没法走出外边!
城墙上下,我都找团友拍了纪念照,临走还买了两件图文背心。
出山海关不远,便到了老龙头。所谓“老龙头”,那是长城最东端探入海中的部分。在这,抬头远天接碧海,脚下岸石溅白浪。还可见古代水兵军营,还有海神庙,点将台等古迹。我们也选景照了相,还下海滩拣贝壳,玩得很开心。直到夜色将临,我们才上车去投宿地点──北戴河。

乐游北戴河
几十年前就很熟悉北戴河——毛主席那首词《浪淘沙》。大雨中,白浪滔天的壮观,渔舟凌波的迷离,孟德诗篇的豪迈,交织成一幅绝妙的北戴河风情画。而报上,传闻上也多有中央首脑度假首选北戴河之说。可见,北戴河确不一般。能亲临佳境,我真应该好好体验一番。到达当晚,我们就住在泳场边上的工人疗养院。这里的确与别处不同。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带着咸味的潮湿,衣服毛巾洗了很难晾干。而正因为这咸潮湿气,才真正给人体带来健疗的作用。客房也没有空调,整个大环境就是一个上好的天然空调。趁着夜色,我们都出海边街道走走。街上也有不少的霓虹灯,显示这儿不失繁华。卖海鲜夜宵的档口不少,品种齐全,也不算贵。可惜我们都吃饱了饭。要不,准会饱餐一顿原汁原味的海鲜了。逛到特产商店,我看见一种叫昆布的海产品质量很好,也很便宜,就买了几大包。广东市场上从没见过这么新鲜这么青绿的同类货物。有价值!当晚,我们睡了一个十分舒服的好觉。
      一早醒来,是我们行程的第五天──最后一天。我们吃完早餐,便逛景区,首先到的就是老虎石公园。园名的得来,不外乎是海边有一处状如老虎的石头罢了。其实,公园就在我们住的地方的路口,那里有海滨浴场。因为早水温低,导游没有安排我们游水。浴场还没人下水。但是,我们都觉得来一趟不容易,就自己请求游水。在得到安全保证后,导游批准了我们。九位壮男,在还带凉意的海水上尽情欢玩,时而弄潮,时而扑浪,时而打水仗,本身又成了北戴河的一大风景。一些岸上的团友对着我们就拍照,那些“露点照”,才真有点生活的情趣呢!
游罢海水,我们又去游览鸽子窝公园。相传,那里是当年曹操游经,而且写下《观沧海》一诗的所在。毛主席当年也亲自到此一游,他词中一句“东临碣石有遗篇”就出于此。我在毛主席塑像前、碣石旁请人拍了几个风景艺术照,之后直下海滩找贝壳。贝壳没找到,倒抓了一只大螃蟹。不过,后来,我又把它放了。拿着它,还不如拿只贝壳好玩。只是,有几个团友很感兴趣,回程还问我蟹在哪。
      从鸽子窝公园出来,我将我作的《长城三首》诗用短信发给导游小赵,算是一个纪念。他很欣赏也很感动。用短信告诉我,已将我的诗收进了他的导游词。我们告别小赵,坐上旅游巴,直奔天津机场,准时登上银鹰,在蓝天下白云上翱翔。晚上八时许,我们顺利飞回我们的出发点──广州。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湘里妹子学术网 ( 粤ICP备2022147245号 )

GMT++8, 2024-7-24 16:42 , Processed in 0.069789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3,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